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0:对不起,我没有你们想看的代码

没有个人项目,不逛 GitHub,没有参与开源,讨厌 Hackthon。这样的程序员多吗?

我心里很清楚,我在那家公司的面试一定会以失败告终。他们想要看我以前写过的代码,他们知道我不能把现在或过去公司的代码给他们看,但没关系,我应该可以从我无数个个人项目当中挑出一个给他们。

但实际上,我没有个人项目。我很少在 Github 上出现,没有参与开源项目,也没有向那些热门又性感的代码库发起PR。我不会用 Haskell 瞎写东西,而且我讨厌黑客马拉松

我跟面试官说我没有可以展示的个人项目,他们可能心里想:我不是最好的,我不是一个有激情的开发者,我没有花足够的时间在技术上,我只是把开发当成了“一份工作”而已。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事实。我不是最好的。我也遇到过一些大牛,我发现我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可以做一个类比,以长跑为例,我总能跑在前 5-10%,但我和那些精英之间的差距相当于我和后面 1%的人之间的差距。我是一个充满激情的跑步者,我每周都要跑上 50 多英里。我不断推着自己走向卓越,在自己设定的时间和生活平衡的范围内,我表现得很出色。要成为精英,就要牺牲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正是我不愿意牺牲的。

有那么一小群人,他们的代码功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代码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种神圣的使命。如果说代码是一种艺术,那么他们就是艺术家。在这些人看来,这个世界上有成千上万个技术牛人,他们已经可以打败另外 90% 的人。但是,他们不是“最好的”。

当公司说他们需要“有热情的开发者”(言下之意,可以在闲暇时间写代码),或者想要“最好的人才”时,我就开始感到紧张。通过这种方式来组建团队其实是急功近利、目光短浅的,他们其实想要的是工作机器,而不是人。

我已经在简历上写明我所热衷的事情。我在奥斯汀推出的艺术项目,宠物狗业务,跑步,绘画,写作。公司是否尊重这些东西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如果他们尊重我,那么他们也会尊重其他人,这就说明了这家公司的文化是怎样的。

世界正在逐步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湾区、西雅图、纽约,这些可能是创业公司或大型企业集团扎堆的地方,但他们却把潜在的候选人严格限制在一小部分可以居住在这些城市的人身上。我有四个孩子,我和妻子一起独立经营宠物狗业务,我还是本地艺术社区的成员。我不可能一直居住在上述的这些城市。尽管一些公司意识到我的这种情况不是特殊案例——Facebook、谷歌、亚马逊,他们都开始在奥斯汀有所动作,因为他们已经“榨干”了其他地方的人才——但仍然有很多公司坚信“最好的人才”就是为代码而生的。而那些“最好的人才”之所以被你的公司所吸引,是因为你的办公室里有打盹的地方,每周只工作 80 小时,并配备了乒乓球桌。“最好的人才”希望每周五都能喝得酩酊大醉,而且永远不要有晚上或周末的工作计划。

我没有拿到奥斯汀市中心那家公司的 offer,我没有个人项目可以展示。每周四晚上我都会去一家生活绘画工作室,与其他艺术家一起,花三个小时勾勒各种各样的绘画造型。平常用完晚餐,我会和妻子和孩子共度时光,或者坐下来为我的第五部小说敲上 2000 字。周末我会去徒步旅行。我在艺术的海洋中遨游。我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开发者,因为我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但我没有你们想看的代码。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www.infoq.cn,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