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 的发布注定会引起广泛的关注,因为它自带所有区块链应用都梦寐以求的“流量”,Facebook 的用户数足以让它成为全世界都在期待的“杀手级”应用。但是,Libra 远不止于此。

如果说过去十年中,每个尝试理解区块链的人都必须认真研究比特币和以太坊白皮书的话,那么,试图了解区块链未来核心价值的人,就要多研究这个可以称之为“第三座里程碑”的 Libra 白皮书了。

Libra 真的有这么值得期待吗?它到底算不算创新?还有哪些需要注意的问题?本文尝试从业务、技术和挑战三个方面解读下这位区块链家族耀眼的“新贵”。

一、业务方面

(一)Libra 回归经典

Libra 业务白皮书开篇就许下宏愿,“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也许有人会觉得这句话野心过大,基于当前区块链应用的各种“困境”,有些不切实际。但实际上,这却是对区块链经典的回归。

比特币的目标是什么?就是一个单纯的电子现金系统。抛开各类关于“中本聪”对金融机构不信任的猜测,可以肯定的是,“中本聪”创造了一种可以较为安全地、不依赖金融机构作为第三方的点对点支付的纯粹电子货币,可以更好地支持互联网贸易的发展。到了以太坊,“V 神”扩展了区块链技术的应用空间,从而使人们期待更多类型的应用,但是,扩展之路并不顺利。“联盟链”将区块链技术推向 To B 应用,由此,区块链主战场转移到资金雄厚、挨得住冬天的“大厂”之间,币圈“一地鸡毛”的乱象更加推动了这种趋势。不过,“联盟链”由于往往与“币”无关而被“诟病”。

终于,Libra 高调回归了区块链的“初心”,创造一个致力于改善金融基础设施的、发“币”的许可链,这恰似十年的轮回,终于又将世人的注意力拉回了区块链的起点。

(二)致力于改善金融基础设施

区块链是有能力改善金融基础设施的,但谈这个问题要绕点弯子谈谈金融的本质。

金融的本质就是金融服务,服务实体经济,而这种服务,其内核是两个字:融、通。“融”指的是资金调剂,就是将从资金富余之处引导到匮乏之处,也就是所谓的借贷;“通”指的是资金的实际流动,无论是出于借贷还是支付的目的。金融服务就是撮合资金富余者和资金匮乏者各自的需求,并把资金送达的过程。这是金融最核心的功能,其他的功能则是在此基础上的演化。

“通”是金融的基础设施,“通”的范围和能力决定了“融”可以实现的范围和成本,所以为什么 Libra 白皮书说十几亿人享受不到金融服务,因为他们生活的环境中没有金融服务的基础设施。现代金融因为业务日益复杂,基础设施已经远不止狭义的支持资金流动的基础设施,还包括信用体系等支撑环境,但是“通”依然是最重要的部分,而且,非常昂贵,不要小看一笔汇款,尤其是跨境汇款,这是全世界所有银行奋斗了二百年、耗费巨资建立起来的“汇通天下”。

而区块链技术的创造性正在这里,比特币建立起来的是一个在基础设施方面“低成本”、无需维护的流通体系。之所以能够实现这一点,依赖的正是可靠的“电子货币”。传统银行处理汇款时,真正的处理对象是实物货币,电子记账只是实物货币在计算机系统中的映射,“钱”、“账”是分离的,所以,必须靠保证金、复杂的多级清算来确保资金的真实性,也就是说,金融系统到现在已经接近“通”的处理能力上限的根本原因在于货币形态,现有货币形态下,更大的提升并不容易了。而比特币采用了网络内生的电子货币,直接实现了点对点转账,无需银行的多级清算体系做支持,这种“钱”、“账”一体化的处理正是其优势所在。

Libra 充分认识了这一优势的重要性,也是再次强调了区块链技术的核心价值。也许有人还会对其采用稳定币这一电子货币形态抱有“遗憾”,但是,考虑到 Libra 要服务十几亿人,稳定币已经是可以说服各类监管机构、各类用户的最可接受的形态,稳定币兼具电子货币的便利性和主流“法币”价值稳定的优点,是实物货币到电子货币之间最合适的过渡形态。关于稳定币的论述,参见笔者《新“汇通天下”:用稳定币实现跨境支付方案》一文,本文不再赘述。

从业务角度讲,Libra 重回经典,致力于改善金融基础设施,这是一次把区块链技术拉回“初心”的尝试,也是向世人重新证明区块链核心价值的机会。

二、技术方面

最近也有文章称 Libra 技术方面创新不多,其实,创新程度本身并不重要,技术关键在于支持业务落地,也就是说,Libra 是否在技术方面进行了支持其业务愿景落地的必要改变。

(一)存储方面

众所周知,区块链技术是通过算力、存储换取信任,其多副本的形式虽然有利于验证,但是却相当消耗存储,在联盟链中也有此问题。包括笔者在内,也有不少人提出只把哈希上链,链上存哈希、链下、数据数据中心存数据等想法,缓解存储问题。对于 Libra 服务十几亿人的想法来讲,存储瓶颈不解决,平台根本无法运作。

在技术白皮书中可见,Libra 采取可以删除数据,但是保留哈希的设计方式,重新提交数据则要通过账本中的哈希验证;通过采用 Merkle 树累计器的实现方式,简化新事务对旧状态的依赖,只有当前状态是验证者处理事务唯一需要的信息;账户具有回收机制,并可能引入对存储资源的租赁机制,以限制对存储资源的“滥用”。

按照 Libra 的测算,它的验证者节点可以存储 40 亿账户。

(二)共识效率与吞吐量

其实 Libra 在这方面面临的是一个较大的挑战,它以许可链的形态提供非许可链的服务范围和能力。所以,它在现阶段采用 BFT 类共识机制,通过随机函数选择每轮共识的 Leader,随机函数有助于提高选择效率和安全性。而考虑到其世界性服务范围需要面对的公链的网络延迟问题,采用了“3-chain”提交规则,类似于比特币六个块才算是确认记账无误,Libra 是采用三个块 QC 确认的提交机制。

最终其 BFT 协议选择的是 Hotstuff 范例,以支持 100 个验证节点,最终支持 500-1000 个验证节点为目标。记得笔者最初研究 Fabric 时,了解到 BFT 类共识机制在超过 20 几个验证节点时就会出现效率的大幅度下滑,EOS 当初也只选择了 21 个超级节点。考虑到 Libra 是全球范围的,那么支持 100 个验证节点、达到 1000TPS 还是很不错的效率提升了。其白皮书预测的应用场景中,线下支付依然主要方式,因此 1000TPS 这种已经接近 Visa 实际业务量三分之二的处理能力还是可以满足初始需求的。

(三)资源结构设计

Libra 提供的 Move 语言支持自定义资源类型的能力。模块负责定义结构,结构分为资源和非资源两类,资源类可以描述货币或其他资产,Libra 币就是一种资源类型。这种模式使 Libra 平台可以自由定义多种能够以数量方式被消耗的资源,也即是说,Libra 可以很容易地支持多种类型的“币”或服务存在。Libra 自身在平台上并无特殊地位,但是,如果平台上只存在 Libra 一种币,或者只有 Libra 被广泛信任时,Libra 将成为平台上其他所有资源的度量。

按照 Libra 的定义,每一种资源都是一个分类地址,存储该资源的所有账户都在统一路径下,相当于每种资源都有一个边界清晰的“仓库”,这也使得 Libra 平台上的资产和账户更容易管理。

(四)恢复能力

应该说 Libra 还是善用了自己的许可链形态,在恢复能力上做了些改进,使平台更易用。

Libra 平台支持用户在不更改其地址的情况下,更改用于交易的密钥,解决密钥丢失导致资产受损的问题;平台支持区块链的事务历史从创始区块重新执行,以生成当前的账本状态;在验证者崩溃和重启时维护安全性,即使所有验证者节点同时重启。这些恢复能力对一个成熟的金融系统而言,非常重要。

通过对技术白皮书的研究,可以发现,Libra 的创新是立足于如何使其业务愿景得以实现上,除了以上几点,还包括出于对智能合约安全性的考量,设计了 Move 语言,并通过字节码验证保证安全,避免编译器被绕过的问题等。

Libra 力图通过技术努力,降低其验证者节点必须面对的硬件性能问题,从而为将来过渡到非许可链创造条件。应该说,小扎的团队在推出白皮书之前,对关键问题做了充分的技术准备。

三、挑战

尽管准备充分,但是 Libra 仍然面对不小的困难。

(一)监管的态度

由于 Libra 依然保留了假名性,不会将账户连接到用户的真实身份,因此在 KYC(了解你的客户)的监管规定方面会面临直接挑战。除此之外,Libra 这种颇具“中央银行”特征的愿景也会让很多监管机构感到“棘手”。

(二)Move 语言

以太坊当年的“软肋”就是来自于智能合约的编写,虽然 Libra 在此方面吸收了不少经验教训,但是 Move 语言仍然有可能成为 Libra 平台中比较容易出现漏洞的点。

(三)授权经销商挤兑

这点颇像传统金融机构。Libra 平台采用向授权经销商发售 Libra 的方式发币,也通过授权经销商赎回的方式销毁币。由于 Libra 的储备结构还是有些复杂的,因此,其存续过程中 Libra 与储备的实际价值之间还是会出现无法维持在 1:1 水平的波动,而其后,如果 Libra 生态中出现了一些金融玩法,导致实际产生了信用创造,那么,其有些复杂的兑换机制,可能会在特殊因素下,诱发授权经销商挤兑的现象,从而导致流动性“瞬间枯竭”。

无论各家褒贬如何,Libra 终究是坚决地走在了一条回归经典的路上,树立起了区块链历史上的第三座里程碑。它在世界范围内践行普惠金融的诺言,依然值得区块链行业深思。

笔者去年曾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门户——未央网上发表过《数字货币可能诱发的现金社会经济活动的模拟及思考》一文,文章虽然有些枯燥,但是阐述了数字货币如何将社会经济活动引导回现金社会,描述了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后可能诱发的现金社会模式和对存款这种“古老”的金融产品发生的影响。

以数字货币为基础的经济活动具有明显的现金社会特点。数字货币不同于目前的现金,是内生于网络的货币,不具有实物形态,是纯电子形态,因而,不具有当前现金与存款这种可以将实物与运用分离的特点。存款由现金派生,对存款的转账并不伴随现金的移动,“钱”和“账”是分离的,但是对数字货币而言,“钱”和“账”是一体的,“账”动即“钱”动,这一点在比特币的运行环境中表现非常明显。因此,应用数字货币的社会很可能就是现金社会,而该文提出的模拟循环也证明了这一体制是可能的。

这种行为改变很可能对商业银行的经营模式、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货币行为都发生不同程度的影响,比如货币乘数大为削弱会对货币供给政策产生影响。人们的货币使用行为也许较之电子银行尚未兴起时由银行体系支持的信用货币时代,会更接近以实物货币使用为主的古代社会。

而 Libra 的启用,很可能会推动这一过程。Libra 是百分之百存款准备金的,这实际上意味着,Libra 是法币的“抽水机”。使用者将法币提供给 Libra 特许经销商,而特许经销商再将其转移给 Libra 协会进行铸币操作,于是法币就被“封存”了,而 Libra 进入流通。当 Libra 发展进入良性循环,生态发展越来越好时,Libra 可以换取到的商品和服务日益增多,使用者将愈发不会将 Libra 兑换回法币,因为法币没有电子货币的灵活性、可编程性等诸多优点。所以,当 Libra“大行其道”时,越来越多的法币会被“冻结”。

但是按照笔者以前文章的逻辑,Libra 带给整个社会的不仅是货币形态的变化,而是货币使用行为的变化,整个社会趋向于流通 Libra 这种电子现金,而非作为现金记账符号的存款。但现金是没有乘数效应的,整个社会的流动性也会出现较大幅度的下降。如果简单按照 10% 的存款准备金率计算,那么,凡是被 Libra 冻结的法币,都可能会带来 9 倍左右的流动性减少,也即,10 亿美元的 Libra 储备增加,可能会带来 90 亿美元的流动性减少,这是一种很强大的“抽水效应”。

一个单纯的电子现金社会是不需要银行充当资金流通媒介的,“存款”的目的也将发生极大变化,存款者是将存款当成可获得超额收益的投资方式看待的,因为他不需要银行为他提供资金安全和资金流通服务,而银行也无法以现行存款的方式按照货币乘数不停的做信用创造“游戏”,因为银行放款出去也是放的电子现金,这就是电子货币的特殊性。

Libra 确实存在造成这种影响的可能,但是流动性的大幅度减少也许会被货币“稀缺”造成的货币购买力上升抵消一部分,不过,新的货币发行机制最终还是会被讨论。

虽然上述分析看起来言之尚早,但这也是监管机构必须面对的问题,因为,监管机构必须对金融稳定负责,而货币形态快速切换引起的问题必然是他们关注的重点。

尽管监管机构面对着非凡的挑战,但是数字化是世界性趋势,货币的完全数字化只是时间问题,稳定币依然是目前可以选择的最好的数字货币实验模式,希望 Libra 会提供给全世界更有益的数字货币体系运转经验。

作者简介:付晓岩,原国有大行资深业务架构师,负责业务架构设计、项目管理,热衷新技术探索与实践,具有丰富的银行业务经验和企业级项目业务架构设计经验,曾主导客户关系、金融市场、同业、资管、养老金等多个领域核心系统的业务架构设计。公众号:晓谈岩说。从 2017 年开始探索区块链技术及其应用,并发表《关于使用区块链技术建设行业级同业交易平台的探讨》、《数字货币可能诱发的现金社会经济活动的模拟与思考》、《联盟链战国:五大联盟链横向比对》等多篇文章。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www.infoq.cn,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