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大佬从谷歌离职:在Go语言项目上停滞不前,要去更小的企业寻求变革

编译|核子可乐、燕珊

当地时间 7 月 18 日,谷歌 Go 语言项目负责人 Steve Francia 宣布辞去职务。Steve Francia 在圈内名气很高,他既曾是知名开源项目 Docker 和 MongoDB 的核心负责人,另外还是 spf13-vim、Hugo、Cobra、Viper 等开源项目的作者。

Steve Francia 在 2016 年 9 月宣布加入 Go 团队,至今已有 6 年,这次决定离职是因为感到自己在 Go 项目上“停滞不前”,已经很久没有学习,所以接下来他要把精力放在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领域,并选择加盟美国对冲基金投资公司 Two Sigma。Two Sigma 以使用包括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分布式计算等多种科技方法管理投资策略著称。

从 TIOBE Index 对 Go 语言的使用情况统计来看,Go 语言近几年的发展是比较稳定的。

在 Francia 加入团队的时候, Go 语言仍是个小众语言,经过这几年的发展,目前已经能跻身主流企业级语言的阵营。根据 StackOverflow 2022 年度开发者调查,不管是最受欢迎语言还是高薪语言排行榜中,Go 均名列前十。

Francia 擅长运营开源项目,在加入 Go 团队之前,他先后在 MongoDB 和 Docker 工作。期间,MongoDB 从一个默默无闻的 30 人创业公司成长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数据库之一。离开 MongoDB 后, Francia 又留意到 Docker,于是便加入进来并负责其战略和运营,帮助指导 Docker 参与到 OCI(容器运行时标准)和 CNCF (云原生计算基金会)生态。

离开 Go 之后,Francia 仍会在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领域探索开源合作机会。Francia 强调,他对 Go 团队过去 6 年来取得的种种成就感到自豪,也对 Go 语言的未来深表期待。如果想要进一步了解 Francia 离开的原因、接下来要做什么、在谷歌的时光里他最怀念什么,不妨来看看他的自述,以下内容摘自 Francia 所写的博文:

Go:我这十年的热情所系

十年之前,我第一次接触 Go,并立刻爱上了这种简单而优雅的语言。Go 让我再次找回了当初学习编程时的热情,于是我不顾一切地使用 Go,并慢慢建立起 Hugo、Cobra、Viper 等多个工具库。

这份热情也驱使我加入到 Go 社区。我曾经在第一届 Gophercon、第一届 Gotham Go 和第一届 Gopherfest 大会上发言。我还记得 Gophercon 首届大会的前夜,我跟 Bill Kennedy 坐在房间里,把所有的袋子堆放到 Erik 和 Brian 脚下。而在第二届 Gophercon 会前,Brian 和 Erik 又邀请我跟 Mark Bates 一起主持圆桌。我们很快就成了亲密好友,并一起参与和主持了接下来的几场 Gotham Go 和 Gophercons 大会。

凭借这段经历,我跟 Go 团队的几位成员有了点交情,最终也给自己争取到了加入其中的机会。

Go 语言进军主流企业应用

我加入 Go 团队的时间是六年前,当时的想法就是把 Go 从小众语言打造成主流企业级语言。现在回头看看,我们应该是完成、甚至超越了这个既定目标。

刚加入 Go 团队的时候,大家的主要关注点和路线图集中在解决谷歌内部用户的需求上。我则认为应当解决全球用户群体的当前及未来需求。在达成共识之后,大家开始着力发现并解决 Go 语言在开发者体验方面的短板。

我参与的第一个项目就体现出了这种侧重点的变化。在我的主导下,Go 团队决定推进两年一次的 Go 用户调查,这是目前全球规模最大的开发者调查之一。过去六年以来,这项调查给 Go 发展路线图带来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来自用户的直接反馈,让团队决定在 Go 语言中添加模块和泛型,旨在解决 Go 在企业应用中的两大核心障碍。

根据企业用户的反馈,我们对 Go 品牌也进行了重大更新。于是 Go.dev 正式发布,成为所有 Go 网络资产的集中平台,涵盖 30 多个案例研究、重要用例、学习中心和 Go 工具包发现门户等。

我们还交付了 VSCode Go 和 Gopls,显著改善了 Go 开发者的使用体验。我们根据 Go 用户确定的用例改进了说明文档和语言教程,完善了 Go 的安装流程,并建立起 Go 工作区以推进多个模块项目。

为了顺利进军全球,我们开始积极接纳世界各地的社区和贡献者。我们尽力把 Go 推向尽可能多的国家 / 地区,包括中国,并先后举办了多场开发者研讨会。Go 项目也由此从谷歌员工主导,变成了由社区贡献者主导。为了持续改进,我们也对 Go 项目的行为准则做出调整,确保 Go 社区始终保持热情和友好。我们在 50 多个国家 / 地区,建立起由近 200 场会议维系的庞大的 Go 开发者网络。

过去六年中,Go 用户的整体规模增长了约 10 倍,用户使用频率也从偶尔使用变成日常使用。如今,Go 已经被广泛视为一种主流企业级语言。另外,Go 也成为一种强有力的云计算语言,有超过四分之三的 CNCF 项目是用 Go 编写的。

我有幸在协助团队和社区方面发挥了一点作用,也见证了大家如何通过不懈努力一步步推动 Go 获得了如今的江湖地位。

为何选择离开

既然有这么多精彩而美好的回忆,我为什么又选择离去?其实随着之前几个 Go 版本的发布,想要离去的感觉也变得愈发强烈。在当初刚刚加入时,我疯狂消化着谷歌和 Go 带来的知识盛宴。但如今,我很久没有学习新东西了。虽然我仍然喜欢团队和当前手上的工作,可这种停滞不前的感觉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随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Go 1.18 版本的发布,我感到自己在 Go 团队的使命已经完成。我想要探索人生的下一阶段该往何处去,所以我列出了一份简短的清单,希望自己的下一个选择能够:

  • 继续与杰出的队友合作

  • 继续和善良的队友合作

  • 获得学习新技能的机会

  • 开辟新的行业道路

  • 在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领域探索开源合作机会

  • 在相对较小的企业中任职,可以进行一些变革

经过几个月的找寻,我相信自己发现了能够满足以上所有要求的新职位。

答案:Two Sigma

回顾整个职业生涯,我有幸能站在众多行业的创新前沿。我领导的团队为 MongoDB 设计出开创性的用户体验,我曾带领 Docker 的核心工程团队,开发出全球领先的静态网站生成器 Hugo,又打造出促成 CLI 应用程序复兴的流行框架 Cobra。在 Go 语言之后,我将把精力集中在数据科学和机器学习身上。

最终,我找到了自己的新归宿——Two Sigma。过去二十年来,他们一直身处数据科学、分布式计算和机器学习创新的最前沿,并对开源进行了深入投资。

通过与 Matt Greenwood、David Palaitis、Jason Bigler 及 Two Sigma 的其他几位同事的交流,我感受到了他们推动机器学习和数据科学向前发展的潜力。也许我将再一次站在又一轮范式转变的最前沿,这也让我有了当初刚刚接触 MongoDB、Docker 和 Go 时的兴奋和热情。

本文文字及图片出自 InfoQ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