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C(软件自由保护协会):放弃 GitHub,就现在

编译|辛晓亮、核子可乐

6 月 30 日,SFC(软件自由保护协会)在自己的官方博客发布了一篇名为“Give Up GitHub: The Time Has Come!”的文章,随即在 Hacker News 上引发了网友的激烈讨论。

SFC 在文章中对 GitHub 的许多行为进行了控诉,列举了 GitHub 的多条罪状。同时呼吁大家停止使用 GitHub,摆脱 GitHub 的长期控制。

1 Copilot 商业化 –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长期以来,SFC 一直都在考虑放弃 GitHub,上个礼拜,GitHub 宣布 Copilot 成为商业盈利产品,坚定了 SFC 放弃 GitHub 的决心。

具体来说,自从微软收购 GitHub,并在一年前首次推出 Copilot,SFC 就一直在就此事件与微软和 GitHub 进行沟通,SFC 提出了几个问题,都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半年之后,SFC 将问题公开,并成立专家委员会,希望大家重点考虑 AI 辅助软件的道德影响问题。同时,SFC 还组织了公开讨论活动,但邀请微软与 GitHub 代表参与讨论时被无视。近期,GitHub 做出答复,称不会参与关于此问题的任何公开或内部讨论,理由是“(关于 AI 辅助软件的道德)的广泛对话似乎不太可能改变贵方(软件自由保护协会)的立场,因此我们(GitHub)没有回应贵方的具体问题。”SFC 认为即便是如此敷衍的回答也要等待一年之久是非常不尊重人的事情。

而 Copilot 的收费则是直接惹怒了 SFC,“以 Copilot 的方式推出不尊重 FOSS 社区意见的营利性产品,是不道德的。”SFC 表示。

以下是 SFC 向微软 /GitHub 提出的三个问题。

1、在微软和 GitHub 的公开声明中,贵方依托的是什么判例法?GitHub 当时的 CEO 曾表示:“1)在公共数据上训练机器学习系统属于合理行为;2)输出结果属于操作者,其性质类似于编译器”。

2、Copilot 能够在任意代码上训练模型(并允许用户基于该模型生成代码)且不受任何许可条款的约束,那么为什么只使用开源软件来训练 Copilot 模型?比如为什么不把微软 Windows 和 Office 代码纳入训练代码集?

3、能否提供一份用于 Copilot 训练集的许可证清单,包括版权所有者或 Git repo 名称?如果无法提供,为什么要向社区隐瞒这些信息?

微软 /GitHub 仅对第一个问题进行了回答。SFC 认为,GitHub 的沉默其实侧面反映出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侵犯了谁的版权、什么时候侵犯的、怎么侵犯的。鉴于此,SFC 呼吁所有 FOSS 开发者脱离 GitHub,虽然放弃 GitHub 需要付出很多,牺牲很多,但只有这样才能向 GitHub 和微软的不良行为表达抗议。

“放弃专有软件、支持 FOSS 解决方案之所以如此困难,背后的逻辑就是由专有厂商设计出来的。”SFC 表示,“是 GitHub 需要 FOSS 项目使用他们的专有基础设施,而不是我们只能选择 GitHub。”

2 SourceForge 的前车之鉴

年长一点的开发者可能还会记得 SourceForge,这是 20 多年前最流行的代码托管站点。后来,以完全自由与开源(FOSS)标榜自己的 SourceForge 突然宣布将所有代码私有化,于是各大 FOSS 项目纷纷离开,告别这个平台,SourceForge 也逐渐走向没落。虽然现在 SourceForge 仍在托管代码,但它为了盈利已经变成了“页面强塞大量广告”、“引诱用户在不经意间点击跳转”的平台。

SourceForge 的惨痛教训告诉我们由营利性专有软件企业来主导 FOSS 协作开发网站是个错误,但是这样的事情正随着时间推移渐渐淡出人们的脑海。

过去十年,GitHub 已成为 FOSS 开发的主导力量,他们构建了友好的用户界面,将社交交互功能引入 Git 技术,但 Git 的设计初衷,只是希望在没有集中站点的情况下实现分布式软件开发。凭借 Git 与 SourceForge 的经验,GitHub 迅速吸引了全球的开发者在其平台上构建 FOSS。GitHub 希望从这些专有产品身上,尤其是想要使用 GitHub 工具开发内部专有软件的用户身上获利,不过 GitHub 也为这些项目提供了优秀的服务。

但纵观各大科技巨头在免费产品中精心设计的“套路”,你会意识到,“如果你不是他们的客户,就会成为他们的产品”。FOSS 的开发方法已经成为 GitHub 的产品,并且在广大开发者或主动、或被动的支持下完成了专有化与重新打包。于是乎,FOSS 开发者们陷入了温水煮青蛙的糟糕境地,随着 GitHub 的行为越来越出格,大家从气愤到原谅,再到忽略甚至变得逆来顺受。

3 抛弃 GitHub 势在必行?

SFC 提到目前市场上已经出现了替代方案,也许完成度还不是特别高,但大家可以参与其中帮忙改进。放弃 GitHub 意味着要付出巨大的牺牲和时间成本,但却势在必行。

SFC 说自己会努力为那些难以迁移的项目提供替代方案,未来几周内,将公布更多托管实例选项,同时修改 GitHub 服务指南。

同时,SFC 委员会也将认真研究 AI 辅助软件类开发工具的一般性问题。最近,SFC 初步发现 AI 辅助软件类开发工具在构建阶段,也可以匹配 FOSS 许可证。他们将继续支持委员会进一步探索这个想法,寻找新的应用可能。虽然微软 GitHub 确实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但也有早期报告表明,亚马逊的 CodeWhisperer 系统(上周推出)能够为代码建议功能提供适当的归属与许可支持。

GitHub 长期运营思路的写照,成为 SFC 放弃 GitHub 的主要原因。通过 Copilot 及核心托管服务,GitHub 的行为已经在业内造成恶劣影响。SFC 表示也不会寄希望于亚马逊、Atlassian、GitLab 或者任何其他营利性托管商是什么脱离世俗的圣贤,只是单从行动角度来比较,GitHub 无疑要恶劣得多。GitHub 之前就曾多次无视、驳回及 / 或贬低社区提交的多项投诉,因此 SFC 敦促所有 FOSS 开发者尽快脱离 GitHub,共同夺回本应属于 FOSS 的开发世界。

4 放弃 GitHub 的其他理由

除了 Copilot,SFC 还列举了一下 GitHub 不合理的其他行为。

  • 2020 年,GitHub 与 ICE(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签订营利性软件服务合同,此事引起许多开发人员的抗议。近两年内,包括 GitHub 的员工在内一直有人呼吁 GitHub 取消该合同。但 GitHub 的答复是,他们的母公司微软多年来一直将 Microsoft Word 出售给 ICE,并没有什么公众投诉。

  • GitHub 由微软全资拥有,该公司高管历年来多次攻击 Copyleft 许可。GitHub 长期以来一直在试图诋毁 Copyleft,包括在演讲中攻击 Copyleft 和 GCP,其员工也在许多场合争论以说服项目避免使用 Copyleft。

  • GitHub 与 FOSS 项目托管行业中的大多数同行不同,GitHub 甚至不提供任何自我托管 FOSS 项目的选项,他们的整个代码库是秘密的。尽管 SFC 对 GitLab 的 “社区 “和 “企业 “版并行的商业模式有不满,但至少 GitLab 的社区版提供了自我托管的基本功能,而且是 100% 的 FOSS。同时,还有一些非营利性的 FOSS 托管网站,如 CodeBerg,他们将自己的平台公开开发为 FOSS。

本文文字及图片出自 InfoQ 架构头条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