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0: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文/巴九灵,来源:吴晓波频道

我们为了收入而工作,若说我们因此而变得富有,为什么我们的个人生活却这样贫乏呢?

——《过劳时代》

工作 996,生病 ICU。

这句本属于中国程序员之间的自嘲之语,在两周内,成了他们抵制过劳工作的口号,响彻互联网云霄。

事情缘起于 3 月 26 日,一名程序员建立了一家叫做“996.ICU”的网站,以此控诉在中国互联网极为盛行的 996 工作制(如下图)。

在这个网站上,任何人都可以将自己所知道的那些实行 996 工作制抑或者是存在违法加班的公司匿名公布,并附上证据链接,由此就衍生出一张“程序员找工作黑名单”。

截至 4 月 8 日,已有包括华为在内的 84 家企业被列入黑名单,互联网大厂近乎集体中奖,有些实行的还是 9106 工作制,即比 996 还要晚一个小时下班。

图1: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信息来源:网络

在继续收集黑名单的同时,该网站正在开发新的杀手锏。他们准备起草一份有关开源代码的协议,未来将阻止上了黑名单的互联网公司使用。

而针对 996 这个工作模式,网上也是议论纷纷,有人说 996 是激烈的市场竞争所致,有些则指出,996 工作制恰恰暴露了企业的管理无能,只能通过硬性延长员工上班时间来解决效益问题。

不过,小巴认为,996 及过劳工作的发生,或许不能单纯只归咎于个体或企业,还有些更“大”的因素。

01

能者多劳

1992 年,波士顿大学社会学教授朱丽叶·B·斯格尔通过统计发现,1987 年,美国劳动者全年工作时间为 1949 小时(周平均时间 37 小时),比 1967 年整整多了 163 小时。

由此,她认为美国进入了过劳时代。

然而,不到 20 年后,经合组织(OECD)调查了包括经合组织成员国在内的 36 个国家员工平均每年工作小时数,美国年平均工作时间已降到 1789 个小时(周平均工作 34.4 小时),比过去大幅度减少了。

谁减轻了美国人的负担?

特朗普道出了该变化的一部分真相,他曾在演讲中提到“从 1997 年算起,美国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制造业岗位”。

而“接管”者正是中国。自 2001 年后,中国逐步替代欧美和日本,成了制造业大国,而代价就是相关行业的工作时间大幅增加。同样的列表里,中国人的年平均工作时间高达 2000-2200 小时,比当年斯格尔版本的过劳还多出 50 个小时。

其中,制造业的变化尤为明显。2004 年的数据显示,制造业半数的劳动者每周平均工作 40 小时,但更有 31.9% 的人工作超过 48 小时。

然而一年后,2005 年,制造业周平均工作时间超过 48 小时的人数占比陡然增加到 50%,相对应的,每周只工作 40 小时的人数占比下降到 29.5%,换言之,相比过去,加班工作的人变得更多了。

图2: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数据来源:中国劳动统计年鉴 2004-2018

随后两年,每周工作超 48 小时的人数占比一直保持在 40% 以上,直到 2008 年经济危机席卷全球,严重依赖外需的中国制造业受到冲击,受此影响,每周平均工作超过 48 小时的人数占比出现大幅下跌。

几年后,中国制造业开始转型,“机器代人”渐成趋势,但从 2010 年至今的数据来看,中国制造业的整体工作时间依然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图3: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数据来源:中国劳动统计年鉴 2011-2018

与制造业类似,为时代而加班的剧本落到了信息产业头上。

2011 年以前,这个行业近六成的人都可以老老实实每周工作 40 小时。2011 年,每周工作超过 48 小时的人数占比从 19.5% 增加到了 38.9%,相当于翻了一倍,此消彼长的是,每周工作 40 小时的人数占比则从 63.3% 下降到了 37.1%。

虽然随后几年的数据没有再那么疯狂地增长,但超 48 小时工作的人群占比却始终保持在 36% 以上。

自此,这一行的加班也成了寻常事。

与之对应的,是 2011 年微信、美团、爱奇艺等相继成立,小米发布了它的第一款智能手机,这一年被业内定义为中国移动互联网元年,当然也可以算是“大面积加班元年”。

图4: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数据来源:中国劳动统计年鉴 2004-2018

那些年,风口与猪齐飞,而造猪人和追猪人,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能者多劳,成了 996 工作制诞生的时代温床。

02

害怕被“优化”

时代在召唤,也不容拒绝,反逼着我们更加努力。

一个是技术迭代。

比如麦当劳,在这样一家全球连锁餐饮店里,不需要一个厨师。

一切食物皆有电脑决定,它的员工不需要有任何的专业烹饪经验,只要按照电脑的指示,将一个个标准化的汉堡、薯条和可乐送到客人面前即可。

图5: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电脑工厂”麦当劳

当然,相比厨师,程序员门槛高了很多,但也难免会遇到被迭代的困境。

八九年前,程序员中工资水平处于高位的是一种叫做 AS3 的工程师,那个年代网页小程序,例如开心网的偷菜主要靠 AS3 来实现,但现如今,这样的高价职位不是降薪了,而是直接不存在了,因为需求不存在了。

另一个,是人与人之间的竞争。

2018 年 StackOverFlow 发布的《开发者调查报告》显示,以美国为例,最受程序员欢迎的编程语言是 JavaScript(中国程序员最擅长的也是这个),发展最快的是 Python 语言,但相关类别的程序员工资却最低,因为并不缺人。

图6: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最常用的编程语言(左) 相关编程语言对应的年薪(右)

而一旦遇到寒冬期,更是人人自危。

2019 年京东爆出公司将执行 995/996 工作制,同时宣布要对内部进行“优化”,淘汰三类员工。根据第一财经独家报道,有员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规推出后,原本就经常加班的同事们,愈发“抢活儿做”,因为生怕自己被周围人视为工作不饱和,遭遇被优化掉的危险。

图7: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网曝京东内部邮件

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吐槽 996 的大有人在,留在 996 的,也同样大有人在。

03

“青春饭”还能吃多久?

《2019 年中国程序员薪资生存调查报告》显示,程序员年薪主要集中在 10 万-20 万之间,占比高达 49.7%。而年薪在 20 万以上的高薪人群,占比 32.7%。

图8: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报告中的程序员年薪状况

若放在 996 工作制下,一个年薪 20 万的程序员,时薪不过 50 多元,性价比与年薪 10 万的 955(朝九晚五一周上五天班)并无区别,更何况还有健康的代价。

分析到这,小巴也挺无奈的,好像关于 996 的问题并无甚解。在互联网寒冬、裁员潮暗涌的当下,有工作肯定比没工作好,可是谁也不想进 ICU。

但是,活力如中国,也有不能再吃青春饭的那天。不像美国,在中国目前很少看到 35 岁以上的程序员,但未来呢?

图9:猛药996背后:不能单纯归咎于个体或企业

毕竟,人口老龄化、青壮年劳动力的逐年减少趋势难改,技术可以迭代,但身体机能的迭代就目前来看尚需时日。

这几年当我们谈到中国的发展时,经常说,中国经济处于转型期,要从过去的粗放型、盲目追求发展的速度和规模,转向集约型、更注重发展的质量,而我们的工作时间和制度,也同样需要从盲目粗放的加班,向更高效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996 或许曾是一剂助推发展的良药,但它的药性过于刚猛,如今的中国,显然需要更温和的处理办法。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