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大概是互联网行业遭受“非议”最多的人群,“宅男”、“一根筋”、“不会穿衣”这些原本属于死宅的靓丽词汇,一股脑都移植给了程序员。

图0: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同时,他们还得常年与代码相伴,深夜哭泣到天明。但他们算的是互联网行业的中坚力量,人民群众是不会忘却的。

于是在2015年,
“程序员鼓励师”这一职业在中国粉墨登场

做这一行,姑娘们不必要具备多么高超的互联网素养,无论你是轻柔软萌易推倒的萝莉风还是高贵冷艳不好撩的御姐范都能光荣上岗。

图1: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而姑娘们要做的就是让木讷内向的程序员们感受到“温暖”,比如早上给这些家伙们带几份早点;中午拉着他们出去吃个午饭,刻意鼓励他们与人交流;下午带着程序员们打打球、跑跑步,改善身体素质和工作情绪。

程序员鼓励师的工资并不低,随便去招聘网站搜搜看,一线城市月入八千妥妥的。虽然不少人认为这个职业噱头大于实质。但话题的火爆也似乎印证了程序员群体内心的一种诉求。

图2: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程序员鼓励师最早出现于2015年,毫无疑问,如今这已经成为了国内的一个“成熟工种”。但老外新鲜啊,尤其是隔海相望的岛国人,羡慕又嫉妒——我们才是宅男文化发源地,怎么就没想到“程序员鼓励师”这样的好点子?!

图3: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标题《中国IT公司聘请“拉拉队”来激励男性程序员》

图4: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中国媒体报道,中国IT企业男员工比例高。一些企业聘请了漂亮的姑娘来激励这些男员工。”

“她们被称作‘编程啦啦队’,旨在营造轻松愉快的工作环境。”

图5: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她们为程序员购买早餐,是忠实的交流对象。”

图6: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即使穿着高跟)也是乒乓球赛场的好对手。”

图7: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基于这种努力,这些公司提高了工作效率。”

图8: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这些有能力的年轻女性都获得了良好的专业培训。”

面对此情此景,大多数岛国网民毫不掩饰其内心无限的羡滟之情:

图9: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China NO.1”

图10: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对此你只能仰天长啸、放声大哭。”

图11: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女程序员也要鼓励师!我要像刘德华一样的大帅哥!”

图12: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中国真好啊,我感觉我们日本程序员就像在工地上搬砖一样。”

图13: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中国在敲打我心。”

图14: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妈妈我想去中国!”

图15: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我们把这个引入日本吧!”

这仅仅是论坛里N多评论中的几个,但一群望眼欲穿的岛国人形象已然跃然纸上。

面对如此热烈的反响,日本版“程序员鼓励师”姗姗来迟——女仆编程学校横空出世。

日本人热衷女仆文化人尽皆知,因此众多企业便把该元素融入到商业营销中,比如常见的女仆咖啡馆和前些日子走红的女仆图书馆、女仆健身房。因此,程序员鼓励师在岛国的人设为女仆,并不十分意外。

图17: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女仆健身房

程序员专用礼品杯,生日礼物Made In Maid Family是东京众多的职业培训机构之一(类似教男学员编程),他们的创始人还是颇具互联网思维的。他们意识到必须别具一格,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

而他们给出的解决办法,则是利用可爱的女仆来吸引男性顾客,这个方案简直一举两得,不仅提高了男学员对学校的忠诚度,又能促使他们努力学习专业技能,做到一丝不苟。

图18: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试想,作为一个男学员,美丽女仆在侧之时,你怎么好意思开小差?那肯定是得认真学习,才能博取妹子们的好感和崇拜之情。

图19: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但如果只是找了一帮花瓶,那很容易被大众所不齿。因此这家培训学校声称,他们给女仆们也提供了和男学生一起学习的机会,这可以锻炼她们的技能,在未来有更多的工作技能。

图20: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这些姑娘不用支付每三小时2000日元的学费,就能和缴费学员一起学习。似乎除了着装别无二致,但当男学员进入教室,接受姑娘们的鞠躬和招呼时,还是会有一种去女仆咖啡馆消费的错觉。

图21: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不过,基于共同学习的设定,这些女仆对男性学员们的称呼是“学长”而非“主人”。

图22:当程序员有了女仆的陪伴和鼓励…

并且,这些女仆只是陪读,并不会给你端茶倒水,男学员们不能因为“学妹”们的穿着而产生奇怪的想法。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