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严肃的装逼文。

全文约 2000 字,阅读约需 5 分钟。

注:改写自旧文《人类的教育应该做什么》,首发于“罗辑思维”

人类的教育应该做什么?

我的看法,人类的教育,考虑到人类的知识和逻辑均无法遗传的糟糕特性,应该且只应该做两件事:

  1. 让人们知道;
  2. 让人们知道怎么知道。

让人们知道,传播的是知识,这是一些死的东西,很硬。

让人们知道怎么知道,传播的是逻辑,这是一些活的东西,很软。

反应快的朋友肯定马上就发现,这个概念完全是照抄一句老话: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前者是世界观,后者是方法论。有了前者就有了学识,有了后者就有了智慧。

根据这两个东西发挥作用的不同方式,人类的所有教育都可以归纳为两大类:基础教育,高等教育。

01 所谓基础教育

在基础教育中,让人们知道“怎么知道”是工具,让人们知道是目的。

这与教育本应具备的目的是完全相反的。

学以致用,教育应该告诉人们方法,而后运用这种方法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但基础教育却是告诉人们结论,讲授结论得出的方法论仅仅是为了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或者干脆是记忆这个结论。

为什么世界各地的人民不约而同地都采用了这种很奇怪的教育模式呢?

为了提高效率。

比如两点之间线段最短,比如三角形两边之和大于第三边。这些科学大厦的十八层地基实在太深了,人类可怜的学习速度和卑微的寿命配不上自由学习这么美好的东西,所以必须在基础教育阶段进行批量灌输。

因此在这种教育模式下,考试往往会很自然而然地成为教育的最终目的。而考试的内容,也往往以记忆各种死的知识为主。

方法论的作用,在于帮助学生跨越遥远的时光,去理解人类这个物种历史上那么多伟大到让人无法直视的头脑。

要知道,通过“学习”方法论来“学习”知识,与通过“观察”世界而“发现”方法论,差得可不是一两个量级的水平。

每次看到有人说任何一个受过教育的现代人都比当年的牛顿懂得要多,我都不禁哂笑。可能在太监看来,一个与阴囊同等大小并盛满精液的量杯就完全等价于一套精妙的雄性生殖系统了吧。

而当教育的主要目的变成了让人们知道怎么知道,即知其所以然,则这种教育就是高等教育。

02 所谓高等教育

在高等教育中,让人们知道是工具,让人们知道“怎么知道”是目的。

这才是人类真正的自然的认识世界的方式。

设想你刚刚用石头砸死了一只体重大约是你十分之一的噬齿动物,准备拖回去山洞里,跟你的原始老娘们儿和一窝恐龙都害怕的熊孩子们享用,突然发现石头摩擦迸出的亮光点燃了尸体旁边的干草,产生了一处类似于天火的东西。

你拍拍自己进化不全还有点凹陷的脑门儿,心想莫非是石头摩擦生出了火嘛,于是机缘巧合,你和你们族群从此认识了火石。通过火石和摩擦的方式,你明白了摩擦可以生火。

于是你有了一套最原始的认识世界的方法论:

观察-假设-验证-应用。

可是一再强调过了,人类可怜的学习效率和卑微的蝼蚁寿命经不起这样的消耗,所以我们只能在海量的基础教育铺就的地基上,直接开始高级方法论的学习。

事实上,高级的方法论不是被“习得”的,而是被“发现”的。

每一个前沿领域的尖端科研工作者,都会有当年茹毛饮血的原始人那般的感受:

天雷地火洪荒六合,心惊胆战如履薄冰。

所以为什么科学家们很少会像文艺青年那样羡慕原始的自然的绿色的生活,因为我们深深地知道,你也就是说说,你要真过着那样的生活,你连今晚都活不过。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在极目可见的未来十几代人之内,我们仍然什么都不知道。但谢天谢地,我们知道怎么知道。

在想通这一点的时候,我真的为人类感动。

只要我们掌握了正确的方法论,我们就可以不停地向深空探索,发现并判别新的知识的正确与否,从而修正我们的世界观,还原世界本来的样子。而后利用这些知识,去调整去升级去发现更高级的方法论,螺旋上升。

所以你看,即使是完成了大学学业或达到同等学力的人,他们很可能仅仅仍然把方法论看作是认识世界的工具,而不是认识世界的目的。

因此,他们不会在没有了考试压力的情况下再去不停地主动思索,不会继续修正自己的方法论以验证自己新了解到的信息以辨真伪,甚至不会再用到方法论这个考试不考的东西。

他们在大学毕业之后,退化到改用一双原始人的眼睛,像白板人类一样,像几十年前吃奶的自己一样,去观察这个世界。

换句话说,从人类的理性思索这个维度来看,大部分人刚刚从大学毕业,就已经死了。

为什么那么多大学生,会被江湖骗子、傻逼大师、脑残专家甚至搞笑民科忽悠得团团转?会相信“水知道答案”?会相信“酸碱体质”?会发自内心地相信“星座决定命运”?

因为这些人在本质上,心智仍然是婴儿一般。巨婴。

基础教育,社会主义伟大祖国已经在努力地帮我们完成了。

高等教育,我们只能靠自己了。

来自: 科学家种太阳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