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国外一些学者正在发起一项运动,呼吁有关部门颁布禁令,限制性爱机器人的研发。你也知道,以在此领域深耕多年的岛国为代表,如今市场上不少性爱玩具的科技含量非常之高,除了虚拟现实,一些厂商热烈期盼将人工智能引入到产品里。不过该运动领导人严肃地表示:将机器人技术用到这方面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真正需求并非在此。

但事实上,对于任何深谙人类科技进步与“色情”关系的人,都会觉得以上判断天真得可怕。要知道,《Her》里的人工智能萨曼莎连实体都没有,不还是被那个宅男给睡了……

嗯,我们有必要先回顾一下色情与科技进步的关系,之后可以推测,人类或许将迎来一个宅男可期的未来。

  历史:无往不利

无需赘言,作为人类最古老的行当之一,“性”乃永恒之刚需——在反抗基因暴政这件事上,诸多方面人类做得不错,但性事上可直接认输。这也导致一个颇值得玩味的现象:从古希腊人在市集广场上展示淫猥的雕像和画作开始,古往今来,当新的媒介载体问世,与“性”相关的内容基本可以用“勇做排头兵”来形容,总能寻得一个方式将其利用,跻身为新媒介和新技术的急先锋,且都用不了太久。在性事上,人类永远处于“等不及”状态,急于尝试新的体验。工业文明以来,从惹眼的街机,到昏暗的影院,再到相对私密的电视机,最后到自由度更高的电脑,色情基本都是第一批内容提供者。到了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是人性延伸这一事实也让“性”成为无往不利的卖点,且在某种程度上推进着互联网本身的发展——色情网站可谓间接催生了包括视频聊天,数据安全,社区建设和运营在内惠及于民的新产品。

上世纪90年代,在一篇论文中,一位名为彼得·约翰逊的律师写道:贯穿整个新媒体的历史——从口耳相传到活字印刷术、摄影、平装书、录影带、有线电视与付费电视、互联网、CD-ROM光盘与激光影碟,色情业一直在为科技指引方向。

美国科技专栏作家尼克·比尔顿在《翻转世界》中举了一些不同时代的鲜活例子,譬如:

1,“一旦印刷机登台亮相,《圣经》就成为通俗读物,但它必须面对某些更诱人产品的竞争。意大利作家阿雷提诺的《十六姿势》是一系列描绘性爱姿势的版画;16世纪拉伯雷的《巨人传》则收集了一些在当时广为流传于欧洲的描写性接触的故事,他炫耀自己这些露骨描写性爱的书两个月的销售量就超过了《圣经》数年累计的成绩。”

2,“20世纪70年代,一场长期的科技战争结束了。Beta录像系统由索尼开发,其竞争对手VHS录像系统则由杰伟世公司(JVC)研发。大约10年的时间内,消费者卡在这两个彼此不相容的科技竞争之间。最后,虽Beta品质更优,但VHS却赢得了战争,Beta从此销声匿迹。Beta失败其中一个因素可追溯到索尼公司对于成人内容所持的立场,以及它在录影带使用条件上所执行的严格抵制色情的政策。这项政策阻止任何成人影片公司以Beta格式使用或销售色情内容,成人电影制片商没有选择,只能用VHS。”——因人们对色情的旺盛需求,直接促成行业标准的产生。

3,“互联网草创时期——当时的互联网是科学论文、留言板和色情内容的国度。率先出现在网上的色情图像大多由网络使用者从杂志上扫描下来,随着网络读者逐渐增多,越来越多与性相关的内容出现在网上。90年代中期,在许多主流网站仍在试图弄明白如何利用网络赚钱时,许多色情网站已赚进了数百万美元。”——事实上,一直作为带路党的色情网站,还是第一批成功通过网络订阅收费,并在信用卡付款上使用电脑加密的网站。此外,它还在流媒体播放和普及宽带上(图片和视频还是高清的好,对吧?)颇有建树。

  未来:宅男可期

人类对“性体验”的欲求无限,完全可以让你对未来的“体验消费”充满想象,毕竟需求摆在那里——2012年,谷歌旗下广告服务商Doubleclick数据显示,独立访问量前500名的网站中,有数十个是色情网站,其数据传送量可能占整个互联网30%。你也许有所不知:每1秒钟都有3万个美国人在搜索引擎上输入“sex”这个词,至少有5000万人做过这件事,而色情网站用户停留时间为15-20分,是普通网站的三倍。早在2001年,《纽约时报》记者法兰克·里奇调查后就发现:色情行业是最具韧性的行业之一,当经济兴旺时,它随着兴旺,当经济衰退时,它加倍兴旺。

  遵循着“科技改变生活前,先改变性生活”的历史逻辑,未来色情产业将如何调动你的神经,丰富你的用户体验?

先从命运坎坷的谷歌眼镜谈起。这个发明基本刚出来时就被色情业瞄上了:从穿戴者的直观视角拍摄色情片。嗯,进行活塞运动时,“你看到的,就是我看到的”确实还蛮香艳的……色情网站“粉红视觉”老板维瓦斯从技术角度分析:“谷歌眼镜可以带来一种独特的观影效果,真正把手解放出来,这能极大减少注意力的分散,不那么煞风景。”

不过相比单纯追求视角的变化,真正令色情产品更上一层楼的还是虚拟现实技术。一些VR设备公司早已致力于性爱模拟器的研发,也有不少成人游戏可以与Oculus Rift兼容,就像人们对真实性爱永远保持微笑一样,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厂商对虚拟性爱敞开怀抱。

可以想象,下一代色情产品一定是超个性化的,只满足你个人的偏好。你知道,作为人类感官体验的重要领域,在性体验上男人多少有个隐秘幻想,过去叫“老子也想当皇上”,搁现在就叫“去中心化”。

那么接下来呢?知名技术乐观派雷库兹韦尔曾预测:二十年内,人类将详细了解大脑所有区域的活动过程和模式。若预测有幸成真,那再下一步,纳米机器人将有可能与大脑神经元自由交互,彻底构建出一个完美的虚拟现实体验——那可比如今的头盔自如多了。这也意味着,只要给大脑输入信号,人类就可以完全活在虚拟世界,让个人拥有上帝一般的存在感(我听过关于费米悖论最荒诞的猜想,就是当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外星人们终日醉心于虚拟体验——或者说电子毒品,懒得征服太空……),到那时,你或许将置身于喜欢的虚拟场景,进行各种奇妙的性体验——具体你自己想去吧。

另外,未来得益于VR技术的,或许还有交友软件。

可以想见,在未来,社交方式将大面积专向虚拟。而一旦陌生人可以在虚拟世界中见面,是否又多了一种更加高效、安全、省去开房费、避免事后纠缠的约炮手段(尽管短期内,“人机交互体验”肯定不如“人人交互体验”来得爽,长期就不一定了)?别忘了,当新的沟通技术出现,人们总会本能地想到“性”。远点儿的例子是电话——直至今日,付费色情电话服务仍存于世界各地。近点儿的例子是社交软件:现在如日中天的微信一开始也被贴上“约炮”标签……

所以,关于科技与色情,我个人认为,与其欲说还休,不如顺势而为。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新浪科技,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