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Lane Wagner

译者 | Sambodhi

策划 | 钰莹

开发者的世界是否需要工会?本文作者提出了不同的见解。但译者认为,程序员也是有国界的,国情不同,作者讨论的是美国开发者的情况,对于中国来说,未必适用。

本文最初发表于作者个人网站,经原作者 Lane Wagner 授权,InfoQ 中文站翻译并分享。

近来,我看到很多关于软件开发者希望成立工会的传言。在 Qvault做独立黑客时,我对这一话题特别感兴趣,我的目标是提供大学质量的免费计算机科学教育。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也想指出,我是一名全职软件开发人员,为一家独立的公司(不是 Qvault) 工作,黑客只是个副业。现在,我很肯定自己是一个无产阶级分子。

在我阐述自己对工会的想法时,我想指出的是,我正努力在这个问题上保持开放的态度,因为我的工作经验并不能反映出一般开发者的经验。另外,身在美国,这也意味着我与其他地方的人有不同的看法。你可以通过 Twitter和我联系,分享你的想法,尤其是如果你觉得我错过了什么。

工资没有跟上通货膨胀和生活费用的增长

Steve Belovarich 所写的《我们是否应该成立工会》(Should We Form a Labor Union)是我想做出回应的一篇文章,其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50 年代的美国经济使得家庭中唯一的经济支柱有能力支付账单,养家糊口,甚至带家人去度假……在科技行业,我们中的一些人,当房价高涨时,难以维持生计,而雇主却拒不支付医疗账单,(以及)学生贷款让我们中的一些人无法获得信贷。

诚然,50 年代在工作量、工作内容、薪酬等方面与今天有很大不同,但这种看法还是有些过于乐观。

在 50 年代,经通货膨胀调整后的家庭收入中位数约为 3 万美元(按照 2020 年美元价格计算)。如今,我们赚的钱显然更多了,约为 6 万美元(粗略计算),但显然许多家庭仍然难以维持生计。依我看,这主要是因为在 20 世纪中期,某些“必需品”根本不存在。我们有许多他们当时没有的账单:手机、处方药、互联网连接、多辆汽车和更大的房子等等。

尽管我们在科技方面有了进步,使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但同时也使我们的生活成本更高。要想在 2021 年生个孩子,你必须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少付一点就是不负责任。如今,随着郊区的扩张,大多数人无法步行去杂货店或上班,因此,每个家庭都必须有多辆汽车。50 年代没有手机,但现在没有手机就几乎不可能在社会上发挥作用。

我认为这是一个问题,但开发者是薪酬最高的员工。这个解决办法可能超出了软件领域,因为其他行业的人,甚至是那些有着强大工会组织的行业,依旧在承受痛苦。

说我们需要赚更多的钱才能过上一种更舒适(但也是必要) 的生活,这一观点很有趣,而且可能会产生一些政治影响,但是我不认为这是 2021 年在软件行业成立工会的好理由。

举例来说,地理上的科技中心(如我们正在关注的旧金山)在过去十年来变得非常昂贵。这不仅使开发者更加困难,也给其他行业的员工带来了最坏的影响,因为他们的工资没有上涨,而住房成本却暴涨了。对于这一问题,一些更直接的潜在解决方案有:

  • 更多的远程工作。这意味着,员工们可以搬到生活成本更低的地方,硅谷的非技术人员也不会被大量取代。我不认为我们需要工会来促成这事。新冠肺炎疫情让雇主们认识到远程工作的好处。
  • 现在散户投资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容易的,而且价格低廉,我们可以从公司所有权中获益。也就是说,这里显然还有更多工作要做。
  • 贫富差距是一个现实问题,但我更愿意看到一个更简单、更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比如一个小型的 UBI(译注:Universal Basic Income,全民基本收入,美国华裔民主党候选人杨安泽将它作为政治纲领提出:给每个 18 岁以上的美国公民每月发放 1000 美元,没有任何限制条件)。这会帮助所有行业的员工,而不需要在我们本已复杂的生活中增加文书工作、会员资格和工会会费。
  • 更少的分区制,更便捷的公共交通。美国人花在汽车上的钱相当多,平均 每个月在汽车相关费用上的花费约为 775 美元。假如有更多的人能够步行、骑自行车或搭乘火车出行,将有助于改善环境,并节省我们的花销。

没有三寸不烂之舌,难以证明自己的价值

首先,我承认这在程序员行业是个大问题。事实上,在任何知识型行业,能力和影响力都很难衡量。一些差劲的工程师赚的钱可能是真正有才能的工程师的 4 倍,只是因为他们更擅长写简历、面试、建立社交档案,或者在谈判桌上口齿伶俐。

这是个现实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上,工会实际上是有帮助的。有了工会,我们就有可能获得某种形式的标准化测试,这样才能更公平地证明我们应该赚多少钱。举例来说,1 级前端开发可以挣 5~6 万美元。2 级前端开发挣 6~7 万美元等。就当前市场而言,感觉“初级开发者”每小时能赚 20 到 80 美元,而“高级开发者”每年的收入从 7 万到 70 万美元不等。

对那些不擅长推销自己的人来说,标准化和官方认证可能是有用的,但是对那些已经具备这些软技能的人来说,则没有必要。

这种方法存在两个主要的问题:

  1. 标准化测试和认证系统在快节奏的软件工程领域可能不会有效。2019 年的最佳实践可能会在 2020 年过时,我只是不相信工会管理人员会跟上。
  2. 没有工会,我们也能解决这个问题。我认为,市场对开发者审核的需求越来越大。目前,这方面的需求主要由服务型的招聘公司来满足,但是我认为有一种开发者简介行业的机会出现。理想情况是,这会让开发者以一种高效且简洁的方式,轻松展示他们的知识和项目,并且费用只是工会会费的一小部分。歧  视

在招聘和薪酬实践中,除了本应是低影响力的软技能在技术人员的薪酬中扮演了不成比例的重要角色外,还存在着有意和无意的歧视。例如,尽管这一差距似乎正在缩小,但缩小的速度还不够快。Dice 最近的研究表明,女性软件工程师的平均收入仍然比男性同行低 8559 美元。

这是个现实问题,不仅仅是性别的不平等,还包括种族、年龄、文化,也许还有宗教。

这是一个难以解决的大问题。工会可能会有所帮助,但是说实话我也不确定。

工会基本上是对付公司剥削工人的有力工具。据我所知,如今大多数科技公司都明白,多元化符合他们的最大利益。这一问题似乎主要来自于组织内部个人隐含的或显性的偏见,而且往往来自那些接近高层的人。这个问题很难解决,我已经有了一些可能有所帮助的想法,包括:

  • 少数族裔奖学金和助学金。
  • 确保招聘小组的多元化。
  • 简历匿名化。

虽然我不确定哪种做法能被证明是最有效的,但我的观点是,如果问题确实是公司中的偏执或者有偏见的个人,工会怎么能让事情变得更好?那些工会也一样会有偏激和有偏见的管理者和会员。是的,我认为这里的答案更可能在于我们每个人都坚持多元化,并确保我们为之工作的公司也这么做。

如果偏执的高管明确拒绝采取行动,并阻止经理们采取同样的行动,我认为成立工会是正确的选择。如果你工作的地方就是这种情况,那么现在也许是时候成立工会了。必须特别注意确保工会组织者牢记员工的多样化目标。

初级和高级开发者之间的市场价值差异

花几分钟浏览 Reddit 论坛的 /r/learnprogramming或 /r/programmerhumor版块,你就会发现,初级开发者真的很难找到第一份工作。谁会雇用一个没有经验的人呢?反过来说,高级开发人员总是抱怨所有的招聘者都不肯放过他们,而他们也是劳动力中薪酬最高的人之一。

这是个现实问题。

对于初级和高级开发者来说,主要的问题似乎是供需问题,可能是第 2 个问题的残余影响,因为初级开发者缺乏经验,因此难以证明自己的价值。在供需问题确实存在时,只有几种可能的解决方案:

  • 完善教育体系,有助于新工程师的成长和进步,更快、更明确。
  • 为了增加需求,鼓励新的初创企业和研究投资。
  • 假如有太多的工程师(存疑),那么就让人们知道,以便初学者知道他们将要学什么。

对于初级开发者来说,他们的技能并没有得到证实,我认为文化上的改进和产品上的创新是大有可为的。例如,廉价的在线课程和证书就能帮助那些没有上过大学的学生证明他们理解某些概念。开源社区在我看来更具包容性和协作性,如果你维护一个项目,你可以通过标记一个问题作为第一个好问题或者寻求帮助,这会鼓励新的开发人员积极参与他们的开源项目。

雇员任由雇主摆布

许多人会这么认为,但是软件开发是目前最没有这些担忧的领域之一。当失业率居高不下,而且投资资本不足时,在一个相当自由的劳动市场上,雇主们将掌握主动。在资本便宜的情况下(利率较低,投资者渴望项目融资),雇员通常能提出更好的要求。

这里面的确有一个观念的问题,与问题 4 有关。初级开发者,特别是没有经验的开发者,可能会觉得那些没有正规学历的人完全被潜在的雇主和招聘者所左右。说真的,当我在一个地方当了一年的开发者后,我感觉自己解放了,而且很容易申请到面试机会。

这里我想特别提及的是那些需要有工作签证担保的员工。我和几个朋友聊过,还在网上认识了一些网友,他们由于签证担保而不得不完全听命于雇主。

这主要是外籍劳工和初级开发者的问题。

至于国内经验丰富的员工,在当前的市场上,雇主们任由他们摆布,不会反其道而行之。投资者一直寻找新的融资项目,而资本也很便宜,利率处于历史低位。未来,如果行业形势恶化,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评估形势。

对于国内初级员工来说,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通过我所讨论的第 4 和第 2 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得到缓解。

至于外籍劳工寻求担保的问题,我宁愿尽可能地解决移民问题。依我看,员工来这里不应该需要担保,尽管我知道这是一个有争议的主意。假如我们不能通过修正法律来授权外籍雇员,工会可能在这方面有所帮助。

工会能解决我们的问题吗?

我认为,在 20 世纪,工会的确为许多员工提供了帮助,而且有时间、有地点、有一系列的实施细节,可以使工会得以成立,并使所有有关的人受益良多。也就是说,很多人认为工会是“无产阶级的”,反工会者是“资产阶级的”。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工会提供福利,但不是免费的。

成立工会的好处

  • 集体协商薪酬、工作条件和其他福利。
  • 更加结构化和标准化的薪酬制度。
  • 诉讼案件中的法律保护。
  • 授权需要担保的外籍雇员。
  • 员工可以对那些拒绝促进多元化的公司采取行动。成立工会的弊端
  • 雇佣工会管理人员的间接费用(工会会费)。
  • 通过官方测试和梳理过程进行把关,耗费时间。
  • 可能会使工人更难离职并成立自己的竞争公司,导致最大的公司垄断劳动力。

最后,我倾向于认为,开发世界的大部分人现在都没有工会,他们会更好。这一点可能会发生变化,可能是某个子行业或地理区域的联合。

作者介绍:

Lane Wagner,Golang 程序员,比特币投资者,Qvault 创始人。

原文链接:

https://qvault.io/jobs/is-there-a-case-for-programmers-to-unionize/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