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下半年,一则“海思可能无法按需交货”的消息悄然在华南市场蔓延,但并未引起广泛关注,部分消息灵通的安防厂家、渠道商等有意加紧备货。

此时距离海思被制裁的新闻刚过去一个多月,没有人预料到这意味着“缺芯潮”的开始。

由于海思在制裁禁令之前下足了订单,其尾单足以支撑起相当一段时间的市场需求,加上海思的主要客户,如海大宇等头部企业受的影响并不大,以至于造成一种海思仍能持续供货的假象。

直到2020年8月,在经历新一轮制裁之后,海思连尾单都已消耗殆尽,只能消耗库存来少量供应大客户,而多数中小客户则收到了停止供货的消息。

这时市场才明白缺芯的意义。震惊之余,一场囤积居奇式的哄抢与炒作,在安防圈掀开序幕。

虚假市场

安防缺芯,这一点谁都知道。

但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场缺芯潮,因信息不对称而被刻意「放大」了。

早在缺芯潮刚开始泛滥的时候,掘金志就曾指出这个放大效应:

一家缺货10K找10家问,市场便以为有100K的需求,市场有30K的货,无形之中就多出来70K的缺口 。

当恐慌情绪持续蔓延,市场参与者(尤其是中小厂商)由于无法获取足够的信息,都担心自身成为该事件的受害者,其行为就会变得非常不理性。犹如惊弓之鸟,任何风吹草动都极易引混乱。

以海思中低端价位的芯片为例,从20年8月第一波实质性意义的缺芯危机开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其Hi3519A、Hi3516D、Hi3516C等先后涨了近4~5倍,其高端芯片Hi3559A更是从500元涨到超3000元。

但平心而论,这种飞涨的情况非常罕见,某芯片企业员工甚至直呼:“钱大都被渠道商赚了。”

在他看来,海思停止供货之后,市场上仍然有芯片可用,一部分是海思的库存,另一部分则来自于其他芯片厂商。即便后者的产品在当时与前者相比存在差距,但在中低端芯片领域,也绝非到了不能用的境地。

“当时最恐慌的是那批没有plan B的中小企业,因为海思之后的货主要供给海大宇等大客户,这些大客户受影响较小,并且也早有准备。另外一些企业,此前就与富瀚微、君正等有合作,芯片供应也不受影响。”

该员工告诉掘金志,第一波缺芯实际上是这些没有B计划企业的「悲剧」,以及掌握市场信息及供应渠道的渠道商的「喜剧」。

一边是被放大的需求,另一边则是被压缩的市场供给,那些没有议价权也没有进货渠道的企业,只能捏着鼻子接受来自市场的一次又一次涨价;渠道商则趁此机会赚得盆满钵满。

实际上,在中低端价位的IPC芯片领域,即便当时海思断供,市场的其他玩家也能撑起局面。

“问题在于海思市占率太高,突然腾出来的市场空白,第二梯队的企业很难短时间内实现承接,因为扩大产能和产品线需要时间。”

然而就在这个空窗期,发生了市场疯抢芯片的「闹剧」,仿佛海思断供之后,安防行业再无“芯”可用。但事实是,富瀚微、北京君正、星宸、晶辰、国科微、瑞芯微、安凯等企业先后调整产品线,代工厂开足马力搞生产,以争夺市场份额。

就在这场「闹剧」如火如荼进行时,疫情在世界范围内的加剧,也将芯片行业逼入寒冬。晶圆短缺引发了全行业的缺芯潮,不论是安防、汽车,还是消费电子,都面临着“一芯难求”的窘境。

晶圆短缺之后,代工厂纷纷上调价格,芯片厂商议价空间很小,因而不得不提高供货价格,进而传导至安防大厂,海大宇等企业的部分产品先后提价。

对于芯片厂商而言,虽然对代工厂没什么议价权,但在与需求方的博弈中,还是能占据一定的优势。同时,大厂往往是订单的可靠保证,在海思受制裁与疫情的双重影响下,安防大厂和芯片厂商之间的关系也更趋于稳定,各大厂几乎都有着「专属供应商」,比如海康与富瀚微。

这种“1+1”甚至“1+N”的组合模式,实际上影响着今后的安防芯片格局。

格局重塑

市场从不缺少参与者, 也不只有海思一个玩家。

如果把现阶段的海思当作是摇摇欲坠的周王室,那么富瀚微、星宸、君正等企业则是势大力广的诸侯国:谁都想取代海思,但谁都不敢说自己是下一个霸主。

然而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在安防芯片领域,海思的昨日荣光基本很难再现。

某安防企业高管王伟告诉掘金志,2019年(包括)以前,海思是绝对的王者,市场格局可以用“一超多元”来形容。受制裁以后,2020年,其市场份额下降至30%左右;21年持续下探,“现在可能已经不足5%。”

该说法并非空穴来风,光大证券的研究显示,2020年IPC芯片领域,虽然海思仍然保持了大约30%的份额,但星宸、富瀚微、北京君正、国科微四家企业合计占据了近60%的市场。

2021年,迫于无人代工的窘境,海思的市场份额进一步下跌,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王伟认为,2019年之前,海思凭借着出色的技术和价格,依托产品建立了自己的生态圈,属于独一档的存在,其余几家公司只能望其项背。

制裁发生后,市场先是恐慌了一段时间,接着就是炒作芯片。但对于多数安防厂商来说,他们并不喜欢炒作,这样徒然增加产品成本,产品价格也跟着涨,而客户从来都是用脚投票,炒作芯片最终肥的是那些囤积居奇的代理商、渠道商。

因此,许多安防厂商不得不退而求其次:海思太贵用不上,就用第二梯队作为替代。

这便给了以星宸、富瀚微、北京君正为代表的原「预备队」的转正机会。

星宸的反应很快,在“缺芯潮”大规模来临之前,(2019年10月)便一口气发布了三款中低端价位的IPC芯片(SSC339G、SSC338G、SSC336Q);北京君正紧随其后,在19年的安博会上发布了现今最卖座的T31系列。这些芯片都直接对标海思Hi3516AV300等产品系列。

21年的业绩涨幅,表明这些预备队已然成功转正:富瀚微净利润预增264.98%- 344.82%,国科微净利润预增252.83% – 323.40%,北京君正净利润预增1003.94%-1244.82% ······

王伟表示,现在的格局基本如下:富瀚微、SigmaStar(星宸科技)、君正等属于第一梯队,市占率大概在60-70%左右,剩下的就是联咏、安凯、国科微、以及一批初创公司。

可以说,海思让出来的IPC市场份额,原来的二线部队已经实现有效承接。

海思不可能重现荣光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市场已被有效承接的情况下,海思原有的生态随之告破,即便未来海思可能卷土重来,但要攻破多家企业的护城河,恢复原有地位,也很难实现。这和海思时代,其他企业默默无闻是一个道理。

“国内企业也不希望海思一家独大,而星宸、君正等企业借势发展,也会形成自己的竞争力。”

一名从业者表示,芯片市场有一个很大的特征:产品验证周期长,很难在短时间内切换到另一家供应商,供需双方也需要时间来建立信任桥梁。这也是第一波缺芯潮如此剧烈的原因之一。

“生态原本是海思的优势,但在长期无法供货的情况下,厂商也不得不转向其他芯片企业,如果要再换回来,成本会很高,厂商们也不一定愿意了。”

除了在中低端产品上蚕食海思丢掉的市场外,各大企业也先后进军高端芯片。

富瀚微在21年2月以3.3亿元收购眸芯科技32.43%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而眸芯科技的主要产品为智能视频监控系统后端设备(DVR、NVR等)主处理器SoC芯片;北京君正也于2020年下半年推出了T40,直接对标海思中高端。一名接近君正的从业人员透露,君正专业后端芯片A1已经发布量产,将于今年上市。

这意味着,海思时代处于弱势地位的芯片企业,如今正一步一步完善产品线,逐渐建立起属于自己的「朋友圈」,形成护城河。

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高端芯片仍然以海思的3559最卖座,前述AI芯片员工表示,“现在一颗3559的价格维持在2000元以上,暂时还没有别的产品能与之竞争”。在他看来,现在国内几家企业大有崛起之势,但任何一家都无法形成海思那样的绝对优势。

王伟也持类似的观点:国内芯片格局已经完全改变,新的格局正在形成,现在靠前的企业,如星宸、富瀚微、君正、国科微等,都不具备统一江湖的实力。

“但未来必然有三家会占据上风,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脱颖而出

谁会成为下一个海思?

不少人将这个问题理解为,在竞争市场上,目前的这几家企业,谁最可能接海思的棒,开启类似于海思时代的局面。

但实际上,市场并不需要、也无法再造另一个海思,而是一个均衡的、具备充分竞争力的格局。这样不论对安防大厂,还是中小企业,亦或是芯片厂商本身,都有益处。

在王伟看来,目前安防芯片企业有十数家,但只有挤进TOP3,才能在未来市场上拥有话语权。

但要入围TOP3,并不容易,首当其中要判断形势以作部署。

就如同海思抓住了安防数字化、网络化变革机遇,推出了支持H.264的视频编解码芯片Hi3510,成为海康大华的御用芯片;接着又与时俱进推出AI只能芯片,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成为安防芯片领域的 No.1。

现在的安防行业正在发生新的变化:

  • 大消费类与传统安防界限模糊,并且前者向后者渗透

以前的安防主要面对渠道,需要专业的项目型产品,但现在很多场景,如商超、店铺、小区等,消费类产品已经能够满足需求,并且凭借价格、体积等优势,逐步向传统安防渗透。

  • 封闭AI逐渐淡出市场,开放AI成为主流

“AI+安防”产生的化学反应能量巨大,未来的AI一定是开放的,不具备平台开发能力的AI,将被市场逐渐抛弃。

  • 产品品类大串联

IPC芯片、AI算法、NVR以及低功耗摄像机之间,将形成整体串联的方案。

这三大变化,意味着芯片企业不单要考虑产品线,还要加大对AI的投入,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提供涵盖各品类、低中高端的产品。

王伟认为,安防芯片企业要做大做强,除了有灵敏的市场嗅觉与战略部署之外,芯片本身属于技术+资金密集型产业,不存在投机情况,企业要有长期持续投入人才和资金的定力。

“核心技术要有充分的积累,而这并非一朝一夕就能达到。”

结语

缺芯潮何时能迎来拐点?

带着这个问题,掘金志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

某AI公司芯片研发:疫情、国际局势变化等不确定性因素太多,情况尚不明朗;

某安防厂商市场:缺芯情况已得到缓解,行业“去海思化”明显;

某渠道商业务:前端芯片价格保持两位数增长,后端总体增长,但增幅不大;

某芯片企业管理:从晶圆产能来看,预计在2023年以后。

可以看出,安防缺芯的情况得到一定程度缓解,但仍然会持续到未来几年。

海思之后,市场并未沉寂,而是愈发活跃:国内主流安防芯片企业、AI芯片企业都在加大研发投入,志在成为行业TOP3。

这场拉力赛,必将在AI安防行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