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Windows 95刚刚问世的时候,它最吸引眼球的功能是最新的开始菜单,用户们可以通过开始菜单迅速打开应用程序和文档。

微软甚至还请著名的滚石乐队为Windows 95打造了官方主题歌曲“Start Me Up”。

20年过去了,开始菜单仍然伴随着我们,而且作为Windows 10的一项关键功能再一次成为媒体报道的重点。

这让拥有Windows 95开始菜单和任务栏专利的前微软界面设计师丹尼·奥兰(Danny Oran)百感交集。奥兰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某些东西经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老样子有些令人失望。”

一方面,现在仍然有无数的人每天都在使用他的设计;但是这也意味着这个概念从他当年开发出来到现在的22年以来竟无寸进。奥兰调侃道:“回顾过去,我真心希望我能拿到提成啊。”

奥斯汀和谢尔曼

奥兰最早于1992年加盟微软。微软希望,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行为心理学家,奥兰能够设法让Windows变得更容易被不了解技术的普通消费者使用。

奥兰是独一无二的。在著名行为科学家BF斯金纳(BF Skinner)的指导下,他在哈佛开始了他的第一个用户界面设计项目。

斯金纳向奥兰提出了一个简单的问题:“你如何教大猩猩讲话?”

为了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奥兰与名为奥斯汀和谢尔曼的两只大猩猩一起开始研究工作。他自制了一个类似于计算机键盘的木制设备并用它来教大猩猩学英语。

奥兰说:“后来大猩猩学会了讲话吗?当然没有。他们甚至都不愿意靠近一点。”然而这为后来的工作即如何设计出一种让大猩猩也能使用的计算机程序提供了不少的参考。

“我们的客户都是低能儿!”

当时,微软需要帮助。人们在1992年时使用的Windows 3.1系统非常不好用。作为苹果Mac操作系统的一名狂热粉丝,奥兰更多地是以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研究过程中的其中一个重要步骤就是观看客户们在现实生活中如何使用Windows系统。作为可用性研究的一部分,奥兰和某些程序员会指导用户们完成某项简单的工作,然后观看他们具体的操作。

很快,这段经历就令奥兰倍感沮丧。Windows程序员不明白问题出在操作系统身上而不是用户身上。

例如,参与研究的其中一位用户在Windows 3.1桌面上找了足足20分钟才打开文本编辑程序。最后,有一位程序员大声说,按照奥兰的要求,这是无法令人接受的。他解释说:“我们的客户都是低能儿!”

奥兰说,这太令人沮丧了。但是随后他们与那名用户进行了交谈,结果发现他竟然是波音公司的一名火箭推进器工程师。

奥兰说:“他是一位火箭科学家,但是连他都搞不懂如何使用Windows系统。”

之后,他在与微软总部进行交流时突然顿悟了。

奥兰说,如果用户们不清楚在Windows系统中该怎么做,那么这就是一项失败的设计。因此,他想给用户们提供一个简单的按钮,让所有的工作都能够通过这个按钮来完成,就像他曾经教大猩猩学习一样,一步一步教会用户如何使用软件。

奥兰说,最初它被称作“系统”按钮,而且它位于屏幕的最上方。但是后来由于某些原因,或许是因为它听起来太技术化了,参与研究的用户们都不愿意去点击系统按钮。

后来他们将按钮的名字改成了“开始”,人们马上就明白了它的含义和用途。

当奥兰看到其中一位用户在没有得到任何指导的情况下就利用开始菜单完成了测试任务时,他知道他成功了。

任务大师

另一个难题是任务栏。Windows 3.1系统存在的另一个大问题是人们不知道他们已经打开了多少个程序。人们也许会打开纸牌游戏,然后在老板走近时将游戏窗口最小化,当他们又想来玩一局时,可能会再打开一个新的纸牌游戏窗口。

Windows 3.1系统设计了一个任务管理器,它可以显示出计算机正在运行哪些程序,但是大多数主流用户总是搞不清如何打开这个任务管理器。他们的计算机会运行得越来越慢,直到最后重启计算机并把上述过程重新再来一遍。

奥兰说:“他们没有办法知道计算机变慢的原因是什么。”

因此,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奥兰提出了设计一个显示栏的基本构思,这个显示栏应该向用户们显示出哪些程序正在运行。最开始,奥兰考虑将一大堆标签栏放在屏幕顶部。这个概念的最早版本看起来有点像Chrome或Safari浏览器中的标签栏。

但是这些标签在屏幕上占用的空间太多了,尤其是当时的显示屏普遍比较小,分辨率只有640×480。

微软猜想以后的显示屏应该会越来越大,分辨率也会越来越高,它的想法是正确的,但是当时要想获得这样的显示屏是不现实的。奥兰最后决定将标签做得小一些,并且把它们做成了按钮的样子。

为了方便使用,开始菜单和任务栏被融合到了一起并放在屏幕的边缘处。由于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微软最终将任务栏移到了屏幕最下方,这一设计一直坚持到今天。

奥兰说,他听到有传言称微软这么做是因为把任务栏放在屏幕顶部会让整个界面看起来太象苹果的Mac系统,微软担心这会引来不必要的诉讼麻烦。但是他永远也不会搞清楚背后的真正原因。

如今

奥兰在1994年离开了微软,当时Windows 95还没有发布,奥兰回到哈佛大学继续完成学业。

最近,他又将他的行为心理学知识应用到了社交研究领域。以前,他曾在进步运动网站MoveOn.org研究社交网络效应如何鼓励更高的投票率,并且为2012年大选设计出社会报告卡(Social Report Card)产品。他还跟剑桥加速器中的一些早期初创公司进行了合作。

现在,奥兰居住在华盛顿特区,从事医疗行业的工作,利用他的专业知识来研究对抗自杀的策略。

奥兰说:“我现在所从事的工作与Windows一样有趣,从字面上来说,这都是关乎生与死的工作。”

他现在只是作为局外人去关注微软,他还没有试用过Windows 10系统。

但是他对Windows系统的复杂情感依然存在,他说,Windows 8有起有落,但是它至少尝试过开始菜单以外的其他新事物。

奥兰想凭借个人经验给微软提一点建议,他在微软工作时还非常年轻,但是他的工作成果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想要对有远大抱负的创新者说:“你现在所开发的东西可能会造成惊人的影响。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腾讯科技,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