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科技产业未来如何发展,我们的看法已被Google定型了。其顶级员工看来,此种发展变化可以分为两类——缓增和陡涨,即小步前进和巨大飞跃。这样的共识尤其对大公司有利,因为它一方面要满足数十亿日常用户稳步提高服务的要求,另一方面又要让冒险的投资者看到公司的发展潜力。

然而,此种观点却忽视那些值得改善的技术领域。有些问题一直存在,但我们甚至都懒得做出改变,因为我们不再认为它们可以解决。我们接受这些问题,认为这是世界运行中不完美的部分,甚至我们想都没想过去缓解这些问题。当然很可能,我们一开始压根就没意识到这些问题的存在。

这些问题就是盲点,它们无处不在。

小修复可以解决的,就做测试直到应用的功能最优化。需要技术大突破的,就加大研发力度去突破新技术。但是,我们究竟怎样纠正这些盲点呢?事后看来,盲点问题显然存在,而且我们确实被坑了。但问题是,我们意识不到这些问题的存在。

找出盲点不仅有利可图,而且有助于重塑世界。最难的莫过于让他人信服这些盲点的真实性。1998年,当Google在斯坦福刚起步时,其创始人也很难说服建科技公司其搜索产品的用途。毕竟,当时已经有了比如AltaVista、Hotbot、Excite、Infoseek、Lycos等服务。正如两年前Google CEO Larry Page说道的,“我们开始做搜索时,每个人都说‘你们会败得很惨,外面已经有5家公司在做这块了’”。

也会听到一些公司几乎一样的退出声明——“我们已经尝试了”。但各个领域逐渐出现了Paypal、Facebook、Dropbox和Slack。他们都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当初进入市场的时候,技术已被投资者和研究人员垄断了。

“我当时感觉问题已经解决了”,Slack的设计师近期在Medium上写道,“作为Campfire的狂热用户,我们测试了这些年出现的很多山寨产品。市场的竞争很激烈,我们自己产品要脱颖而出确实不容易”。但后来Slackd的飞速发展我们也看到了。

说了这么多,你现在又是怎样看待盲点问题的呢?我们如何才能尽早发现需求并运用到将来呢?就算我们想默默等待未来的改革创新来解决这些问题,我们也应该列出这些盲点问题,那又从何列起呢?

商界有自己的办法,针对某个问题或产品,他们会组织一群人在玻璃实验室做专题研究。在这里,你可以做思维实验,尽量用全新、陌生的眼光看周围的世界,感觉自己“刚从火星来”一样。你随意选择软件的一方面来想盲点问题,站在为自己解决问题的角度,仔细审阅自己日常使用中的不便之处。

无论如何,暴露出你所看不到的东西很难,因为这些都是不可知的未知。你也许曾试图从朋友和学者那里寻找启发,但最后收效甚微。或许你当时没把问题说清楚,或许这本身就是个扑朔迷离的问题。

下面就是一些可能的盲点问题,它们看起来确实很难解决。

盲点一:身份确认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用信用卡支付了费用后,不多久,远在他地的某个人就想用你的信用卡账号疯狂购物。据统计,42%的美国人(2012年统计)都有信用卡诈骗经历,听起来真的像个笑话。当然,很多信用卡公司都会有适当的处理,但并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

办理新信用卡就意味着各种网站都通过账号向你收取服务费,这些服务是必需的,但是这进一步却意味着用户名和密码可能泄露。

这就是一个困扰互联网的问题:数字世界并没有一个良好的系统来识别我们的身份,或者是帮助他人识别确定我们的身份。由于没有人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我们便生活在一个充满了密码的世界里。邮箱地址是我们真正的名字,密码是一剂良药,但却治标不治本。ID和手机号码可以用于身份确认,更安全,不过也泄露更多的信息。

我们非常希望能有某个人站出来建立标准化的开源项目,从而解决这个问题。身份信息的垄断对公司至关重要(Facebook尚未做好),最近情况表明,很有可能是某个公司站出来,提出前所未有的构想,从而解决这个问题。

盲点二:标签超载

如果你用电脑工作,那很有可能你网页浏览器打开了很多标签。你也许认为这只是个人问题,比如如果你是记者,职业要求必须浏览各种网页、搜集信息、编辑他人的稿件。但现在看来,这是个很普遍的问题,是当今新闻驱动浏览模式下的产物。我们一次浏览多个网页,并把每个归类收藏好共以后阅读,而我们非常清楚,以后可能再也不会去看了。

这个问题催生了“稍后阅读”工具的兴起,比如Instapaper,以及一些阅读类应用,如Flipboard。它们跳过了浏览器标签,稍稍缓解问题,但多数情况下,我们还是会打开过多标签。所以,“稍后阅读”工具也没有解决这一问题。

手机就回避了这个问题,因为大部分的阅读可以在自带的app上完成。或许,标签超载的问题以后会得到改善吧。但很难说是什么时候。

盲点三:协同编辑

如果你想要与搭档协同撰写、修改或编辑文档,可定有很多方法,但无论怎样,你还是会觉得哪种方法都不是那么满意。有个很受虐的现实就是,Microsoft Word界面一成不变,文件样式陈旧,但却是众多机构和商务公司赖以生存的办公软件。Google Docs虽然近期有添加新功能,但却不能合并、分离文档,这很可能造成文件丢失。Medium界面很好看,但处理编辑长篇文件是个难题。

让人惊讶的是,至今没人创建出两人或多人进行相互讨论、修改稿件的界面环境。一方面,可以肯定,创新界精英们的目光还没转到媒体出版行业来;另一方面,不是仅仅只有职业作家才对强大的文档编辑软件有需求,其他行业也有需求。

盲点四:好使的打印机

假如你需要一台家用打印机,不是那种买回家没多久就报废的打印机,现在打印机市场分为两大类:大型昂贵的办公激光打印机和低劣的家用喷墨打印机。家用打印机就是靠后续卖墨水挣钱,但这种打印机跟纸糊的一样,一碰就坏。当然,你可以去买黑白家用激光打印机,但是这种只打印黑白照片,也是醉了。2015年应该有多花点钱就可以买到的好点的打印机,但还没有。

盲点五:任何超出了开发者的预计的事

公司权威的建议就是,通过自己周围来发现亟待解决的问题。首先,你发现自己周围的问题,如果你觉得你的问题同时是大家的问题,那么就可以将想法投入到市场里去。

好建议有很多,但人类的世界就是这样,我们已经习惯了依靠年轻的技术人才去解决问题,而他们解决的往往是那些电脑迷问题,而不是更普通的问题。在硅谷,有独立游戏项目的资金可以筹集,解决困扰其他人问题的想法从来不在考虑之列。

大型公司和非营利性组织更注重满足客户多元化的需求,但技术产业仍不重视残障人士或少数人问题的解决,认为都是可以“推到以后”来说的问题。而投资人和企业家则假定操作系统的供应商和标准规定机构能够解决好所有的问题。

这个盲点或许是最大的盲点,当然这些问题不局限于技术产业。

正如Google证明的,抹杀这些盲点可能比技术取得巨大飞跃带来的影响更大。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雷锋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