图0:经济学人:区块链如何重构人类的信任体系?

“我们都爱列表和清单,因为我们不想消失。”意大利作家Umberto Eco对于人类的评论甚至可以适用于它们创造的机构与组织。如果没有列表和清单这一制度帮助记录人与物,许多大型组织都将不复存在

列表有很多种类型,从小型的检查表到复杂的数据库,但他们之中都有一项局限性:就是我们必须要相信记录人。记录人们掌管着列表的权力。他们可以用此修改企业的账户余额,从土地权证中删去某人的记录,或者在party名单里把自己的朋友偷偷加进去。而如果想要避免这种情形,让记录人们“伸手必被捉”,我们需要使用许多制度与工具,例如定期审计和监事会制度。列表记录员和监察员们共同形成了全世界最大,但最少被提及的行业:信任行业。

现在让我们畅想一下,在另外一个时空当中,所有的列表都自行其道,自我管理。而这就是所谓“区块链”,一个支撑比特币和分布式记账技术的系统能够带给我们的特性。如果区块链能上位(就像其拥趸者所坚信的),信任业迁移到了链上,会有什么结果呢?

在此之前,制表技术的革新也曾为改变世界做出贡献。五百多年之前,在意大利的北部地区出现了一种新型的会计记账技术,之后被称为复式记账法。对于现代企业和经济的发展来说,这是一项巨大的进步。德国社会学家Werner Sombart认为,复式记账法标志着资本主义的诞生。它可以让除了企业主之外的人们了解一个企业的财务状况。

如果说复式记账法是把原本局限在业主的头脑中的会计信息解放出来,那么区块链就是把原本局限在组织内的会计信息公之于众。当然这可能不是神隐的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的原意。正如他在白皮书中所论述的,他的原意只是建立一种“完全点对点的电子现金”。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中本聪发明了一种新型的数据库,或曰区块链。区块链能在任何时候证明某人拥有何物,而且包含了任意一个流通中的比特币的交易历史。高强度的加密技术使得在一项交易上链后,在理论上就不可能篡改。数据在构成比特币网络的电脑,或曰“节点”之间流转,所以任何人都可以进行勘误工作。一种复杂的密码学流程,或称“共识机制”,让比特币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实体。

聪明人们马上就意识到这种机制可以在转账之外的领域使用。许多不同的自组织数据库已经出现,而其中大名鼎鼎的就是以太坊。与比特币相似,它也以自身的加密货币“以太币”为荣,但另一方面也允许用户添加“智能合约”,一种能将商业合同条款固化为自动执行的代码的技术。

当天主教修士Luca Pacioli在15世纪晚期写下第一本复式记账法的教科书之时,他可能不会预见到会计技术能带来何种变革。但时至今日,许多初创企业都在发现“区块链改变世界”的不同角度。例如Everledger能够记录和追溯有价资产,而且已经记录了一百多万钻石的ID信息,使得检查宝石是否被盗或者是否在战区被盗挖变得容易许多。

其它公司帮助记录和追踪个人。为一个新生儿诞生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可能就是将他的信息输入区块链,并提供链上的出生证明。这听起来好像有些奥威尔笔下“老大哥”的行事作风,但事情并不一定如此。正相反,如果个人的身份信息可以在一个或多个区块链上储存,他们就可以对自己的信息有更多控制权。例如一位意向租房的租客打算向房东证明他的收入足够负担租金,那么他只需要向房东开放特定部分的信息,而不是像现在一样,需要提供整个信用历史。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Kevin Werbach认为,一旦人们有能力掌控自己的个人身份信息,就新开启了许多可能性。人类可以通过虚拟国家而互相联系在一起,并且自己来制定规则。已经有了一个现成的例子:BITNATION。任何人都可以对其宣誓从而成为其国民。而想要与这个国家进行贸易往来的话,人们必须先建立自己的信誉度,例如在其提供的平台上进行交易。

图1:经济学人:区块链如何重构人类的信任体系?

连锁反应

区块链的另一项重要功能也有例证:他们可以提供事实。所有种类的数据都可以上链。以一辆车为例,车辆的原产地,维修历史,曾驶往何处都可以上链。综合在一起,这些数据就可以给出关于某辆车的“事实”。

已经有许多人从事这种“提供事实和检验事实”的工作。有研究人员提出,可以为每一个临床试验的结果描述提供特定的密码学标识,即“哈希值”,然后将这些数据上链,以此来避免出于个人目的而篡改结果的情况。格鲁吉亚,瑞典和乌克兰正在测试一项将国土资源数据化的科技。另一方面,美国特拉华州,一个为大型企业提供注册便利的州,准备将区块链用于企业数据的保存。

链上的交易数据也可以成为触发智能合约的条件。Slock.it,一家初创公司,正在开发一种有着以太坊上对应存在的锁具。当链上的“锁”收到以太币之时,智能合约就会把对应的锁具解开。而这可以成为共享经济的新型打开方式。假设某人想要租车,他就可以向这个智能合约发送以太币,然后轻松完成租车程序。

智能合约改造现有经济的程度,可能比区块链所有其它功能所带来的都要多。一些公司的实质可能只是许多智能合约的集合,从而形成一种只在链上存在的虚拟企业。可以想见,第一个尝试创造“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努力最后崩溃了。这个组织,名为“The DAO”,在2016年以一家虚拟VC的形式组建。它筹集到了超过1.6亿美元,但是被黑客盗走了6千万,从而导致组织的崩溃。

但是这种组织结构的简化版,名为首次代币发行(“1C0”)的结构,已经迎风起飞——还导致了区块链经济的第一次泡沫。初创企业以一种自动执行的众筹为形式,在以太坊上创建智能合约,然后发布招股书(即“白皮书”)。投资人们则将以太币发送到智能合约上,随后智能合约自动创造对应的,类似股票一样可被交易的“通证”。对于1C0的投资已经超过5.5亿美元。

有一些项目是空气,而一些好项目使行业外的人看不懂。EcoBit打算建立一个交易碳排放配额的市场。Aragon意在通过区块链上去中心化的仲裁制度来治理企业和组织。而SONM是一个“去中心化的雾计算”项目;用户可以使用通证购买算力,或者把自己的算力出租以获得通证回报。

图2:经济学人:区块链如何重构人类的信任体系?

中心化概念还有用武之地吗?

VC公司Union Square Ventures(USV)的Albert Wenger认为,对于区块链最终带来的变革而言,现在的项目只是些开胃菜。他认为去中心化的组织有朝一日能够颠覆现在的科技巨头企业们。Wenger认为,实质上讲,科技巨头企业就是巨型的中心化数据库,能够保存产品和用户的购买记录(亚马逊),用户和他的朋友(脸书),以及网页内容和搜索记录(谷歌)。“他们的价值体现于他们能够控制整个数据库,并且能够决定某个用户能在何时浏览到什么内容”,他如是说。

USV投资了一些现有企业的去中心化版本,比如OpenBazaar,一家电商平台。相比传统的在网页上浏览产品,用户需要下载一个程序,并通过程序与其它买家和卖家直接联系。另外一些项目已经开始建立区块链版的社交网络,在此之上能够向内容生产者付费。Steemit是一个能让作者得到通证奖励的博客网站。Synereo则能让用户打赏内容产出者。

在一个由区块链运行的世界里,去中心化可能会达到新高度,能够把事物包含在内。一旦某种事物也拥有了自己的身份信息并且可以通过区块链来操控,可以想见,它们会在某种程度上变为自我管理。前比特币开发者,现在就职于R3的Mike Hearn在几年前提到一个观点,即无人驾驶汽车可以进行财务上的自我管理。以智能合约为导引,它们可以将载客所获得的通证储存起来,之后可以付车辆的维修和维护费用。它们可以在没有客人的时候把自己开到停车场停起来,或者开去其它城市。它们可以通过发币来筹集资金,允许持币人分享载客带来的利润。

如果连事物都能控制自身,留给ZF的空间还有多少呢?其实实际上还有很多。如果忽略自由主义者对于完全去中心化的憧憬,在许多场合下仍然需要一个实体来保证上链的数据本身是正确的。举例来说,在中国,IBM和沃尔玛正在运行一个旗舰项目,内容是保证零售商的供应网络更加透明,比如能够追溯猪肉和有机食品的原产地。而监管者也被邀请成为这个项目的一部分。

在一些领域,区块链技术甚至可以使政府的工作简化许多。去年,迪拜宣布在2020年之前将把所有政府文件上链,作为迈向无纸化办公的第一步。区块链科技同样可以成为一个廉价易用的平台,为穷国政府提供他们最需要的:更高的行政效率和更强的契约精神。有些人甚至认为,通过追踪项目的工作内容,区块链可以改善联合国的工作效果,使之更加透明并减少冗余。

另一方面,说来可能让人觉得违反常理,区块链可以为货币提供帮助。虽然区块链生来就是取代法币的,各国的中央银行在开始之初就对其抱有兴趣。相对于各自保有数据记录,如果银行可以分享它们,监管者就更容易追踪金钱流向。有几家中央银行已经开始考量发行法定数字货币这一事务;加拿大央行和人行正在对此进行测试。如果数字法币替代了纸钞,就能为货币政策提供新方向。例如,在经济下行期想要增加货币供给时,可以通过程序命令数字法币,假设在某个时间之前没有被花出去,就会强制贬值。

图3:经济学人:区块链如何重构人类的信任体系?

警报!前方是区块链!

区块链科技距离支撑上述应用落地尚需时日,而且区块链账本也并没有表面上那么难以改动,区块链的有效扩容问题更是离解决遥遥无期(比特币的每秒交易量只有7笔,相对于传统的信用卡系统的每秒几千笔)。但是如果数字科技的历史能够为我们指引方向的话,这些困难都定当会被克服。

正如许多区块链信徒费尽心力才得知的,来自传统机构的抵制是一个大问题。公司并不愿意放弃对于数据的控制,因为这意味着它们会失去权力。而在许多时候我们并不清楚区块链到底能带来多少价值。一些中心化的系统现在运行的还可以,目前来讲,传统的支付系统比去中心化的支付系统更有效率。

决策程序也会成为问题之一。许多科技先锋对于区块链有着宗教般的热情,是因为他们坚信可以用干净简洁的代码取代繁琐肮脏的决策程序。但是连比特币的改动都显示了小小的技术问题也可以上升到受益方和损失方之间无穷无尽的嘴仗扯皮。就算讨论已经持续了几年,比特币的开发者们仍然未能就如何为比特币扩容达成共识。

这就点出了终极问题。我们要不要让区块链来参与世界的管理?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些反对与警示者。如果去中心化数据库确实会颠覆信任行业,那么许多行政工作就会消失,而随着人工智能的进步,相关工作岗位可能会消失的更多。许多人把区块链叫做自由主义者的阴谋,另一些人担忧人类历经千辛万苦建立起来的现有体制将会被取代。“每当我们使用一次去中心化数据库,就意味着我们向从中心机构到非中心,点对点机构的转变又迈进了一步。”欧洲议会的研究人员近期写到。而这又引出了一个担忧:冰冷,不近人情的区块链和智能合约会为了它们的利益固化整个人类社会,或者让它陷入混乱。

随着去中心化数据库中数据列表的增多成长,毫无疑问,写着对于这项技术的担忧顾虑的清单,也会随之变长。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