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0 月 22 日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初秋的周五,阳光虽不在火热但更加弥足珍贵。马上就要迎来的周末恰逢 1024 这个特殊的节日,对我们这群“特殊”的人群心里难免还有些小期待。但此刻我心里却有些不安,因为我要在下午劝退一个程序员。

1024 程序员节是广大程序员的共同节日。1024 是 2 的十次方,二进制计数的基本计量单位之一。针对程序员经常周末加班与工作日熬夜的情况,部分互联网机构倡议每年的 10 月 24 日为 1024 程序员节,在这一天建议程序员拒绝加班。

程序员就像是一个个 1024,以最低调、踏实、核心的功能模块搭建起这个科技世界。

这不是我第一次劝退员工,但却是我最担心的一次,担心他接受不了现实。下面就叫他小 Z 吧。小 Z 是今年的应届生,在来公司之前在一家公司实习过,但是面试的时候表现并不好。考虑到疫情的影响,他们这届学生将近有一般的时间几乎不能参加正常的教学活动,难免有一些知识、技能缺失的情况,所以最后综合考虑,还是决定让他来试一试。于是有了 3 个月的使用期相处。

小 Z 来了之后,我们安排了一个经验丰富的组长帮带,当时我跟组长说就当这是一张白纸,不要报太高的期望,我们只要拿出耐心正确引导就好了。结果不出所料,小 Z 在第一个月的绩效考核中只拿到了 60 分,第二个月拿到了 70 分。按照我们的考核标准,80 分以下的就是不合格了。

当人事部发来转正问询邮件时,我分别和组长还是小 Z 聊了一次。组长反馈小 Z 做为应届生该犯的技术问题几乎都犯过了,这个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属于技术能力不足,所以不算大问题。在遇到问题时,小 Z 从来不向坐在旁边的组长请教,经常是一个问题困一天,导致工期延长,这个属于工作方法不当,也不算多么严重。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小 Z 身上缺少一股劲儿,这个说起来有点儿唯心主义了,我和组长的谈话暂告一个段落。我和小 Z 聊天后,发现了缺少的这股劲儿是什么。小 Z 住在离公司步行 5 分钟不到的小区里,每天在公司待 8 小时,然后带着电脑回家,平常在家就是追番,追番,追番。真正做到了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互不相干。

我一直认为,技术更多的是一种技能,学习技能就要多学、多看、多练,仅仅靠工作的 8 小时,很难有所成长。我深知人是不能被别人改变的,只能自己改变自己。所以在一些略显说教的大道理上,我和小 Z 也是点到为止,我想他做为一个成年人应该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结果却是我小看了惯性的威力。

一个月后,最后的谈话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开始,我对小 Z 说:如果人的一生必须犯错误,那么越早犯越好。在他最年轻的时候犯,恰是代价最小的时候,因为他一旦意识到了问题,还有很多时间来改变。小 Z 对我说,他现在下班会和室友去小区的球场打篮球,因为很多小孩儿总是缠着他们玩儿。最后的谈话在双方都松了口气的情况下结束。

那么,我为什么要记录这个事情呢?是嘲笑一个热爱生活的年轻人吗?不是,我想我是为了警醒自己: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毕竟能改变自己的只有自己。

本文文字及图片出自 InfoQ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我在程序员节前劝退了一个程序员》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