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目前而言,开源是一种不可阻挡的力量,是一个更先进的组织模式和运作模式,它也许能让世界变得美好,因为当前它还是充满理想和正义,这个是本文的出发点。

正如加拿大Nuran Wireless公司战略主管所言的“开源是一种不可否认的趋势,无论是硬件还是软件,并且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三条路可选:反对它、跟随它或者站在最前列。”当然,他还有后半句“我们已经决定成为先锋者。我不知道什时候我们才会从中受益,但是我们认为,这样做会比保持孤立受益更多。”

当前在开源问题上,主要有三个阵营——反对者、跟随者和倡导者。商业世界的所有规则都没有对与错之分,都只是各自在各自的位置上的决策。所以在今天去讨论开源与否是一件落后时代30年的事情。而我们应该讨论的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开源是一条很好走的路,关键是这条路可以走到哪一天?

开源从最开始提出就是一种充满理想和正义的事情,当然,对主流社会而言是叛逆,刚开始与开源关联的都是黑客、技术宅等负面符号,其目的是为了打破对巨头的技术垄断,让大家能够分享技术进步的成果,往大的说是“实现世界大同”,往小的说就是“打土豪分田地”。

当前的世界是一个列强横行的世界,几个商业巨头牢牢控制着这个世界的组织体系和演进的方向,这里面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控制着技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源就是一件特别让人热血和振奋的事情。过去的软件开发模式是,一家企业花上数年的时间、耗费巨额的资源养着成千上万的技术人员去开发几个软件,然后满世界去卖,能卖个十数年,其他中小企业很难有同样的资本和时间成本去做同样的事情,所以最后的结果是巨头建立起以自身为核心的王国,其他企业只能成为附属。而开源能颠覆这一切,开源倡导的是知识共享和免费授权,它有一套完善的机制和运作流程去让成千上万的人以各种形式去参与到软件的开发中去,而其免费的基本原则让很多从零起步、没有任何技术积累的小企业能够迅速建构起自己的产品体系和技术框架。在开源面前,大企业的优势荡然无存。

这就是开源的魅力。但是——

开源能够给我们今天,明天呢?

历史告诉我们,所有今天的土豪昨天也是扛着锄头闹革命的贫农,而今天说着为了让世界更美好的人们也在时刻准备着成为土豪。

对于企业个体而言,我们把巨头打倒了,我们瓜分了市场,然后呢?要生存就要市场,但开源了以后,市场的利润率就变得很低很低,然后就要更多的市场,然后,新的巨头诞生了。

现实很清晰,开源是为了打破巨头的技术垄断,让白手起家的人可以快速建立起自己的营生,但开源不是一个合理的市场机制,因为它的盈利模式很单薄、很模糊。而相反,闭源是一种很好的盈利模式,但似乎不合今天的事宜,它只适合于少数的玩家,如谷歌、亚马逊,它们的技术积累足以让它们在自家的后院里都能养成大树。

但不是人人都是谷歌、亚马逊,且不说中小企业了,有些市场巨头虽然财雄势大(如运营商),但其技术积累几乎为零,所以才会出现:一方面有影响力的IT大佬陆续退出Open Stack组织,另一方面中国的电信设备商,运营商和小型创业企业在源源不断地加入的情形。

而对于这些企业而言,或许就应该想清楚,开源的路,我们可以走到哪一天?

爱立信说“我还是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把一些我们认为非常好的软件进行开源。”事实上没有人会真正愿意将费煞苦心的研发成果拿出来无偿共享,开源只是手段,要达到目的,还是要拿出别人没有的东西。所以,在形成了一定技术领先的情况下,大部分企业还是会把这些领先的技术闭源。

当然,还有一种观点是,我们不以代码和软件获利,我们可以以服务获利。以OpenStack为例,它有很多优点,如灵活性、创新、不被厂商锁定、有自己的生态系统、持续进化、API驱动的基础设施等等。但它也有很多难以挣脱的桎梏,如,缺乏全面完善的文档、糟糕的组件一致性、蹩脚的自动化部署、特定项目成熟度缺乏透明度、过度专注于核心项目,旁支项目遭受冷落等等。今天,OpenStack作为一个单一标准被用于多样场景时,就出现了很大的局限性,如定制化会使其复杂而且臃肿,这加剧了其实施、部署、维护等复杂性,这就意味着其在后续等使用中需要专业的维护团队。

这确实是一个获利点,但能支撑起这样巨额服务费用的企业有多少?无非金融、电信,或许还有政府。而对于这些对安全性、稳定性要求极高的企业而言,开源不是最佳的选择。退一步讲,这不是以技术进步来获利,而是以技术的局限性来获利,这样对“世界美好”这件事情会好吗?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