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中国青年报

牛仔裤、格子衬衫、运动鞋和双肩包——如果把这四个词放在一个人的身上,似乎不用描述长相,大家就对他的职业有了猜测——八成是个程序员吧?

这个被笑称“月入五万过成月入五千样子”的群体,以“收入高”、“脑回路简单”、“一成不变”等标签在江湖上留下诸多传说。他们会在十年间只用同一个品牌的电子产品,也能在“双11”的诱惑面前不为所动。他们可以凭自己一双手写出的代码吸引来创业公司的前两轮融资,也会骄傲地说,“我们就是在改变世界”。

能干到80岁的职业

前不久,全球首届程序员节在西安举办。活动评选出十位“功勋程序员”。金山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求伯君、王码五笔字型发明人王永民、涛思数据TBase创始人陶建辉、旷世科技创始人兼CEO印奇等都被授予该荣誉。

王永民第一个发言。他穿着一件白衬衫,下摆翘起一角,水洗蓝的夹克外挂着刚刚领到的奖牌。戴着标志性的黑色方框眼镜,王永民声音洪亮:他排第一名,是按照大小个顺序排的。他举着麦克,高声建议:“程序员不要急于出名,出了大名就干不明白活。”

陶建辉曾创立过专注于母婴行业的智能硬件公司快乐妈咪。他给出了“程序员到底能干到多少岁”这个问题的答案——至少到80岁。陶建辉过去一年写了四万余个代码,在来西安的飞机上,他还写了几百个。2007年春天,他在家里整整写了十天代码。在儿子击剑比赛现场,陶建辉也打开电脑,边看比赛,边写代码。这也是他曾拥有的三个创业公司的源头:全靠他手中的代码,拉来了天使轮和A轮融资。

1993年,陶建辉的姐姐想买一款财务软件,当时需要花2000元。陶建辉说,“这2000元你给我算了,我给你开发一个”。时至今日,姐姐仍然在用这款软件。姐姐问陶建辉:“你49岁的人了,还写什么程序?”陶建辉说,“我们长沙人,吃完饭就是麻将和泡脚,对我来说,写程序就是打麻将、就是泡脚,为什么不能干到80岁呢?”

“计算机是个挺直接的科学,如果你写的是简洁、直接、对的代码,它就会给出你希望的程序。如果你做得足够好,结果一定是你所期望的。”在加拿大做程序员的张静说。

张静公司里有一些工作十年以上的资深程序员,不论他们到哪个组,都可以迅速上手,并帮助工作经验较少的新人解决问题。他们当中,有人已经四五十岁,思维依旧跟得上时代的最前沿。

在北京一家人工智能头部企业做架构师的杨同禹(化名)说,国内对程序员有一定的年龄歧视,认为到了一定年纪之后就不适合做程序员。

杨同禹说,之所以国外对程序员的年龄歧视弱于国内,是因为国外软件行业起步较早,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步,到现在四五十岁的程序员很常见。而国内行业发展较晚,四五十岁的程序员和雷军是一个时代,如果仍然在技术岗位上,不少人会质疑,“为什么没做管理工作,为什么不是总监?”

但杨同禹认为,年龄并不能决定水平,程序员的水平完全取决于是否在持续学习。甚至,出身对这个职业都并不重要。程序员工作能做多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这份工作的热爱。“我在小米的时候有一个同事以前是学中文的,之后对计算机很感兴趣,后来就自学做了程序员,现在在他的位置上也做出了很好的成绩。”

最适合过日子的人

刚刚过去的“双11”,杨同禹没有购买一件商品。他坦言,自己有“消费焦虑”。

“买电子产品我从来不纠结,因为它价格很透明,真伪也很容易辨别。但是家电、服装价格都不透明,我获得不了全面的信息,无法准确评估它的价值。做消费决定时,我就会很焦虑。”杨同禹说。

在互联网公司做公关的宋丽亚是程序员“家属”。她的男朋友是程序员,也是她心目中“最适合过日子”的群体。

适合过日子并不等同于缩手缩脚。她的男朋友舍得为家里和自己添置科技产品,加湿器、空气净化器都是挑品质最好的买。刚刚过去的双11,他又购入了戴森的吸尘器。“要是没有我在的话,他可能会买一整套戴森的产品。”

同时,宋立亚的男朋友完全不重视穿衣打扮。优衣库的同款裤子他买了好几条,几双耐克的鞋子虽然不是同款,却很难看出差别。

宋丽亚发现,程序员的乐趣来自技术本身。她参加过两次程序员间的“技术型家庭聚会”,往往由购置了科技产品的程序员发起,招呼大家一起来家里体验。前不久,一个程序员花了两万多元,买了一台oculusVR设备,招呼大家去家里玩。当天的全部主题就是讨论这个产品,体验里面的游戏和绘画等功能。

“我觉得自己被他们影响了不少,自己也有点‘极客’(geek)了。”宋丽亚说。

从前的她是颜值经济消费者,买东西重视美观程度和性价比,现在她更愿意去体验最新的技术产品。以前,她一直想给客厅添置个大电视,现在更想买无线投影机。虽然大电视的价格已经十分亲民,但宋丽亚说,投影机使用起来很方便,更重要的是,“这些技术是值得花钱的,是对(制造者的)一种支持”。

宋丽亚的男友慢慢教会了她写代码,他们一起写了一页自己的博客代码。这让她加深了对男友的理解,也体会到用代码解决实际问题的喜悦。她说,以后生小孩,从小就会让孩子学编程,开发智力,培养创造力。

旷世科技创始人兼CEO印奇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他身边的很多程序员,以这个事业为自己最重要的人生部分。在如何享受生活、如何提高生活质量方面,花的精力有限。一些已经做父母的程序员,会从小就给孩子培养机器人、AI方面的知识。印奇说,这些知识在未来应该像识字、读唐诗一样,成为启蒙式教育。

“程序媛”的世界

从世界上公认的第一位程序员Ada Lovelace伯爵夫人,到目前最年长的iOS码农、被苹果公司CEO库克请上开发者大会的82岁日本奶奶若宫雅子(Masako Wakamiya),女性程序员一直是程序员队伍中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

张静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她在加拿大工作后发现,女性程序员只可能在一开始进组时稍微受到一点青睐,之后全凭本事,不会因为是女性程序员就被同事降低要求。而她身边最优秀的程序员,很多都是女性。

张静的正职是一名程序员,在业余时间,她是美妆博主“一匹英俊的小马”,在新浪微博上拥有近30万粉丝。她早期发布的美妆产品照片,不少都是以编程书籍内页为背景。她开玩笑说,做程序员的过程是一个骗局,“我一直以为这个行业里面长得好看的人很少才学这个的,等我真正学了之后发现长得好看的人各行各业都有。”

“一堆大老爷们儿天天在一起干活,也没必要捯饬自己。但就我自己一个女生,我还是得有点追求,不然就跟他们一样了。”在一家外企做java开发工程师的秦艳霞是组里十几名成员中唯一的一名女性程序员,社会上“黑”程序员的梗,她张嘴就来。

“程序员没有男/女朋友这个梗,是不会过时的,主要因为他们没时间,公司里遇到的女生也少。”秦艳霞说,如果她和程序员谈恋爱,首要要求就是男朋友的IT技术要比她强,不然bug来了呼叫谁呢?但秦艳霞紧接着说:“我这么忙,哪里有时间去谈恋爱。”

刚刚过去的双十一,秦艳霞的两位同事没花一分钱,还有一个给自己花了600块钱。大家都说,这位同事出血了,因为在平日,除了房租,他每个月的开销大约是一千多块钱,主要花在通勤和跟同事聚餐上。T恤、牛仔裤、双肩包和舒适的鞋子,毫无疑问占领了组里同事穿搭的绝对优势地位。

“作为女生,同事给我的关照可能会多些。一个简单的操作,如果是男生去问,在忙的同事可能会让他自己解决,如果是我问,态度就有些不同。”这正是秦艳霞想要的——在知名外企里,学更多技能,让自己进步,赚更多钱。

研究生毕业时,秦艳霞的不少同学都签了北京的国企,户口、稳定的工作环境似乎是不少人的首选。秦艳霞不确定是否要留在北京,于是选择了夯实编程这项世界通用语言。

早上十点上班,晚上八点半下班,这是秦艳霞正常的工作时间。项目偶尔要加班,最晚的一次,她十二点才走出公司。这让她拥有无比规律的作息,充实而满意的工作状态,和几乎没什么存在感的私人生活。“工作以后,没有六点半前下过班。踩着夕阳下班这种感觉是没有的。回到家也是一个人,早点晚点都一样的。”

每天吃完晚饭,秦艳霞和同事会在公司附近溜一圈,这是她们的社交时间。其余忙手头工作的时候,她们几乎没什么交流。社交时间的一大部分,都被他们用来讨论股票、房市——这是组里好几位同事最爱聊的话题。

秦艳霞的同事王吉鑫说,在他们公司所有的程序员中,女性凤毛麟角,所以任何一个组有女性程序员,都会笑称自己“高人一等”。

“程序员分类,要看怎么分。分两类的话,那就是程序猿和程序媛。”王吉鑫说。

王吉鑫坦言,抛开一些行业内部和社会上的玩笑,女程序员绝对不是能力低的代名词。“决定编程能力的又不是性别和年龄,当年在学校的时候被同班女同学在编程比赛中虐过,(她)用时少,正确率高,还能解比较难的题。”

“我们就是在改变世界”

前不久,《程序员爸爸买的房,我来考成学区房》一文在网上得到广泛传播,作者提出,昌平二中中考成绩优异的原因,正是西二旗IT公司密集,而程序员一代的孩子已经上初中了,是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将中考分数抬高。

对此,杨同禹认真地说:“我不认为一个群体的智力水平比另一个群体高很多,从统计意义上这不太现实。我在学校也见过天才,但天才那个群体和我们的群体比较,我不觉得会有那么大的差异。”杨同禹说,更可能的原因是,程序员在学习上投入的比较多,也愿意在教育上投放精力,可能孩子的成绩会有一些优势。

智商高、收入高,这是在程序员传说的单调生活外,最令人艳羡的两大传说。

事实上,如果用一线城市房价做参照的话,中国程序员无疑是越来越穷了。

杨同禹已经做了8年程序员。2005年本科毕业后,他的一些同学以6~8千的薪资担任程序员。当年,北京华清嘉园的房价不到一万块钱一平米。程序员一个多月的工资就能买一平米房子。也就是说,当年的薪资水平相当于现在月薪八九万的水平。

但杨同禹特别指出,程序员的工资虽然没有在十年内涨十倍,但涨幅也超过了很多行业,绝对算是收入水平增长较快的行业之一。

“雷军那批人应该算中国第一代程序员了,他们那时候机会特别多。”杨同禹前不久刚为公司面试了不少90后的应届毕业生,他发现,和80后那一代程序员毕业后第一选择是外企、IT不同的是,现在很多毕业生的首选是国内一线IT公司、创业公司。“这是时代决定的。”

杨同禹说,业界地位是靠多年的持续投入,例如微软和苹果,已经在操作系统领域深耕多年。这是一个投资周期比较长、进项慢的行为,但由于中国有了阿里、腾讯等独角兽企业,在一些开源社区,中国程序员参与的比重和话语权越来越大,业界地位也逐渐提高。

“程序员在用软件、互联网、移动互联网、AI,极大程度地改变世界。”杨同禹顿了一下,补充道:“可以说,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行业。”

“三十年前,中国老百姓听点儿消息怎么听啊?电台报纸电视台,现在信息流动速度极大加快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成本极大降低了。因为信息技术领域有了巨大的进步,所以改变了媒体这个行业。”这是杨同禹随口举出的一个例子。

敲代码的时候,会有和世界相连接的感觉吗?

“在开源社区做了一点贡献,被全世界其他程序员使用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改变世界的感觉。”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