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本文作者霍炬,原文刊发在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歪理邪说(wxieshuo)”上。

如需要仔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你需要读完界面刊发的《隐形战友》以及霍炬的《到底谁才是真正的隐形战友—开源软件和OpenSSL的真实故事》;如只需了解这篇文章的出发点,你需要先阅读罗永浩的《“即使你把你最好的都给了这个世界,可能还是远远不够… 无论如何,你还是要把你最好的给这个世界”》一文。

我完全没料到,退隐了两个月的罗永浩先生急了。原因是他认为我是他的老冤家,这次又黑了他。

这件事非常奇怪,在他产能跟不上,最脆弱的时候,我没黑过他。在他跳票做不出来东西的时候,我没黑过他。在他将近一年之前捐款给OpenSSL的时候,我也没黑他。看起来我这个老冤家做的很不称职,在上述几个四处都有人在黑他,媒体都在攻击他的时候,我竟然错过了。这挺不合逻辑的吧?不过没关系,罗永浩先生和他的拥护者,一向是逻辑特别好的群体。他们轻松解决了这个问题,原因是,我智力太低了,以至于没法抓住那些好机会。我这个笨蛋眼巴巴等了两年,终于在现在,用批评《界面》的形式来攻击他。这个逻辑太完备了,以至于罗永浩先生的拥护者们一片叫好,庆祝老罗又回来了。我没法解释我为什么智力低成这样。不过我还是试着从这个老冤家是怎么来的开始说吧。

这些年来,无论我写任何东西,都会有罗永浩先生的拥护者留言,说这个人和罗永浩有仇,这事让我挺困扰的。前天我还跟一个朋友解释了半天,我自觉跟罗永浩没什么仇,而且因为某件小事,我一直挺感谢他的。直到昨天看了罗永浩的文章,才明白原来罗永浩确实一直认为我跟他有仇。

如果我理解没错的话,他们指的是2011年6月,我在自己blog上写的一篇文章(《 microblogging和微博信息架构产品差距和影响》),文章对比了国外和国内微博产品的区别,和我对产品的看法。在此之前,我和罗永浩在Twitter上确实有过一些争论。但这篇文章完全没提及罗永浩的地方,确切的说这篇比较长的文章一直是在谈产品,没有涉及任何个人。按正常人的感觉,这种级别的争论,就是观点不同,不至于变成仇恨。就算是罗永浩当年真觉得受了伤害,这已经过了四年多了,当时讨论时的Twitter创始团队都套现了股份离开了,能把这点事记仇记到今天,绝非常人能做到的。何况,因为讨论一个产品产生了不同意见,竟然能受到伤害,这也挺奇怪的,彪悍的人生去哪了?

罗永浩看来一直觉得那篇文章是针对他的,可惜这不是实际情况,这种想法既高估了我,也高估了他自己。

高估了我,是因为如果有人能跟罗永浩用140个字争论几条,扭头就能写出来这么一篇文章(还饱受好评),那这个人一定是天才,我自认没这么厉害。写那篇文章,是我经过了挺长一段时间的研究和体验才有的成果,无论你觉得我水平高低,争论几句是写不出来的。不然罗永浩也不用做手机了,每天等着各种写不出来文章、报告、论文的人来找他争论好了,罗永浩一到,灵感自然来,不知道能缓解多少人的痛苦,比做手机对世界的改变大多了。

高估了他自己,是因为我真正猛烈批评过的公司,只有百度一家。罗永浩觉得我为他专门写了那篇文章,不好意思,我没这么闲。当然,除了这种指着我鼻子骂,让我不得不回应的情况,我还希望将来有机会写关于罗永浩的公司的文章,那可能要等很多年,等到他如自己所宣称的,收购苹果公司之后吧,暂时我还看不到这种可能性。

如果在Twitter上这么几条争论,就能算上冤家,我实在有点替罗永浩担心,他的冤家实在太多了。黄章土、雷军笨、乔布斯的愚蠢和固执、最没有原则的俞敏洪、不靠谱的文青设计师+不及格的产品经理Jonathan Ive 、弱智而苦难的王佩和菜头…(以上均为罗永浩原话)这些评价都比我和他的争论严重多了,全算老冤家也不为过。更何况还有“支那人不好好学习,光跳脚骂娘是没有用的”这种直接覆盖了全体中国人的地图炮…(买了锤子手机交了情怀费不知道算不算支那人?) 在“罗永浩的冤家”这片天空中充斥了名人和成功企业家,我,一个普通程序员,有幸被列入,是件非常荣幸的事。

不管我怎么看或者旁人怎么看,反正罗永浩是认定了我跟他有仇了。去年12月,罗永浩在那次告别演出中说,自此隐藏在幕后,招聘了专业公关,交出了个人微博密码。这才两个多月,又把密码拿回来了,我真有面子。如果我跟王自如那样质疑了锤子质量问题,让罗永浩觉得企业岌岌可危,不得不出来保护自己,也可以理解。但是,我最近写了两篇提及他名字的文章,都是在批评媒体现象,文章中没有批评过罗永浩本人或他的公司。至于为什么会提及罗永浩,去年整年,罗永浩动不动就弄出来个大新闻,占了科技新闻头条,比汪峰不知道高多少倍。这样的公共人物,提一下不过分吧?雷军马云李彦宏马化腾佩奇布林我也都没少提啊。最近一篇惹祸的关于OpenSSL的,完全是批评界面的文章硬伤太多,顺便普及一些开源社区的情况和历史。之后界面跟我倒是聊的不错,矛盾冲突双方没事了,并非冲突中任何一方的罗永浩反而急了。罗永浩对跟他有关联的东西都极力维护,不是个坏事,但心理脆弱到跟锤子手机一样,落地即碎,就太不彪悍了。

我想,罗永浩所谓的交出个人微博密码,大概是把密码交给某个人,需要登录的时候叫那个人过来输入一次的意思吧。既然罗永浩对于“冤家”的看法跟普通人这么不一样,对于隐藏幕后之类的事情标准不同也很正常。锤子从完灭苹果三星,变成东半球最好用的手机,又变成第二好用的,后来成了2000元以上国产手机销量第二的…这一路变来变去,也是一个路数,大家以后也不用太诧异了。

罗永浩从幕后回到台前,专门写文章对付我,没问题。但是,通篇的傻、智力问题、流氓、妓女,是不是语言能力有点过于贫困了?别误会,我没有语言洁癖,但如果好好说话能说清楚的事,写这么多形容词,用这么多脏话干嘛呢?事实本身难道还不够有力吗?先把我定义成一个智力有问题,而且还是自己不能意识到自己智力有问题的人,再进行攻击,请问:在新浪微博拥有一千多万粉丝的名人大V罗永浩老师,发誓没两个月就食言,出来跟一个智力有问题的、毫无影响力的普通人辩论,你罗永浩的智力正常吗?

好吧,我们下面来说说文章的具体内容。

虽然罗永浩的文章里面充满了脏话、滥用的形容词、大段引用的名人名言、各种不恰当的比喻,如果仔细看看,还能能提炼出来个把观点的,虽然错误仍然挺多的的,虽然这些观点只需认真,不带情绪读读我原来的文章,都能找到答案。考虑到罗老师刷微博太多,长点的文章读不下去,我就勉强再重复回答一次吧。

1 、罗永浩认为界面的文章是新闻报道,而界面自己的定义是“非虚构写作”(见界面官方微博)。这两种文体之间最大差异是,新闻报道必须完全真实,非虚构写作类似中国的报告文学,可以有虚构成分。界面自己都承认是非虚构写作,罗永浩也就别硬挺着非说是新闻报道了。

2 、开源和OpenSSL。这一部分罗永浩严肃推荐了破破的桥的文章。破破的桥原文列出了7条回应,几乎每一条都有错,有兴趣的可以看我以前写的回应(《回应破破的桥<针对OpenSSL捐助的讨论>》)。这里只说最大的乌龙,供大家一笑,破破的桥说Red Hat公司是“只做少量技术工作的经销商”。实际上Red Hat对开源运动贡献长达20多年,贡献代码遍布了几乎所有重要开源项目(具体列表见我回应原文中的参考资料),是开源运动中最大的贡献者之一。这是一个对开源产品有起码了解的人都不会犯的错。破破的桥写作题材相当广泛,政治历史生物计算机科幻小说宗教信仰无所不包,凭印象查查维基百科写一篇,我也不好挑剔太多。可是罗永浩老师以不在乎输赢,就是认真出名,特别认真严肃的推荐错这么多的一篇文章,一方面说明了他真是一点也不懂,另外一方面说明,罗老师不仅在乎输赢,还在乎立场。至于认真嘛,逗你玩玩。罗老师的拥护者们也写了不少奇怪的回应试图挑我的毛病,他们一般以“我用百度查了一下…”开头,我虽然是个只有一万订阅小人物,也觉得回应他们实在是太欺负人,就不一一回应了,还请见谅。

3、 关于OpenSSL。我已经转述过很多来自开源社区和计算机科学家的看法了,不再重述。虽然有各种问题,我也并没说不要捐款给他们,更没有说过罗永浩捐款给OpenSSL有错。那是他自己的钱,自己的公司,怎么用都不关我的事。我表达的意思挺清楚,捐款是个理性的事,不应该随便鼓动别人去捐款。每个人应该自己充分全面了解要捐助的对象,是不是自己真正喜欢的。用一个最近挺流行的例子吧,比如一个热爱动物的人,捐了大笔钱给某动物权利保护组织,结果发现这个组织竟然偷别人家正常养的猫狗回来做安乐死,这个捐款人会不会很伤心?所以,希望大家捐助之前充分了解要捐助的对象,不要一冲动就做决定,这是一个很平和中立的建议,不带褒贬意见。不知道如何触动了罗永浩那颗自称彪悍,实则脆弱的玻璃心。

顺便提供一个小技巧,如果你在招聘工程师,可以问他觉得觉得OpenSSL代码写的怎么样,如果对方回答说写的很好,要么此人是远远超过Google一流工程师的世外高人,要么,还是赶紧让他去罗老师那应聘吧。

4、 关于谁是隐私的捍卫者。我原文解释的也挺清楚,把一个软件拔高到隐私捍卫者的角度,过于夸张,也没什么意义,真正能捍卫人类隐私的,是法律和制度,而不是一种可以被替换的技术。一直推荐《美国种族简史》的罗老师,应该不会不认同法律和制度捍卫人类隐私这个观点,只不过为了出一口气,对错都不重要了。

5 、我所提及媒体的责任,是说媒体要基于事实,不应该任意拔高报道对象。对于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更要谨慎,不应该凭想象报道。罗永浩对此不同意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就是在没什么了解的基础上凭想象作出的判断。在这里,我可以顺便提醒一下,罗永浩说OpenSSL是全球使用最多的网络安全开源软件,这应该已经是错的了。去年6月份,Google全面放弃OpenSSL,转用自家的BoringSSL(也是开源的),Chrome浏览器的切换已经完成,考虑Chrome超大的市场占有率和Google自家的无数台在线的服务器,BoringSSL事实上已经变成全球使用最多的加密软件,OpenSSL现在运气好一点也许还能排个第二。罗永浩做为个人对这些事情随便说说无所谓,但做为媒体,我希望还是能有起码的严肃性和准确性。相信无论是界面还是任何一家其他媒体,或者是普通读者,也不会认为我这个要求过分。

何况,我说界面的文章,可能是软文,也可能是能力不足,这是一个选择题,两种可能性都存在,并没说死一定是软文。界面回应说不是软文,是实习生文章,应该算能力不足,我可以认同这个说法。罗永浩眼睛里面只看到了软文两个字就被刺痛了。恐怕在罗永浩眼中,只要存在对他不利的可能性,就不会有其他可能了。

罗永浩继续捐款给OpenSSL,我毫无意见,号召他的拥护者一起捐款,我也乐见。坚持这件事,他们应该不会成为最大的慈善行为,毕竟有盖茨基金之类的巨头在前面,但是非常有可能超越陈光标,成为中国企业捐款史上第一大笑话,罗老师的英语学校和手机都没能拿到自己曾经宣称的第一,拿到这个第一冲冲喜也是挺好的。

整篇文章看下来,实在没看出来罗永浩一直宣称的情怀、彪悍、认真,希望他这几个词并不只是卖手机的宣传口号,而是真正落在实处,做手机的时候,不要像写这篇文章一样不认真。“即使你把你最好的都给了这个世界,可能还是远远不够“,无论从他给我的回应,或者锤子手机本身,目前他的任何成品,距离“最好的”还有挺大距离,毕竟之前是那么认真的准备收购苹果三星的公司嘛,罗永浩不用提什么最好不最好,这个判断太主观,你只要实现自己吹的牛逼,就已经相当好了。

最后一个小建议,希望罗老师以后还是别引用特蕾莎修女了,因我而起的这件事,导致她老人家的诗躺在罗老师那一堆污言秽语里面,我挺愧疚的。何况中学作文之后应该很少见这么引用名言的了,自己要多没底气才得靠名人背书啊?这让那些拿着《老罗语录》的粉丝们情何以堪。

希望这场闹剧可以就此告一段落。如果想认真的看看文章,对互联网、IT、开源和技术方面话题有兴趣的朋友,欢迎订阅我的微信公共帐号,请搜索 wxieshuo 或扫文末的二维码。除非这种极端情况,我的帐号不会推送这种口水文章,我还是写的挺认真的。也非常欢迎罗永浩的认真拥护者们一起来阅读和讨论。这也就是个观点不同的事,挺常见的,没必要弄的跟杀妻害子的血海深仇,记上四年多还念念不忘。罗永浩老师是奇人,他能在仇恨的海洋中保持美好和情怀,普通人是很难难做到的,还是让我们多笑笑,读读文章,聊聊天吧。

对了,最后一个小小的期待,请罗永浩先生以后引用我的文章的时候,给出原始来源链接,即我的微信帐号,而不要用别人转载的。罗老师这么尊重版权的人,想必不会拒绝这个要求的。非常感谢。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