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是孩子王,满世界捣蛋,欺负女孩子能追着跑两里地,掏张家的鸟窝,摘李家的枣,能想到的荒唐事我都干过,那时候没梦想,老做白日梦,想象自己是悟空,会飞。

初中为上一所好高中努力着,高中为上一所好大学努力着,像着了魔,热血了好多年,上了青春的巴士,却抬起头发呆。

有一天,好基友告诉我,我踢球天赋不错,从此以后,一吃完饭,我就去球场秀脚法;再后来见得越来越多,灰心了,会踢球的一抓一大把,就我那破技术还好意思秀,我抱怨,骂老天爷,你他妹的,既然让我爱上了足球,怎么不把我变成罗纳尔多,可气的是老天爷并听不到我的抱怨!

去了管理学院却被要求学计算机,再一次我觉得自己有天赋,我想成为很牛x的人,像 Linus Torvalds,Ken Thompson,我担心,担心跟踢球时一样,终了发现不过是老天爷和自己开的一个玩笑而已。我观察,观察周围人,和同学比较,最终我下了一个影响自己到现在的结论:下伙子,去吧,你可以成为程序员!

为了成为程序员,成为很厉害的人,我泡图书馆,翻遍了 TP3 开头的书架,我觉得没人比我更熟悉这里,熟悉这里的书了,我自信的穿梭在书架间,就差一首得意的曲子了想起了,我要起舞,不过,还好没跳起来,不然肯定会被人看做小丑一般。

找工作了,面试官问为什么喜欢写代码?我要为中国的软件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我觉得我可以,我大言不惭,不知道是否被人笑掉大牙!

在后来我认识了 Donald Knuth,我想要看《The Art of Computer Programmin》,却发现它的存在本身就是奇迹,看完它就更是奇迹了,为了成为很厉害的人,我咬牙翻开第一章,满眼的数学符号晃得我眼晕。

再后来我想写解释器,想看《sicp》,想看编译原理,我很快放弃了,我觉得 Hacker 数学应该都很厉害,我买了《什么是数学》,却很久翻不完第一章。

我觉得 window 就是一坨屎,和网上的喷子一样,我喷 window,喷比尔盖茨,我装 linux,不用 window 的一切,恨不得只在命令行里工作,我把王垠当做精神领袖,最终,我被老板勒令月底交项目报告,only word,我一边心里骂,一边换回了 window。

再后来我知道了 git,知道它是 linus 和 BitKeeper 赌气出现的;知道了C语言是作弄人的产物;知道有人因为喜欢递归写了一本圣经《GEB》,知道了 Y combinator; 知道了 facebook 是为了泡马子而开发的;知道了西方的计算机水准可以甩出国内一整条街。

我生在一个伟大的时代,这是一个天才辈出的时代,而天才都扎堆到了 IT 界,我觉得自己很悲情,可怜自信建立起来的大厦崩塌了,我体无完肤的坐在残垣断壁上,我错了吗?

直到有一天,身边的一个小伙伴突然消失了,我第一次开始认真思考活着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自己活得那么累?

开心最重要,做喜欢的事就够了,不要苛求成为罗纳尔多,因为你我只是人海中平庸的一员。

人生短暂,除了做喜欢的事情外,注意看看巴士外面的世界,说不定有基友在等你,也有可能是心仪姑娘呦!

静静的,敲着代码一边思考,我渴求这样一份工作,要是可以晒着太阳就更美了!

时光里,落满灰尘的一本书上留下了一双手印,隐约看得见书名是《TAOCP》,他知道那个他还没能力看完这圣经,但他喜欢上了这个行业,喜欢是一辈子的事情,或许以他的资质可能一辈子再也捡不起这本书,然而,那又怎样呢,至少现在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这样不就够了嘛?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www.jianshu.com,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我喜欢程序员这份差事!》有1个想法

  1. 少年阿七 对这篇文章的反应是赞一个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