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下 6 亿债务,3 年左右还完,能做到么?

  罗永浩即将做到。

  日前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前锤子科技 CEO,现交个朋友直播间带货主播罗永浩称自己的还款进程远超预期,预计到今年年底可以还清 6 亿债务。

  对此消息,交个朋友直播间方面也表示罗永浩正在努力工作,争取于今年年底前还完所有债务。

  作为一位自带流量的人物,老罗即将还清债务的消息一出也引发了热议。

  因为这 6 亿余元的债务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更不用说在短期内全部偿还。那么,老罗是如何做到加速还清债务的呢?今天小刚就和大家一起探讨一下。

  老罗的前半生:从理想主义坠入现实

  在探讨老罗是如何成功地在 3 年左右的时间里还清 6 亿元债务之前,我们不妨先了解一下老罗那颇具传奇意味的“前半生”。

  罗永浩,1972 年生人,高二辍学。曾摆过地摊、卖过羊肉、做过买卖,很多不同的工作老罗都有尝试过,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且能赚到钱的工作。此时,罗永浩 27 岁。

  蛰伏五年:三次试讲进入新东方

  在即将进入 30 岁但对人生还是十分迷茫的时候,有个朋友推荐罗永浩去新东方当英语老师。

  就这样,在“百万年薪”的诱惑下,老罗给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写了一封万字求职信。这封信让老罗成功地迈入新东方的大门,也让他得以暂时找到了一些人生方向。

  不过,单凭一封信还不足以让罗永浩成为众多新东方老师中的一员,随后罗永浩还将面临新东方的面试,也就是让老师上台给学生讲课,让学生决定这个老师是否应被录用。

  不过在这个环节罗永浩显然表现欠佳,前两次面试由于过度紧张令俞敏洪十分失望。

  但在老罗的坚持下,俞敏洪给了他第三次机会。得益于之后老罗较为优异的表现,他顺利成为新东方的一名英语老师。

  在新东方授课的那段时光,老罗在课堂上经常会和学生们讲一些搞笑段子,他的课堂气氛非常活跃,让本应该枯燥乏味的学习变得有趣起来。

  学生们享受学习,对于这个诙谐幽默有点东西的老师自然也是十分喜欢的,以至于有学生还将老罗说过的话录音并上传到网上,比如“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这些话也成为了后来的“老罗语录”,同时也为罗永浩后来成为所谓的“初代网红”奠定基础。

  至于工资嘛,当然也没有外界传言的年薪百万,但是凭借独特的授课风格和在学生间较高的“知名度”,老罗拿到的年薪也并不低。

  每年五、六十万元的税前收入,放到现在这个收入水平也着实不低。

  不过老罗并不满足于现状,于 2006 年递交辞呈离开了新东方。

  至此,罗永浩的“5 年新东方英语老师”阶段结束。收获了一定的资金,攒到了一定的人气,老罗有所动作了。

  小试牛刀:建牛博网,办过培训

  离开新东方德罗永浩自然也没闲着,同样在 2006 年,罗永浩借助当时的互联网热潮,与好友黄斌共同创立了博客网站牛博网。

  这个颇为理想主义的“网络乌托邦”不仅承诺绝不删帖,同时还有韩寒、方舟子、薛兆丰、柴静等作家、精英人群的入驻,名人效应+网红加持让牛博网短时间内即获得过百万的流量,也让其成为当时众多知识分子的聚集地。

  好景不长,牛博网仅存在两年时间就被迫关闭。虽然作为老板的罗永浩亏了些钱,但同时他也获得了一些钱买不来的东西——其他圈层的人脉、更为高涨的影响力和人气。

  2008 年,老罗在朋友的帮助下再度入局英语培训,共同创立了罗永浩至圣嘉德培训学校。

  同样也是因为理想主义,让老罗的这家英语培训学校相较于其他培训都很不一样:从独具特色的推广手段到颇具“老罗范儿”的授课方式再到给学生&老师们实打实的“内容”,老罗英语培训走出了自己的路。

  不过在 2008 年金融风暴的席卷之下,这家英语培训机构同样也没能做长:长期亏损再加上后期老罗更专注于做“其他事情”导致老罗英语培训最终在 2015 年倒闭,其办公区也已被转让给其他机构。

  虽然流量&课程变现没能行得通,不过这个阶段老罗还发生了很多进一步提升个人知名度的事情,最关键的当属 2011 年:这一年老罗拍了电影,贡献了一波经典表情包。

  同时他还在西门子大楼门口怒砸西门子冰箱,事后还把残骸带走了。后者这波“伤害性很高,侮辱性也很大”的操作令一众网友圈粉这位彪悍的男子,让老罗真正的名声大噪。

  理想的高潮与沉寂:创办锤子手机

  同样也是关键的 2011 年,老罗有了做手机的想法。在获得 500 万元融资后,老罗于 2012 年 5 月创办了锤子科技。

  之后,锤子科技又于 2013 年获得 7000 万元投资,同年锤子科技发布了 SmartisanOS 第一版。

  2014 年正式完成 1.8 亿元的B轮融资,估值超 10 亿元。有钱了自然可以做更多的事情,这一年锤子科技正式发布了 Smartisan T1,也即锤子手机 T1。

  这部凝聚了老罗及众多研究人员心血的产品也成为了集话题度、设计美学于一身的锤子科技经典机型。

  凭借独特的系统,加上不妥协的手机外观,锤子手机 T1 获得了第 62 届 iF 国际设计奖金奖。

  这也是自 iF 设计奖成立以来,中国大陆的智能手机产品首次获得 iF 国际设计奖金奖。但是,也正是由于老罗的理想主义和偏执,让锤子手机 T1 的量产、品控、供应链管理等方面都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研发周期过长、相关领域人才积累不足、生产供货遇难题,再加上非常理想化的定价,让锤子手机 T1 的销量并不理想。

  在 2015 年的坚果手机和 Smartisan OS 2.0 发布会上,老罗公布了锤子手机 T1 的销量——255626 台。

  即便是后期相关问题已经得到解决,锤子手机也愈发完善并推出了坚果手机,但是仍然难掩销量惨淡的事实。

  因为智能手机的蓝海已经逐渐变成了红海,而锤子手机仍没能站住脚跟,无论是华为三星还是 OPPOvivo 都已在各个价格区间拥有完备的产品系列,定价更合理且体验也更为完善,对锤子手机构成了十分强大的压力。

  再说到老罗的营销,其利用个人影响力为产品站台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是很容易搞成“叫好不叫座”:发布会很多人去,但是实际买锤子手机的用户却很少。

  这个问题也延续到了之后锤子科技推出的很多款产品中,以至于人们普遍认为,买锤子手机普遍都“讲究个情怀”。

  同时老罗本身的高话题度也意味着:有人捧自然也有人黑,对于锤子科技、锤子手机的影响显然也很大。

  诸多问题终于在 2018 年下寻集中爆发:裁员、倒闭等负面信息不断传出。

  最后,在 2019 年的坚果手机发布会现场,新石实验室总裁吴德周宣布,除罗永浩外,原锤子科技的软硬件核心团队都加入了字节跳动。

  同时他表示,罗永浩已经离开了坚果手机团队。至此,“老罗锤子”也变成了“字节锤子”。

  同样也是在 2019 年,罗永浩的锤子科技已负债 6 个亿的消息在互联网上大肆传播,而后老罗也被江苏丹阳法院下发限制消费令。

  同时,老罗也发布了一封名为《一个“老赖”CEO 的自白》的自白信,更多人也开始关注老罗该如何偿还剩余的债务。

  罗永浩在文章中透露,自 2018 年下半年出现经营危机以来,锤子科技最多时欠了约 6 亿债务。

  为了挽救公司,他签下了个人无限责任担保的 1 个多亿,在过去 10 个月里已经还掉了 3 个多亿的公司债务。同时他表示会继续努力还债,哪怕是卖艺。

  从老罗的前半生来看,自离开新东方开始,理想主义、偏执就一直贯穿着他的整个创业之路,也成为了他身上的标签。

  虽然创业项目大多以失败告终且最后还背上了巨额债务,但罗永浩是愈挫愈勇并也开始逐渐转变,这些都为他后来的经历奠定了基础。

  后半场:借助直播还清债务并“翻身”?

  前文提到,到 2019 年老罗所背负的债务还剩 3 亿余元,对老罗来说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该考虑如何加速赚钱并为之后做打算。于是,老罗选择了很火爆的直播带货。

  2020 年 4 月 1 日,老罗正式在抖音直播间开始了直播首秀。虽然出现了一些小“翻车”但是无伤大雅,而且初次直播的成绩十分亮眼。

  有数据显示,老罗抖音直播首秀刚一开播就拿下了抖音小时榜第一名,3 小时直播就已达成了超 1.1 亿元的总支付交易额,更有超过 4800 万的累计观看人数,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

  第一次直播效果不错,但是也暴露出很多问题。好在老罗及时进行优化,在 2020 年 4 月 10 日的第二次直播中可以明显感受到老罗在直播过程中专业了很多,但此次的在线观看人数骤降 80%,总销售额仅为 3580 多万。

  不过,随着老罗在直播带货方面愈发得心应手,对整个流畅的把控更为到位,其直播成绩和产品销售额也逐渐高涨。

  根据交个朋友官方公布的罗永浩 2020 带货成绩单显示,罗永浩开播当月 GMV(24 小时实际支付)即达到 2.1 亿元,而接下来的 3 个月 GMV 数据则持续下滑,低至 0.6 亿元;

  不过从 2020 年 8 月起 GMV 则持续飙升至 3.5 亿元,后期基本维持了这个数值;11 月份 GMV 则上涨至 5.2 亿元,观看量也逐渐保持稳定。

  最后,根据蝉妈妈数据显示,罗永浩 2020 年总共卖出 1349.14 万件商品,销售额高达 20.5 亿,进一步奠定其直播带货一哥的地位。

  有了如此强大的直播带货能力,还清剩下的债务对老罗而言并不难。因而也就有了文章开头的言论:预计到今年年底还清所有债务。至于将通过哪些途径还清,其实老罗在接受访谈时候已经给出了答案:直播+其他方式。

  抓住了直播带货的风口

  在面对如何偿还剩余债务时,老罗放下了身段、十分现实地选择了最火爆的,同样也是来钱更快的直播带货。

  带货主播若想获得超高 GMV,除了本身技能过硬之外自然离不开用户对主播的信任,即有人认识你。

  有流量、有曝光度、有话题度的人,自然会更吸引观众点进直播间购买商品,同时也会吸引更多厂商与主播合作。

  这些点,拥有堪称传奇创业经历,自诩为“初代网红”的罗永浩基本上都占上了。而这些关键点,也正是老罗的前半生中历经创业失利背上债务后所收获的东西。

  再有,罗永浩也的确愿意通过直播带货赚钱还债:为了强调产品带货效果,老罗直接现场刮掉自己留了很久的胡子;

  为了直播效果,230 斤的他在直播卖跑步机时还气喘吁吁地在产品上演示效果;随着直播事业的不断成熟,老罗参与直播的次数也在不断上升。

  这些虽然都是一名职业主播应该做到的,但是从侧面也可以看出,老罗完全接受了自己带货主播的身份而没有受制于面子、身份等虚无缥缈的东西。为了加速还债,老罗更愿意走进现实。

  除了罗永浩之外,从众多明星、网红纷纷加入直播带货的行业中不难看出,直播电商的确很挣钱。

  根据 QuestMobile 统计,直播用户的支付率为 55.6%,高于非直播用户 49.7% 的支付率。同时随着直播带货变现逻辑愈发成熟,整个营收方式也愈发多样化。

  对于主播而言,“来钱”的途径已经不仅局限于打赏,更有商家佣金等其他商业变现手段。同时随着直播电商的持续发展,未来势必会催生出更多的“来钱”途径。

  同时,借助老罗直播所获得的成绩,交个朋友直播也逐渐将这种经验复制到其他人身上。

  不仅让老罗直播时的助手独立开播,而且还签约了包括李诞、戚薇等明星,创造出属于自己的“明星主播阵容”,朝着规模化方向发展。

  由此可见,抓住了直播风口的老罗不光有望能借助直播带货的东风还清剩余债务,其未来更是有着无限可能。

  直播以外:代言、脱口秀也“来钱”

  除了加速还债外,通过 1 年多的直播带货也让老罗的人气、知名度等都得到进一步扩大,其身上的娱乐特质也被逐渐发掘出来。

  除了直播带货外,老罗还通过代言游戏、参加脱口秀节目、参与做其他公司等方式赚得更多钱。

  而这些途径比光靠直播售卖低价产品同样来钱更快。同时在这个过程中老罗不光能够赚到钱,其知名度和影响力同样也会越来越高,有了流量就有了更多可能。

  总的来看,在欠下 6 亿元债务后老罗也清醒了许多,也现实了很多。从去年的直播数据来看,老罗选择进军直播带货无疑是正确的选择,虽然其并没有完全依靠直播带货偿还债务但不可否认这部分收入是其还债资金的重要组成部分。

  因而,借助较高的知名度和流量,老罗在年底完全还清债务,靠直播带货“翻身”也只是时间问题。

  搞锤子不如搞直播

  回顾老罗的整个创业过程不难看出,相比于老罗投入大量精力和财力搞出的锤子科技,最终让老罗真正意义上赚到钱的还是选择进军直播带货这次“违背理想主义”的决定。

  不过从理想主义的角度来看,自己创办的锤子手机相信在老罗心里仍然占据很高的地位。

  正如人民日报曾发布的一篇文章所说的那样,每一个努力创业的人,都值得被尊重。

  也许罗永浩在言语、行为等某些方面不尽如人意,但是冲他背下这份本可以避开的巨额债务,这个人就值得人们的尊重与学习。也希望老罗能够在年底顺利还清债务,老罗 yyds!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wkee.net,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