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0: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我不相信造化弄人

世界上出类拔萃的人都

主动找寻自己想要的环境

要是遍寻不获

他们就创造一个

——萧伯纳

上周,一名自称来自鹅厂程序员

在微博上挑衅币安网 CEO 赵长鹏同学

这似乎没有引起赵同学的注意,

第二天

「快乐」同学再次发布微博

进行第二次挑衅

图1: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微博中写到:

「作为国内二流程序员的我,

将在3月20日向币安发起黑客行动,

控制币安的所有权一天」

而赵同学也终于发微博谴责「快乐」同学

图2: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小编继续挖消息发现

引起「快乐」同学的这次挑衅行为的原因是

赵长鹏曾无情地拒绝了他的求职

并奚落其为「二流的程序员」

图3: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该「中二」风浓郁的微博经某币圈大V转发

旋即成为币圈热议的焦点

赵同学 Diss 鹅厂码农「二流」

被辱码农怒发哀的通牒挑衅

刚经历黑客风波的币安回怼码农「戏精」

刀光剑影几番较量下来,无聊的人、瞧热闹的人、看笑话的人纷纷关注「程序员的快乐」,恨不得敲锣打鼓地鼓噪他立刻对币安实施复仇行动。

图4: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牛都吹出去了」

赞助也都到位了

图5: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20日,开战日

「快乐」同学信守诺言

开始了他的表演挑战

图6: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但入侵过程和效果,我们无从得知,币安网也没有做出相关公告等提示。也许入侵难度挺大的,「快乐」同学中午时发出微博,表达出他还需要一些时间。

图7: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到了下午16点,「快乐」同学再次发出微博,并传达出他的下一步规划,自己成立交易所。

由于好奇心驱使,小编早早起来看看这场「入侵战」。

下面是昨天「快乐」同学一早发布的微博,报告了情况现在的情况,并发表里激烈言辞,对赵长鹏和何一进行里人身攻击。

图8: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可是

戏剧性的一幕来了

小编在中午时

再次看「快乐」同学的微博

已然「人去楼空」

图9: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真是防不胜防

如果「快乐」同学

不出来解释一下的话

那么,诈骗的罪名应该坐实了吧?

此时,币安网CMO何一

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微博

图10: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总觉的背后的事不是那么简单,「程序员的快乐」真的是跑路了么?收割的赞助才约20万而已,还是有人给了可观的封口费让他逃之夭夭?

戏精码农

「程序员的快乐」此前籍籍无名,又将腾讯高级程序员的认证取消,却一张口就向赵长鹏索要1000个 BTC 否则劫持币安1天。1000个 BTC 以现价折算,约合人民币5000万元左右。

而赵长鹏技术出身,曾任 OKcoin CTO,虽然曾被当时的老板徐明星斥责为技术混子,但凭借单飞后的币安网一举成名。

2015年5月,OKcoin CEO 徐明星曾公开指责赵同学,说其简历造假、根本不懂技术、违反公司规定大量炒币等。详情请大家百度有关《OKCoin 回应赵长鹏:我们不想家丑外扬》

「程序员的快乐」的挑衅因此了一种莫名的喜感,因为喜剧来自于荒诞的展示,而他挑衅赵长鹏在币圈中人看来正如堂吉诃德挑战风车一样荒诞。

图11: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像风车对持枪冲刺的堂吉诃德置之不理一样,赵长鹏对「程序员的快乐」的挑衅也没有任何回应。

一场好戏,如果只有一个角色,没有戏剧冲突,再易于兴奋的观众也会感到沉闷。

正在此时币安 CMO 何一在微博「众筹挑衅特朗普」,嘲讽「程序员的快乐」募币挑衅是个稳赚不赔的生意。

图12: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荒唐的报复和敏锐的币安

在币圈众人一片嬉闹看剧中,币安在3月16日发布了第8个月的运营数据,数据显示,目前币安网的用户总数已经突破790万人。

不久前沸腾一时的币安网被入侵事件,黑客通过钓鱼获取币安用户的 API KEY,批量卖出小币种换取 BTC,再用这些 BTC 将新上线 VIA 币拉高110倍。

黑客虽然在币安的获利未能顺利转出被官方回滚取消,但似乎他们在其它交易平台挂出的空单已经获利数亿。

何一对此矢口否认,「不是黑客懂金融,而是做空散谣言」。她认为,币安预警体系及时启动,黑客劫持账户的加密货币没有转移成功,但是做空者趁机散步谣言,用阴谋论蛊惑投资者抛售持仓。

此时的币安网还没有从「监守自盗」的质疑中摘干净,努力寻找证据也好,悬赏黑客也罢,对心有疑虑的受害者来说都只是做做样子。

大家都觉得币安网一向以嗅觉敏锐著称,9·4 之前率先迁至日本才有后来的爆发,之后又率先墙掉大陆 IP 保平安,不久前听闻某处磨刀声的币安又推出币安链向去中心化交易所转型。

图13:报复与威胁,碰瓷程序员的诈骗之道

在一些相关人士看来,「程序员的快乐」攻击币安的想法尽管荒唐,但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是「韭菜」的复仇,但最后还是以骗币跑路收尾。

他们被币圈有着千丝万缕利益关系的交易所、媒体、庄家联合起来收割而无法维权,被以一句「数字货币属于创新资产风险较大」搪塞而无处鸣冤。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