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翻译自 Why I love solo programming (and why I hated working for Pivotal)

我已经在加利福尼亚科学院工作有5个月了。我正在开发一个由国家科学基金会支持的蚂蚁分类学网站:antcat.org

这是我25年的程序员工作中最好的一个。

有好些理由:我工作在一个博物馆里,每天我可以四处走走观赏奇异的鱼,蜥蜴,和蝴蝶。这是一个用栅栏围住的绿区,老板聪明和善,用户都是科学家。博物馆就在金门海峡公园,距我居住的地方只有10分钟的路程。我的年薪“只有”1百万,比我好些年前的薪水都少。但他们给我医疗保险,每周我还可以去几次tidepool展览会。

Mark Wild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