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位在华为工作八年半的工程师的真实经历和感受,文章对自己的经历和体会进行了描述。读者看后,或许能找到华为成功的个 中缘由,也可以看到华为员工高薪背后的辛酸与忧愁。同时,作者也以第一视角点出了华为目前存在的问题。

一、华为妹子的生存写照

一整天的忙碌,会议、电话、问题确认、方案分析…..感觉大脑就像一个立体的交通枢纽,各种交通工具飞驰而过,危险重重又不容喘息懈怠。

突 然抬起头,下意识的扫了眼时间,下午五点整。看着办公室里处处忙碌着的同事们,就像刚从一场耗费体力的梦中醒来,有点不真实。我站起身,试图舒展一下僵硬 的肩颈,一个女同事吸引了我的目光:她正在和一群高大的男同事讨论问题,个个言辞激烈,瘦瘦小小的她站在中间,极力维持场面。总是这样的,每天的我也是在 这样一个男性军团里奋战。我认真注视她的脸,这是一张枯黄的脸,没有血色,缺乏水分,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词,枯叶。是的,就像无数个加完班的夜晚,我在镜子里近距离看到的自己的脸一样。脸上没有任何粉饰,甚至连润肤露滋润过的痕迹都没有。也许清晨是有高级护肤品涂抹的,经过近十个小时和电脑屏幕的亲密对视,现在已然失效。这张脸除了清瘦的轮廓,扎着的马尾辫,似乎找不到其它女性特质了。我又开始注意她的衣着,中规中矩的毛衣,牛仔裤,平底皮鞋,松松垮垮,色调黯淡。没有明艳和婀娜,更谈不上时尚,跟大多数的研发女孩一样。

目 力所及,也活动着其它女同事的身影,我行着注目礼一一扫过。一位新晋级的妈妈,正急匆匆的从水房拿了吸奶器奔进旁边的小黑屋,一个从外研所派过来的新婚燕 尔的女孩,灌了一保温杯的白开水离开了。一样心事重重的眼睛,少有神采,是谁说的,就好像蒙着一层灰。哎呦,刚刚应届入职的小龙女走过,气场非凡。稚气未 脱的脸上洋溢着光彩,眼里多少有点诚惶诚恐,但还是冒着光。我不禁莞尔,就像看到多年前那个鲜活的自己。

叮铃铃,电话响起,三分钟的走神时间结束。一边拿起电话,一边把小心脏抚慰妥帖。在狼群里混战六年,慢慢学着放过自己。但凡所发之事,一定有解,时间机缘而已。对着电话里的怒吼也好,争辩罢好,平心静气。

转 眼,下班时间到了,办公室没有出现瞬间喧闹的景象,反正晚上不是培训就是开会,那种颤抖着小心肝等待下班的事情是没有的。如果你下定决心正常下班,那一定 得挨着墙角悄悄开溜,否则拎着包的你会在楼道里在电梯间听到诸如此类的祝福:“好幸福啊,晚上不用加班”、“这么早就走了”、“回家了”……有时 候挺羡慕隔壁写字楼里的女孩子,踩着恨天高挤在打卡机旁,叽叽喳喳,然后相约逛街呀美食呀,一派世俗的烟火味,却也热气腾腾。而我们,走到几步之遥的公司 食堂完成果腹这件事,然后接着工作。

记得刚入职的一天,在办公位接到一个电话,我 一应声,人家就问我是不是秘书。“不是的,你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个部门除了秘书都是男的呀”。我才知道,一百多人的部门,从我们那年开始,招了三个女 的。此后,一批批高学历的理工女,幼时父亲怀里温柔的小情人,求学路上的学霸,前赴后继,投身到这狼性十足的雄性军团。撇去女性特质,收敛起美丽的羽翼, 隐匿感性的一面,和男人一起撸起袖子扛仪器、独自海外现场调试、通宵攻关……从一个角度看,这是另一种美,我曾经深深向往的美,经济独立,和男人 同工同酬,工作带娃两不误,社会戏称的女汉子。怎么听着跟大跃进时期的“铁姑娘”有点渊源呢。先生说这可是千百年来女人们自己争取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就 像今天我从梦魇中跳出来当一个旁观者,看到的是一支支花期错失阳光雨露而过早枯萎的花。

如果说高压工作的磨砺,给了女人一件硬朗的外壳,伪装成汉子,那么妈妈这个身份,使女汉子既成事实。研究生毕业工作个五六年,已过而立,该生孩子了。别人说一孕傻三年,我们是一孕毁三年。没时间让你傻,孕期该干啥干啥,哺乳期那是战斗着的生活。华为规定,女性自怀孕之日起三年内不配股。从此,女汉子的职业生涯急转直下。是的,孩子不在爸爸肚子里,但生出来了也是在同一个家庭里,爸爸却被真空了。妈妈可以一晚上多次哺乳哄睡,然后第二天更努力的工作,以免不被公司待见。爸爸自个在清净地方酣睡。家长会、兴趣班那也是妈妈们的天下。

都 说女人的母性是天生的,再经过十个月孕期的亲密共振,一发不可收拾。于是,抚育幼子这事自古而今天然的落到了女人身上,即使在这个女人也同样外出狩猎的年 代。而对男人来讲,那颗射中的子弹和其他的并无二致,所以父性是靠社会来培养的。一直以来的社会和职场环境只给了男人狩猎的压力,并没有做父亲的压力。自动自发的父性都不够,就在这不够里还参差不齐。女人就只能自行加血升级,炼成女汉子。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不知道会有多少女超人横空出世。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含辞未吐,气若幽兰”,老祖宗笔下的女子若生活在这个时代,想必也虎虎生威了,不过怎么看着那么可爱呢!所谓伊人,即使已经修炼成了女汉子,也不妨时时窥视一下自己的内心:可是二八芳龄时,心之所往的那个人?

二、我加班时,你也得候着

华为心声社区上有个帖子:一句话说说你对华为的感受,排名第一的是:“Welcome to join the conference”(欢迎加入电话会议)。众望所归吧!一天24小时内,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手机开机,都有听到这个美妙声音的可能,是女士甜美又职业 的声音,邀您参加不知何故的各种电话会议。

华为 加班

某周六,晚上11:50,伺候了一天孩 子的我,刚收拾完,把自己摆到床上,手机响了(忘记静音了,罪过罪过),一看号码8100,立马接通。里面响起了悦耳的“Welcome to join the conference”,接着是一群男声的争吵。版本经理:“你还记得×××吗”?“不记得了,要查文档”。“那你现在能到公司来一趟吗”?被扰了睡眠的 女儿此时正在旁边撕心裂肺的哭喊。“我……”沉默了一下:“这个数据我之前邮件发给过大家了,谁在公司查看一下就可以了”。“还有谁清 楚”?……沉默,实在不想拉别人下水。“这个问题今晚必须解决”。“×××”。然后,电话里传来了呼叫别人的声音,“×××,你现在马上到公司来 一趟……”“嗯,现在吗?……好吧”。我挂上电话,继续安慰身边哭啼不止的女儿,心有不安。

华为的男人已经沦为牲口,女汉子侥幸为人,窃喜吧。

某 周六的下午,我正独自开车载着孩子在拥挤的二环,手机响了,没接。以我开车的水平,不到红灯停车是万不敢接的。过了一会又响了,没接。第三次、第四次响 起。天哪,什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啊!也不顾安危了,拿起手机,8100,接通以后“Welcome to join the conference”。一个男低音响起:“我在写×××特性文档,有个地方想跟你讨论下”。“着急吗?不急的话请发个邮件,我周一处理,这会开车不方 便,或者到家了我给你打过去”。“就简单问一句……巴拉巴拉”。“你这个问题我两句话说不清楚,抱歉,回去打给你”。挂电话,还是性命要紧啊。

华为逻辑:我加班的时候,你也在加班吧,不然也得候着!

此 般相虐之下,说实话,能在公司待个七八年的,那必须是真爱。不管怎样的千疮百孔,依然不离不弃。即使最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也是满怀不舍。更何 况,于职场而言,华为还真是我的初恋,虽然并非一见钟情,但我是个没啥追求的人,一旦被相中了,就死心塌地的跟着了,这一恋就是八年。忽而转身,已是貌合 神离,渐行渐远。

三、在华为的8年,活得太用力

第一,老板神一样存在的感召力。八年多的基层老兵,就连远距离瞻仰老板容颜的机会也没有过,但是老人家的那张脸却深深 的刻在我的脑海里,如神明一般。记得大队培训的时候,观看老板的讲话视频,活生生一部英雄举重若轻的史诗。然后每人发了一本老板的文集,“华为的冬天”、 “我的父亲母亲”等等,笔力洗练简洁又不乏侠骨柔肠,有力道有内涵,让我这个文青崇拜不已。之后每逢岁末或是变革,老板定会书文,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只 要看到老板的文字,就能感受到华为热气腾腾的心跳,华为生命力正旺,老人家眼力正毒,华为大船航道很正。心里满满的安全感。

第二,执行力。 上面的两件小事可管中窥豹。多年以来自上而下一脉相承,带着军队的色彩。比如项目变动,大领导会立刻电话给分管的领导,分管的领导再找到责任主管,然后一 层层传递到具体的执行人员,往往就是半个小时的事。于是,周末接到主管电话,交代下周一急需处理的事情很常见。我们响应快、效率高,对外深得客户喜欢;但 也经常虚惊一场,对内给人的感觉是,领导们闻风而动,甚至草木皆兵。而这种执行力到了基层,往往还要用过头。自称炮灰的基层员工似乎成了成全领导业绩或者 产品成功的机器,被用到没有尊严。“忍狠滚”法则顺势而生,基层员工一面隐忍,一面在有机会走上管理层后,更用力的效仿“狠”术,这简直就是职业通道晋升 的不二法宝。简单粗暴成风。

第三,团体作战。这是一幅群狼共舞的画卷,势如破竹。常 规项目,自运作之日起组成联合舰队,封闭起来头脑风暴,协作开发,头狼拥有绝对的领导权。遇上突发或重量级项目,人力和资源分分钟到位,豪华顶配。接下来 就是不眠不休的混战。于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神话,对于这个时刻都处于一级战备状态的狼群来说,毫不意外。去年,三星中国撤掉一些研发中心,被裁人员说到 以后的出路时笑称:“归顺大华为”。

第四,流程。保证了运作的稳定性,产品的可靠性,缺谁都可以,每个环节的人在上层看来就是流水线上的螺丝钉。这是工业文明发展的必经之路,而我们的文化,却还蒙昧在官本位,管人比做技术有钱途,基层研发人员囿于一隅,却不能沉淀下来深耕,躁动又压抑着。自称研发狗,把公司称为脑力劳动密集型的大菊厂。我“司”改我“厂”,一把辛酸泪。

第五,物质刺激。对付屌丝有奇效。我 们多数人来自农村或者小城市,曾经埋头苦读,现在吃苦耐劳,物质上缺乏安全感。就智力见解来讲,我们来自985和211,以西交大、西工大、西电、成电、 哈工大居多。也就是说,我们不是最拔尖的一茬,那一茬已经被北大清华收获,毕业后由麦肯锡、四大、微软谷歌等知名外企收割。我们是次高的一茬,卑微的认定 了自己的宿命。华为给予的物质刺激,在我们初步建立经济基础阶段,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七到八年,跻身中产阶级,在一线城市站稳脚跟。傍着大船,闷在船 舱,很多人就此不再扑闪,一门心思待下去。

第六、折腾。官方术语:艰苦奋斗。再形象点,就是长勺一直在华为的大锅里搅动,谁都别想安分。再 或者说大老虎在狼群里追赶,谁都不敢停下喘息。在这里,你别妄想着找到一个又有钱又有闲的位置,然后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欢乐下去。舒服了会打瞌睡,会丧失斗 志,所以稍有苗头就变革。不管是CEO轮值,地区部总裁平调,还是产品线合并重构,又及考评体系变革,无一不是为了人人不爽。为了保持新鲜血液,规避劳动 法的十五年终身服役,员工满八年离职重新入职。薪酬体系,工作时间越长固定工资占总收入的比例越低,谁心里都清楚,除了工资,其他收入都是靠绩效获得的, 好的绩效从哪里来呢?智力相差不大的时候,那就拼体力拼命吧。

记得工作的头四年,一到周日下午整个人就开始神经质,心跳加快,心神不安,因为宝贵的周末要结束了,接下来的工作就像巨石压在心头。到后来的麻木,因为习惯而麻木,这比当初的神经质更可怕。我心里明白,麻木的时候就是爱已疲劳了。八年多来,活得太用力。爱已淡,身已倦。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大浪淘沙,向留下来的英雄们致以深深的敬意!

[文本转自微信公众号:末末书屋(momoshuwu_2015),作者简介:末末,生于80年代,理工女硕,华为8年半工程师经历。]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