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春天的某个日子,我最终合上了我的MacBook Air。从此之后,我的主要的计算环境(至少是笔记本)是GNU/Linux。我开始逐步放弃那些苹果和微软强加给用户的那些个人电脑上的收费软件。

大约4年后的现在,我正在一台运行Linux*操作系统的笔记本上用LibreOffice Writer写着这篇文字,而不是基于Mac或者Windows系统上的Microsoft Word。看上去也都工作正常。

噢不,比这还要好,所有的方面我都感觉很棒!

我曾经向很多人建议向我那样,当然不是对所有人,主要是那些不怕问奇怪的问题,特别是会对21世纪的技术和交流的轨迹进行思考的人。总体上,这些人都比较在意软件使用的自由。

个人电脑的历史回到上世纪 70 年代。那个技术为重的时代,用户可以用各种方式去适配他们买到的东西。之后移动计算随着智能电话一起来临,然后平衡被打破了,厂商(特别是苹果)保留了更多的控制权。他们给我们更多的便利,我们呢,则是全体欢呼,“太棒了!”

几个月前苹果发布了 iPad Pro,这是一款带有键盘的大的平板电脑,CEO Tim Cook 称之为“明确定义了我们心目中个人计算的未来。” 对此我只能呵呵了。另外,在 iOS 的生态体系里,用户不得不通过 Apple store 去获取软件,开发者也不得不在 store 里发售他们的软件。也许这就是苹果定义的个人计算,但是并非我的定义。

同时,微软的 Windows 10(在 Windows 8 的基础上可用性得到极大的提升)越来越像是伪装成操作系统的间谍软件 (一个证据也许并不公平,但是还有不少)。确实,从老版本升级是“免费”的(名义上的免费),但是具那些研究过其内部机制的人介绍,它在获取用户的数据以及对用户的控制上也是非常自由的。

这不是商业上的双头垄断。谷歌的 Chrome 操作系统可以说是一个新加入的正在快步前进的竞争者:Chromebook 笔记本被各种各样的厂商售出。但它同时有许多限制之处,也需要用户感到完全舒适——我不是——如果身处一个依赖监视来支持自家广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的公司。

所以对于任何对保留自己在台式和笔记本电脑上的极为重要的独立性兴趣的人,Linux 看起来是最后的避难所。(在对其他设备的分类中,从超级计算机到服务器、手机,再到嵌入式系统,Linux 已然是动力之源。)我对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感到高兴。

在我解释我是怎样做的之前,认识我这一小转变的整体轮廓是重要的。再中心化是科技和通信领域的新常态,我在之前对这种趋势有过担心,那时我以一种更普适的方式讲述我是如何努力从苹果公司(已经实现)、微软公司(几乎实现)以及谷歌公司(仍很困难)的产品和服务中脱身出来。那时候我说,便利性不值得我们做出妥协。

正如我将在后面讨论的,我也想知道当计算越来越多的转移到移动设备上之时,在个人电脑上宣告独立性有多重要。不管你喜欢与否,苹果和谷歌公司已经利用 iOS 和安卓系统掌控了绝大部分移动设备。如上所述,苹果公司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控制狂。尽管谷歌分发了一个开源安卓版本,但该操作系统越来越多的重要构成成为一个高度专有软件集合的一部分,那个庞大的二进制集合仍旧在把用户和谷歌广告驱动的世界捆绑在一起。你能说这是移动端的双头垄断吗?

考虑到电信行业不断在增长的影响,再中心化看起来就尤为吓人了。电信行业之中武装到牙齿和指尖的战争,控制着你我付钱所能够购买到的通信服务,并不顾忌联邦通信委员会在 2015 年受人欢迎的赞成“网络中立”的裁定。康卡斯特公司(美国最大的有线系统公司)在他的势力范围内是真正的寡头垄断,尽管你可以在某些地方发现一些他的竞争对手。就如苏珊·克劳福德所详细解释过的,有线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在强加使用上限方面动作迅速,不做任何提升服务质量的努力,却千方百计地扩大他们的权力和利益。移动运营商用所谓的“零税率”服务直接无视网络中立,联邦通信委员会却不可理喻地称之为创新。

与此同时,因为用户常常更喜欢方便性和他们长期自由的隐形补贴,处于中心的玩家像 Facebook 正拥有着前所未有的垄断能力。像谷歌在搜索领域一样,他们收获着网络影响力所来带的不断扩大的好处,竞争对手们会发现那是不可完成的挑战或很难去挑战。

我们也不要忘了政府,他们是绝对厌恶权力分散的。集中式服务创造瓶颈点,使得执法、监视、监管和收税活动更为轻松。监控的政府喜欢数据收集的咽喉之地,这最终把把每个人的通信和自由置于危险之中。

咽喉之地也使得帮助扶持企业商业模式更为容易,这样的方式给政客们带来大量竞选资金。好莱坞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版权企业联盟对国会很大程度上的控制,导致了近乎荒谬和极强限制性的法律,就如我们目前的版权制度。

版权是我的朋友科利·多克托罗曾称之为“未来的国内战争,通用计算的战争”的运动的关键,这场时有公开的战争,防止买装备的人——你和我,单独地或在我们的学校、公司和其它组织中,真正拥有这些装备。版权法是控制狂的杠杆手段,因为它允许他们合法地阻止我们修改(他们会说篡改)他们卖的产品。

这种趋势并不全是坏事。过去几年中的“制造者”运动是控制狂欲的解药之一。许多制造者项目的关键组成部分:用户有明确权利修改和复制代码的免费(自由)和开源软件项目同样是解药之一。

这正是 Linux 的用武之地。即使我们更多地在移动设备做事,数以亿计的我们仍旧要在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上做很多工作。Linux 和其他社区创建的软件可能只是部分解决方案,但他们肯定是有用的。与放弃相比,从某个地方开始,工作其上岂不是更好。

自打 Linux 第一次成为一个真正的操作系统以来的这些年里,我已经安装过它好几次了。但我总是又回到了 Windows 或 Mac 的环境下,这取决于我当时主系统是什么。为什么呢?Linux 有太多不够精致的地方,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Linux 环境下没有能够满足我需要的应用程序。而且在我日常使用中还会出现诸多问题来消磨掉我有限的耐心。

我的 Ubuntu 桌面

但是它已经变得越来越完善了,在 2012 年,我觉得是时候使用它了。我向我哥们儿 Cory 请教了他用了哪个 Linux 版本。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因为 Linux 涵盖了诸多不同的发行版。开发人员会获取核心代码,然后根据各种需求和计算方式来创建不同的版本。虽然所有版本都使用了一些必要的自由软件做为基本组件,但有一些会添加比如像 Flash 这样的专有代码,来使一些特定的用户在使用中更加方便。而硬件也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因为由于硬件的兼容性问题,不是所有计算机都能够很好的支持 Linux 系统。

Cory 跟我说他使用的是 Ubuntu,运行在一台联想 ThinkPad 笔记本上。然而我已卖掉过几台 ThinkPad 了,这是因为硬件的耐久度和制造商的实体服务都不是很令我满意,更不要提升级内部硬件的能力了。由于我倾向于购买较新的型号,有时我还会碰到联想对最新硬件支持的问题。我升级了我目前的型号,一台 T450s,无论任何升级方式,比如将机械硬盘替换为更快的 SSD,或者增加更多的 RAM 内存,我都可以适应这台设备。

我也对 Ubuntu 有一些了解,其是由一家名为 Canonical 的公司创建的,它的负责人是一个叫做 Mark Shuttleworth 的前软件企业家,我也已经知道他一段时间了。大家都知道 Ubuntu 对 ThinkPad 笔记本的支持能力非常优秀,特别是对旧的型号。我已经在四台不同的 ThinkPad 上运行过 Ubuntu 了。我也很喜欢 Ubuntu,因为 Canonical 对事情应该如何工作有其独到的见解。

所以你可能想要尝试不同的 Linux 发行版,因为可以尝试各种风格。有太多发行版可以讨论了,这是 Linux 生态环境最好也是最坏的特征之一。当然,新用户应该尽量尝试一种比较流行的发行版,它们会被更彻底的测试,而且将会在创建它的社区和(或)公司那里得到更好的支持。

Linux
Mint 桌面

其中之一是 Linux Mint 操作系统。它基于 Ubuntu 操作系统(Ubuntu 基于 Debian,Linux 的一个更核心版本)的。Mint 震撼了我和其他许多人,对使用专有系统并想要最简化的合理迁移的人来说,它也许是最好的 Linux 系统。我有时忍不住要切换下系统,但仍坚持再用 Ubuntu,除非 Canonical 公司把它完全搞砸,那不是我所期望的。

在大转移之前,我问了很多人的意见,关于如何最好地把我的电脑工作从专有程序迁移至开源程序上。一些建议最终被证明是很有益的帮助:我放弃了苹果邮件,在我的 Mac 上安装 Mozilla 公司的 Thunderbird 邮件客户端,并在一个月左右完全习惯了它的不同也许不是特不同的方式来处理我的邮件。(不,我不使用 Gmail,仅把它作为备用帐户。)我还安装 LibreOffice,作为微软 Microsoft Office 的半克隆产品,虽古怪但也足以满足大多数情况下的使用

像大多数使用个人电脑的人一样,我的时间大部分都花在了少数几款软件上:网页浏览器、邮箱、文字处理软件。Linux 上浏览器的我装了 Firefox 和 Chromium(谷歌 Chrome 浏览器的开源变体)。如上面提到的,Thunderbird 很适合处理邮件,LibreOffice 在文字处理上也够用。

但是我在一些用途种仍然需要运行 Windows。特别是,我在我的大学用的网络课件不能在 Linux 下的任何浏览器中工作。所以我在“虚拟机”中安装了 Windows,这是一种可以在 Linux 内部运行 Windows 及其程序的方式。(当在一些极少数的情况下我需要在本机运行时,我还将 Windows 装在了一个单独的内部固态硬盘中,与其相比装在虚拟机中性能会降低。)

如今我已经几乎从来不需要 Windows 了。LibreOffice 有了更大的改良。对于基于云编辑的 Google Docs 来说(咳咳;我说过离开 Google 是很难的)是很难被超越的,但 LibreOffice 正在取得进展。我的大学使用的在线课程软件现在已经支持 Linux 下的浏览器了。还有一个我偶尔需要在 WIndows 中运行的程序就是 Camtasia 了,用于“screencasting” — 屏幕录像,包括音频。个别的 Linux screencasting 程序只有一些简单的功能。在曾经的一段时间里,我不得不在 LibreOffice 演示软件中阅读 Microsoft PowerPoint 幻灯片。

奇怪的是,早期过渡时最困难的是调整键盘习惯:忘记 Apple 的风格并重新学习 Windows 组合键,在大多数情况下,与 Linux 通用。过了几个月之后这一切就变得自然了。

我最喜欢的一件关于Linux的事情就是,频繁的软件更新。尽管我倾向于使用Ubuntu所谓的Long Time Support(LTS Versions),但Ubuntu和其他很多版本的Linux都会经常提供更新。当有安全缺陷被发现时,它们总能快速的更新。几乎没有哪周没有任何操作系统或者附带软件的安全更新,这比苹果更新的频率高得多。

关于Linux我最不喜欢的一点则是,对于新用户而言,当他们偶尔需要做某些事情时,往往会觉得不知道怎么下手。没人应该打开一个命令行窗口,然后输入”sudo apt-get update” 或者其他命令。没人应该面对磁盘分区剩余空间过少,而导致无法进行系统更新,需要对于新手来说并不熟悉的。没有人愿意,在更新之后,发现自己的一部分硬件停止工作了,比如我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直到我在在线论坛上找到一个修复之前,我的触摸板无法正常工作(是的,这同样也发生在Windows平台,但制造商往往更加努力的去确保他们的硬件能够与微软的软件工作。Apple也同样有着外部硬件问题,但它的软硬件一体化则使它保持着非常大的优势)

当发生问题时,可以从已经在各地诞生的免费和开源软件社区那里获得极为强大的帮助。由于我倾向于采用一些比较冷门的东西,我会经常寻求帮助。而且我总能得到答案。当你问了一个论坛中的一些超级权威人士觉得微不足道的问题时,他们会傲慢的甚至是粗鲁的来嘲讽你,不过更可能的是,一个问题可以得到回答,并获得更多的研究。乐于助人和偶尔的放纵也是 Windows、Mac 和移动生态系统的一部分 — 铁杆的果粉可以惊人的辱骂非忠实用户 — 但是正在为共同利益而努力的开源社区中的人会有一种特殊的精神。

如果你有兴趣尝试 Linux 桌面,它或许对你当前的计算机来说足够容易。Ubuntu 和一些其他 Linux 发行版允许你创建一个拥有完整的操作系统和很多应用程序的 DVD 或 USB 驱动器,以及从外置磁盘到一个测试驱动模式的引导。这是当你的硬件发生问题时查明原因的一个很好的方式。如果你没有使用一台新电脑时这有可能发生。事实上,Linux 最好的特点之一就是它在旧电脑上很适用。

Linux 安装难题的一个解决方案是购买预装操作系统的电脑,并获取与硬件适配的的定期更新。我一直在琢磨不同公司的模型/型号问题,例如戴尔、System76 和 ZaReason 公司等。我刚刚参观了一家名为 Pruism 的公司,这家公司出售的笔记本电脑不带任何专有硬件和软件,或几乎是这种程度吧;他们的 Librem13 模型是非常、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Pruism 已经把 Linux 改造得适配自己的用户友好型硬件,我期待着去尝试它。

我经常出差,工作过程中更喜欢在世界范围有服务站的硬件公司,如果我的机器坏掉了,他们会派遣技术人员到我家、办公室或酒店,这需要很多钱。如果我放弃了联想(它最近的一些行为让我感到不安),我可能会先去看看戴尔的 Linux 机器。

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几乎怎么考虑花费问题。在桌面操作系统上,我不需要那样做了,因为微软和苹果都有效地降低了他们操作系统的可见价格,几近为零。当然,你仍需在购买电脑的时候为之付账,但甚至于主要的升级已经变成免费的了,相对之前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但在微软情况中,“免费”似乎意味着带有侵犯性的数据收集,这并不是一件小事。

应用软件就另当别论了。开源软件不仅免费,还能帮你做很多事情。尽管微软 Office 的学生和家庭套装版本我们可以买得起,但和 LibreOffice 相比,它的价格还是太贵,更不用提很多人用的是学校或者公司为他们提供的版本。

那么重点来了。我为软件付费,就是因为我想最大限度的得到保障,其一,服务随叫随到,其二,有了钱开发人员就会乐此不疲地去改进和完善它。拿我来说,我就非常乐意购买 Camtasia 和 Scrivener 的 Linux 版本,因为它们有很好的技术支持,Scrivener 还有一个 Linux 社区支持版本。同时我还会捐助一些项目,不管这些项目是由一个团队还是完全由开源社区开发的,因为他们写的软件我每天都在使用。虽然 Ubuntu 是一个靠提供各种服务来赚钱的公司(在开源软件世界里,这是流行和成熟的做法),但我仍乐意捐钱给它。LibreOffice 今非昔比了,很多人为它捐助,别的项目也一样。

当在播放 DVD 时,Linux(至少是官方的 Linux)就变成了“二等公民”。为了播放你买的唱片,你得安装一些软件,一些娱乐集团认为这些软件是非法的。使用 Netflix 和亚马逊公司提供的视频流服务也很麻烦,虽然使用某些浏览器就会好很多。

这一调整带来这么多麻烦,值得吗?我说值得。凡是能增强或保持我们按自己意愿使用技术的能力的方式,都是值得尝试的,这些方式正与集权群体所想要的相反,如果更多的人不去尝试,我们只得相信控制狂会获得最终的胜利。

几乎可以肯定, Linux 成为一个非常受欢迎的台式/笔记本电脑操作系统已经来不及了,至少在发达世界是这样。但对于足够多的人去使用它并不是太晚,我们能够保证使用它的人能获得一定程度的计算自由。

在允许那些人掌控所有的个人计算方面,我们能够在移动生态系统上做点什么,更成问题。通过各个活力十足的社区的人们的努力,Android 的第三方版本涌现,如 XDA 开发者社区成员们,他们想要更多的自由。在开源世界中,Ubuntu 是许多致力于移动操作系统的成员之一;它花多年时间来打造可以跨设备的操作系统。但苹果和谷歌的手机霸主地位让人生畏的。

我尝试了尽可能多的移动选项,希望能找到理由证明其在日常使用中是足够胜任了,尽管不会像温室里的那些大花朵们过得那样方便舒适。 (现在我所使用的手机之一运行的就是一个叫做 Cyanogenmod 的OS。) 我很快就会告诉你这是如何进行的。

与此同时请记得:我们是有得选的  —  我们能够做出推进技术自由边界的决定。我最近的选择就让我可以尽可能的摆脱那些怪胎的变态控制。我希望你也能提供一些同样这样做的想法。这取决于我们如何选择,我们有何所得以及有何所失。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oschina,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改用 Linux 之后 ,那酸爽超出了我的想象》有1个想法

  1. xuebaofeng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