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逝世以后,似乎伊隆·马斯克就成了硅谷的领军人物。他的头衔不少,不仅是电动车公司特斯拉的CEO,还是火箭公司SpaceX的CEO,并担任致力于提供太阳能产品的Solar City主席。在一些人看来,这就是一个集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程序员和工程师,甚至钢铁侠原型等称号为一身的人,并且他时常登上财富和时代等杂志的封面。对于那些信徒们而言,毫无疑问就是马斯克在引领着科技前进的方向。他们称赞他拥有智慧和远见,甚至夸他就是未来的“具体化身”。

虽然马斯克的这些公司能带来变革,但这些理论中,马斯克扮演的角色,甚至是这套理论却有些过时了。

“伟人”造就历史的理论自19世纪以来就广为流行,但是也有很多人对此提出了质疑。历史改变的是由一系列因素混合所致,这些并不只是一个人的成就。时至今日,在许多研究科学技术史的专家看来,科技的主要创新并不是仅仅由一个人的想象力和智慧产生,他们给予那些有重大贡献的人高度评价,但是也会考量产生这些成就的其他因素。换言之,伟大的领先者也要依赖于他们所能获取的资源和机会,这也意味着,他们所处的时代造就了这些伟大的人。

如果没有政府提供资助,进行电动车和太阳能电池的基础研究,马斯克很可能就不会走向成功了。事实上,他是一系列的太阳能、电池和太空旅行的创新研究的受益者。然而在出版业和风投人的口中,像马斯克这样的伟人模范理论总是占据着头条。“他将改变历史”,类似这样的描述,不仅对许多新科技的其他贡献者不公平,而且通过扭曲人们对科技发展的认识,伟人理论也会对未来创新的造成重大的威胁。

太空牛仔

在Ashlee Vance的《伊隆·马斯克》这本传记中,他谈到了马斯克的个人成就和成功轨迹,并且试着解释,马斯克是如何“想要干一番大事”以及怎么变成“硅谷传奇”的。

马斯克1971年出生于南非,在17岁那年迁居加拿大。在加拿大学习了物理和经济学后,进入斯坦福攻读博士,但不久后选择了退学。1995年,他和别人合作创立了提供在线地图服务的Zip2。虽然并非完美,他总是日以继夜地工作,累了就在办公桌旁的沙发上睡觉。1999年Zip2被Compaq收购以后,他又参与创建了一家在线金融服务公司,这家公司后来成了PayPal。也是从此以后,他不再让某一行业的陌生阻挡前进的步伐。

当eBay收购了PayPal后,马斯克带着资金投身于他认为可以改变世界的地方。他投资了SpaceX,一家旨在制造和提供廉价的火箭,并促进科学研究和太空旅行的公司。在投资了超过1亿美元后,他雇佣了拥有宇航经验的工程师,在洛杉矶建造了一座工厂,并且开始了飞行测试。与此同时,马斯克合作创立的特斯拉公司也开始开发电池和电动车技术。久而久之,在媒体口中把他包装成了一名“一半是花花公子,一半是太空牛仔”的人。

马斯克把自己推销成了一名独行侠,并且不乐于分享他的成功。尤其是在SpaceX,每次当马斯克在媒体面前或多或少提到是由他主导设计的Falcon火箭时,工程师们都会爆发出一片愤怒。事实上,马斯克的成就依赖于那些拥有掌握火箭和汽车技术的专家们,已有的宇航和能源技术经验,以及一系列的组织管理经验。然而,在马斯克手下的人似乎都甘愿做隐匿于大众赞誉的苦力。不管是SpaceX的主席Gwynne Shotwell,还是特斯拉的首席技术官JB Straubel,他们似乎永远都活在阴影之下。

马斯克的公司也依赖于公共投资和发展时机,而这些也是他想要极力淡化的东西。当他怒斥NASA时,实际上他有些痴心妄想:SpaceX获取的成功依赖于政府年复一年资助的技术上。 2008年,当SpaceX经历了3次发射失败之后,它终于成功发射其第一架火箭,并从NASA那获得了一笔16亿美元的订单。几年以后,公司的大多数成果也是公共投资的结果,而太空飞行的核心技术也依赖于NASA资助的工作。这并不是说要无视公司的创新,为了降低太空飞行的成本,他们也做出了努力,但是SpaceX并没有引领空间探索的未来。实际上,他们受益于已经发展的科技和一群已经受过训练的人,而且时代背景是,政府削减了对NASA的支持并且正将太空旅行私有化。

类似的,马斯克在特斯拉的成功也得益于公共部门的投资和清洁能源的政策支持。从一开始,特斯拉就从能源和基金支持开发的锂电池技术中受益。此外,他们也获得了不少的公共贷款和津贴。2010年之时,公司和能源部达成了一项4.6亿美元的贷款协议。此外,他们还获得了内华达州12.9亿的税收优惠,以及各种其他类型的贷款。

让人震惊的是,马斯克仍然不承认公共支持的重要性,他对外界宣称,没有哪项政府津贴是“必要的”,虽然他承认它们“有所帮助”。这些听起来有些熟悉,乔布斯就是一个先例。像马斯克一样,虽然乔布斯没有预见Mac,iPod和iPhone等设备的关键特点,他仍然给产品设计带来了巨大的震荡。在真实的苹果成功故事里,值得感谢的不仅是设计师Jonathan Ive等个体,还会有苹果创新的历史性背景,这其中包括了像网络、GPS、触屏等技术。是Apple把这些技术结合起来,但是这些成就也依赖于公共投资。

试想一下,如果没有马斯克或者乔布斯,我们难道就不会遇到智能机革命或者电动车的浪潮了吗? 

想清楚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伟人理论侵蚀了硅谷的文化,为一些糟糕的举动找到了借口。像马斯克就以羞辱他人闻名,2014年的时候,当供职特斯拉和SpaceX 12年之久的助手提出想要加薪,他便立即叫她滚蛋。在一些人看来,他这刺人的性格也会危害和政府机构的关系。相似地,乔布斯也以对员工残酷闻名,在他的自传中也提到,这会阻碍发展。硅谷这块地方,如何想吸引了来自全世界各个地方的精英,采取更友好的管理方式,包容更多样性的人群,这对于硅谷的发展将十分有益。

马斯克和乔布斯的这类英雄神话也在其他方面造成不良影响。如果科技领导者一开始就被认为是一个名独行侠,他们就很容易榨取那本就不均的财富。对于他们而言,想通过调整税收等方式让公司把利润返还给NASA和自然基金这样的机构,似乎也绝不可能。

最后,科技英雄的神话还会扭曲我们对未来的看法。当马斯克说他可以把人打包并让人以每小时760英里的速度旅行时,我们会质疑,为什么政府还要花钱去维修和扩展现有的交通系统?政府花上亿的资金去登录火星,这真的是未来太空探索和研究的方向吗?事实上,当我们在考虑未来科技的发展时,不应该把过多的关注放在现在的科技名人上

相比于把科技领军人物供在神殿内,我们应当把他们的成功结合起来看。我们应当承认政府的作用,因为他们不仅是基础科学的支持者,也是新探险的伙伴。不然的话,我们就会低估政府的作用并且诋毁政府投资,最终导致我们未来的创新岌岌可危。当然,我们可以尊敬马斯克,认为他的贡献意义重大,但我们也应当知道,他的这份成功究竟从何而来。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