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黑客与作家

我很喜欢看王垠写的文字,因为他的文章经常揭示各种技术和社会的真相,作为一个打工仔也是程序员的我,不时有类似的想法,这些想法一般没人说出来,这种现象大概就是王小波所说的沉默的大多数。因为文字上的共鸣,所以我很欣赏王垠。

找不到理想的科研环境,王垠先后从清华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伯明顿分校退学,对博士学会说永别。工作上,得不到该有的尊敬和待遇,写文章各种吐槽,先后从各种公司离职。

最近看到王垠说要回国了,不知道他日后打算做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在国内混了快4年的互联网搬砖工,我深知,王垠所吐槽的IT界的一些现象,在国内也是存在的,而且更加严重。

国内的互联网员工的工作时间非常的长,各种985,996,10106的工作时间,无能的管理者极度不自信,只能通过控制员工的工作时间来保证员工的工作贡献和创造价值。很多搬砖工,即使手上没活了,也不敢早走,不想成为那个早走的异类,不良风气逐步恶化。

有些公司,甚至鼓励所谓的加班文化,真是恶心至极。如今的挨踢民工,跟传统的搬砖工并无一二,逐渐被奴化,被剥削,迫于生存的压力忍声吞气,被动接受,跟想象中的白领和精英差多了。

存在各种不公平,很多时候,你的技术水平和付出并不会获得相应的回报。相信不少刚毕业或者工作不久的年轻工程师都有这样一种体会,你所在的团队,一些级别比你高的工程师技术水平并不比你高,在你看来,仅仅是工龄大而已。当然,这里的工龄只是个例子,还有很多因素会导致不公平,嫡系,偏见,技术方向等。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努力成为那个被偏袒的人,让别人遭到不公平待遇。

国内互联网公司,纯技术路线不好走,做一个具备综合能力的人才往管理方向走更容易晋升。所谓的综合能力,就是除了技术,还要会装逼,忽悠,扯淡,圆滑(当然,这是我用不雅的词语来形容,是我个人偏见)。这个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吴军带起的,如大家所知,吴军嘛,技术能力强吗?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并没有把腾讯的搜索做好,留下一句“腾讯没有搜索的基因”一走了之,也许,吴军就是名声大。王垠在《那些垠黑们》提到,有些垠黑,喜欢在知乎上挂上各种看起来牛逼的头衔,“Intel工程师”,“MIT博士生”等,并在知乎上各种装逼回答各种问题,其实就是为了所谓的“名声大”。这些装逼的现象并不只是体现在网上,能发挥作用的更体现在工作中会议讨论的侃侃而谈,晋升答辩中的三寸不烂之舌。

作为搬砖工的我,这几年,已经越来越世俗,逐渐被奴化,而王垠还是那么一股清流。

但是王垠回国了,我觉得他会水土不服。除非他也屈服,学会拥抱变化。

附【王垠语录】

当我辞职的时候,HR对我说:“随便你到湾区哪一家公司,都是差不多的情况。”但我不相信这就是整个软件行业的情况,否则软件行业就是新的奴隶社会。我相信,世界上还存在有良心的公司。

在微软,我没有受到专家的礼遇。事情做的越好越多,越是有人催你做更多的事。我没有感觉到欣赏,感激和尊敬。只感觉到有人在不断地提醒你:工期将近。催你写注释,催你写测试,以为这样你的代码就能被完全据为己有。为了满足事先设定的日程计划,很多时候还必须加班,周末加班,晚上加班,这是极其不合理的。如果你的计划不能在一天8小时之内完成,那么它就是霸王计划。

如果你仔细观察这些垠黑在网上发的东西,就会发现它们都有一个特点。很多垠黑喜欢上知乎,他们上知乎回答问题,目的在于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建立自己在网络上的威望,这样有利于自己将来的仕途,也许真有无知的小公司因为知乎上的威望值,请他们去做VP也说不定。如果你观察他们的“知乎头衔”,就会发现他们很喜欢把自己所在公司的名字,自己做的“牛逼技术”挂在上面。比如,“Intel工程师”,“MIT博士生”,“CoreCLR开发者”……

正直而有真知灼见的人都会支持我,我们将联合在一起,互相支持,逐渐改善IT业界和职场的不正之风。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王垠回国了,也许他会更加失望》有2个想法

  1. 腾讯搜索没做好怪吴军咯?
    你自己事情做不好都会吐槽公司环境,那你又凭什么要求别人做圣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