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人均80万出来之前,有另外一篇房地产从业人士发出的网文,统计出华为年薪百万者超过一万人。对这些说法,华为官方渠道没有进行回应。华为人的反应也很淡 定。不淡定的是围观者,好奇宝宝们纷纷向华为家属打听“哇,原来你老公工资那么高”。该地产行业人士,借华为的高收入作比,论证深圳高房价无下降可能性。 是吗?

更有极端例子,据说某家属参照此网上收入,给自家先生算了一笔账,然后怀疑老公隐藏了五百万当中的四百万。夫妻互相猜忌,两口子险些因此离婚。

我想除了华为的相关人事和财务部门,以及部门主管以外,外界没有谁有超能力或特权,能对华为人的收入说得详细分明。

不妨且让我从感性事例出发,看看华为的工资究竟高不高?

晚饭时,孩子说“妈妈,我怎么感觉我不是爸爸亲儿子,(我)好像是爸爸(的)干儿子,爸爸不是加班就是出差,不是出差就是加班,不是加班就是打电话,就是不陪我。”——这是我原文照贴的一位六岁小朋友给在华为工作的爸爸的抱怨。

有 个华为子女,赶上父亲某天不加班,便会喜滋滋拉着爸爸在小区里遛弯,像是在“遛爸爸”。用孩子他妈的话说“是要给小伙伴看看,我也有爸爸的”。孩子们的这 些抱怨和举动,既天真又让人心酸。谁不想下班时间能够陪伴家人孩子。关键是,华为的大部分员工,早上七点出门到晚上十点钟进家,遇上项目过点的时候,还得 在办公室打地铺熬通宵。下班后回到家孩子已经打起了呼噜,第二天一早出门,孩子或许还没起床。有人又要说了,谁让你们拿那么高工资?或者说,大不了就别干 呗。呵呵,说得轻松。职场和生活并不是简单的“是”或者“否”就能轻松选择的。

这 份所谓的高工资里,华为人舍弃了陪伴家人、陪伴孩子成长的时间。因为他们工作的忙碌,家中的另一半,华为家属们,不得不放弃自己原先的工作,回归家庭,照 顾子女。孩子的饮食起居,教育辅导,哪一样都离不开家长的陪伴与监督。三十来岁的C君夫妻两,有个一岁多的宝宝。从前把孩子丢给老人照看,隔代抚养的不良 隐忧随着孩子渐渐成长而凸显。两口子不得不做出选择。于是C太太放弃华为的工作,意味着这个家庭每年减少三十万元收入。从此C君一个人的收入要养活一家 人。虽然看上去他的收入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但换个角度,如果他能正常上下班,夫妻两合理分配照顾孩子和家庭的时间,妻子或许就能继续工作,任何一方都不 缺席于孩子的教育,妻子也能继续在职场上有所发展。

像这样放弃工作回归家庭的华为另一半,并不在少数。孩子的成长和教育都耽误不起,华为员工的高强度工作,逼着另一方不得不放弃职业收入和事业成就感。

华为家属有几个共同点,其中之一就是“强大”。这 强大既是心理上的,也是行为处事模式上的。家里很多事,比如买房装修、子女教育、陪伴、家庭琐事处理、人情往来等等都得靠家属自己去处理。另一半工作太 忙,根本无暇顾及,渐渐地,华为家属(通常指女人们)也就越来越像女汉子了。从怀孕到生产,丈夫陪伴去产检的次数屈指可数。我当年“享受”过两次,第一次 是指定亲属必须到场的“立体B超”。第二次就是生产。相比丈夫长期外派海外,从产检到分娩丈夫一直缺席的家属,我已经感到幸福了。毕竟孩子出世,老公第一 时间能够拥抱TA。看到网上传一女孩因为男朋友不在场拧不开矿泉水瓶盖儿发脾气大哭大闹,这种类似“公主病”的新闻。华为家属女汉子群体,很想给她开一剂 包治公主病的药。——找个华为老公嫁了吧。保证药到病除一剂见效。

华 为人的工资看上去很高。实际上,这收入背后不仅是他一个人的奉献,更是全家人的付出。客观上造成华为家属群体对华为的依存度高,会更关注有关华为的新闻, 华为的每一次露脸,家属们也会跟着傲娇一下。另一半工作的顺利与否,自然也牵动着家属们的神经。庞大的17万员工组成的华为人,家属人数自然也是不少的。 华为家属群体,渐渐成为某种社会学上的现象:家属们独当一面的能力超强,但是其自身创造的经济效益却不能量化,这是一组充满反讽意味的“强与弱”的对比。 家属们关心华为的业绩、以及每一步的发展;也熟悉另一半的工作、收入等情况。华为家属与华为公司,有某种程度上的同呼吸共命运之感。

经由网上文章的知识普及,很多人也知道华为的工资构成由三大块组成:基本工资、股票分红、奖金。这三块收入组成部分又都由个人所处的职级,具体从事的岗位,以及完成的项目绩效来决定。基本工资和配股数额,每个职级都有对应的上限。

假 设研发部门的A君,从事的是很苦逼的版本开发工作。A不善于跟领导套近乎,分配到手的是并不讨好的项目。A勤勤恳恳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完成,但由于项目 优先级不是很高,主管给A的工作绩效评定也不会高。员工考评为A以及B+的比例不超过总人数的15%。收入是跟考评密切相关的。做技术的研发人员,大部分 苦心专注于技术,不善于在领导面前邀功请赏。最后,辛苦加班工作,放弃正常的家庭生活,换来的也就是随大流的考评为B。B的考评比例大约为45—50%。 剩下的就是C或更低的D。C级考评带来的后果是几年内没有加薪、配股,有的还直接降级,假定某人原有十五万股票,降级后,对应的股票上限为九万股,那么多 出来的六万股票,公司将收回。如果考评为D,赶紧卷铺盖走人吧,别等着公司催了。每个级别都有对应的工资数额、股票配股数额的上限,因此,级别不调,收入 也无法上调。陷入罗生门隐喻一般但却是现实的残酷困境。

2013 年研究生毕业进入华为的D君,入职时起薪八千,扣完五险一金后到手7000元左右,除去房租,生活费,能剩下一半还算会过日子。六个月试用期转正后,工资 调整为一万元,比同时入职的本科生多500元。并且,在深圳本部与华为其他城市同时入职的薪酬是一致的。武汉的生活成本支出和深圳能比吗?显然不能。三年 过去,D君只涨过一次工资。因其级别仅仅是起点级别——13级,暂时不能享受配股,自然也就没有分红。奖金则要看他的考评、以及项目完成情况。总体下 来,D君每年的收入约二十余万。他说,这跟他在其他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同学的收入差不多,但后者加班却没有华为这么多。

以三年华为的工作收入, 想购买深圳华为基地附近四十平米的单间,约需200万左右。首付50万,月供接近万元。“暂时还没考虑买房……”D君说,脸上略微有些害羞的神情。

前文提到同为华为员工的太太辞职回归家庭的C君,最近换了大房,月供是令人咋舌的6万。“当然,他的月薪并不能负担这笔庞大的开支”。所以,C君欲出手旧房变现,减轻月供压力。

还 没说到天价的优质学位房呢。深圳福田、南山两区优质学位房,每平米均价已经突破10万。以面积100平米为例,总价接近1200万。首付500万,贷款 700万,二十年月供接近5万。华为人特别重视子女教育,明知道经济方面的压力是赶鸭子上架,为解决孩子上名校的问题,也不得不咬紧牙关下手买入。

在高企的房价面前,再高的收入都是浮云。

华 为在每年四月份开始发放上一年度的分红与年终奖。照理来说,地税部门应该喜滋滋迎接这一波不菲的税收。看着老公的辛苦钱,扣税之后少了一大部分,而作为公 务员的邻居却在嘲笑华为老公的加班,身为家属的我们,怎会不觉得这个社会很荒诞?某华为员工响应祖国号召,几年来,都自觉前往税务部门报个税。有一年因为 出差,错过了报税期,再去补报,却被冰冷告知罚款。法律规定了公民报税的权利和义务。而在现实中,华为员工上缴的大额税款,去向何处?花在何方?我知道追 问不出答案,但能否请办事的官老爷们,多少挤一点笑容,哪怕是——虚伪的笑容——也行。

上 一篇文章我说到华为海外漂流儿童的教育问题,其中就提到了国际学校的学费。东欧某国的英国国际学校,学费每年人民币10万元起,并随着年级上升而递增。假 设孩子上完小学六年,将近支出约70万人民币。如果在国内,起码公立小学是免学费的吧。这70万算一笔不小的开支了吧?

常 驻大英帝国的华为家属抱怨说,孩子幼儿园学费一个月1000欧。读者可以自行脑补一年下来折合人民币多少元?公司的住房补贴不够用,每月自己还要再添 500欧。在房东不涨价、公司不加补贴的情况下,每年房租额外支出6万人民币。简直不能细算。网络费用,头一年使用,赶上有优惠,约3000元人民币。到 了第二年,呵呵,翻倍成6000元(英帝国通讯公司的思维,我们不懂)。手机通话费,每分钟人民币2.9元,短信息人民币1.9元一条(怪不得国外垃圾短 信少,骚扰电话少,没准跟这个也有关系。)

南 美某国,50M网络费用每月近千元。开车上班的停车费每月约130元美金。这不刚过端午节吗,有家属自制粽子销售,每个粽子售价为美金2.75元,试问这 节气当口,吃还是不吃?想吃藕,没问题,8美金一节。排骨炖藕汤,还是算了吧。就连非发达地区,小小一颗大白菜也要人民币三十元呢。如此这般的小账目太 多,根本来不及细算,一细算,积少成多,想省也省不掉。看客们说了,海外常驻不是有补贴吗?华为把全球分为六类国家,英美德日这样的发达地区,家属哭诉 “公司给的补贴基本上只够吃饭,手脚大方的,还要自己再贴点儿才够生活”。我不负责真伪。欢迎大家对号入座进行对比也好去伪存真。

为 了多挣补贴,也有人选择去落后地区。当然,并非去落后地区的人都是冲着补贴去的。补贴看上去是不错。这些地方政局动荡,几天闹一次动乱,子弹什呼呼从身边 飞过。一有风吹草动就得往地下室搬。这种精神压力,也是难以用金钱来计算的吧。或者外派地基础设施落后,十天半个月停水停电,一停就十天半个月,最长的时 候,甚至达到小半年。不得不高价抢饮用水,洗澡做饭都很奢侈地用这些高价水。再不然就是蚊子和疟疾,驻非洲老员工谁没得过呀?有人还得过不止一次呢。这健 康的代价又该如何用金钱来衡量?

以上所列都算是高成本生活支出吧。

还 有做服务的,工作性质需要出差到处跑。从恋爱期到婚后有孩子,十来年的青春岁月就在来回各地的一张张车票上。女主苦笑曰“为中国铁路事业发展做贡献”。夫 妻聚少离多,丈夫项目在哪里,太太有空就会去投奔他。从家庭所在地武汉到项目所在地重庆,每半月往返一次,动车车票约1000元,全年为中国铁路贡献了一 万多元车票费用。这样的生活,他们已经维持了十余年,算下来,路费支出也有十万余元了。这是经济方面的付出,情感方面的付出与纠结,很多时候“一切不言 中,难为外人道”。每次的依依惜别徒增伤感,一转身就是想念。直到孩子出生,以孩子为重心后,妻子对丈夫的牵挂之情稍减。然而,女儿对爸爸的想念却徒增。 这笔感情方面的歉疚账,该如何换算成经济账?其实,根本无法换算。

网 上转来转去的文章,只讲高级别员工的收入,确实令人炫目。华为家属们将这种级别的家属称为“大嫂”。大家羡慕之余,也没有太多的嫉妒可言。因为,不同的产 品线,不同的岗位,不同的个人能力,或者是跟着不同的领导,完成不同的项目,都会让大家的收入有很大的差别。相比较而言,外派海外比较早的,个人比较拼 的,或者善于跟领导处理关系的,性格活跃的人,能拿到好项目的人,收入就会好一些。就算年薪百万以上者万余人,那也只占到17万员工中不到6%的比例。

从 2014年起,从前的虚拟受限股将会渐渐退出华为的激励模式,而以TUP(Time Unit Plan)——时间单位计划,即现金奖励型的递延分配计划取代之。与从前的股权相比,这种股权分配的好处是,员工不需要支付股票本金。2015年度华为虚 拟受限股票价值为6.81元,如果某员工获配一万股,按照从前的操作方式,员工必须自掏腰包68100元进行购买。次年享受分红。实行TUP之后,员工个 人不再购买股票本金,但授予期为五年。前四年拿分红,第五年分红加兑现增值部分,股权终止。网上疯传的TUP分配,第一年几分之几的,早就废除,请别继续 以讹传讹了。至于每年分红多少,则视上年度公司利润而定。分红最高的年份是2012年,每股2.98元。大家很是为此兴奋了一阵子。这几年回落至2元不 到。股价与分红的比例,值与不值,每人心中自有一笔账,但税是一定要交的。这不,今年四月份,某部门员工的年终奖和股票分红税收已经交到东莞地税了。

多年前,华为总部从南山搬到坂田,当年在南山华为旁边卖报卖碟的小摊小贩、蓝牌车司机(非法营运)跟随而来。或许有华为,他们更好谋生。有个段子说他们纷纷呼朋唤友来华为坂田基地赚钱。“华为钱多、人傻,速来!”不知道为什么,写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多年前的这个老段子。

华为工资高吗?众家属、众看客,您怎么看?

(作者系深圳作家,华为员工家属)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华为的工资高不高?家属有话说(完整未删版)》有1个想法

  1. 王星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敬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