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 | 苏宓

出品 | CSDN(ID:CSDNnews)

如果有一天 Windows 不能用了,会带来哪些影响?曾经设想多次的场景,现一语成谶,这种现状正在俄罗斯用户群体中上演。

俄罗斯地区的用户无法下载 Windows?

6 月 19 日,据 DTF 论坛中一篇帖子透露,俄罗斯用户抱怨他们从微软官方网站下载 Windows 的 ISO 镜像出现问题,无法正常下载操作系统并使用。

具体包括 Windows 10 和 Windows 11 的实用程序、操作系统的镜像和媒体创建工具程序等内容。当尝试下载上述任何内容时,系统就会显示出 404 错误,而所谓 404 ,这意味着找不到该文件或者目录。

此外,当俄罗斯用户尝试下载 Windows 11 ISO 镜像时,又会出现另一个错误提示。

据悉,这种情况是从 6 月中旬开始出现,俄罗斯陆续有多个地区用户反馈了这种情况的存在。对此,当 DTF 论坛用户进一步检查时发现,Windows 等相关镜像文件确实没有加载到俄罗斯本地的供应商服务中,如果当地用户使用连接到欧洲或者美国等地区的 VPN 服务时,下载镜像以及应用程序时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且能够正常使用。

截至目前,微软并未对这一情况作出回应。

暂停在俄销售业务的微软

不过,早在今年 3 月 4 日,微软在官网发布了一则《Microsoft suspends new sales in Russia》声明,暂停在俄罗斯的新产品和服务的销售业务。

此外,本月初,据彭博社报道,微软正在大幅减少其在俄罗斯的业务,该公司在一份电子邮件中写道,“由于经济前景的变化和对我们在俄罗斯业务的影响,我们决定大幅缩减我们在俄罗斯的业务。我们将继续履行与俄罗斯客户的现有合同义务,同时暂停新销售仍然有效。”

彼时,微软发言人表示,将有 400 多名员工受到影响,但是“我们正在与受影响的员工密切合作,以确保他们受到尊重,并在这个困难时期得到我们的全力支持。”

其中,并未说明会暂停 Windows 操作系统的使用。这种突发性情况,随即也引发了不少人的担忧。

如果 Windows 断供,会带来哪些影响?

众所周知,在桌面操作系统市场中,Windows 一骑绝尘,是无可匹敌的存在。对于其成功之道,CSDN 创始人&董事长蒋涛曾以程序员视角解析这一问题时,分享道:

Windows 最大的成功,在于生态的成功。

曾经,微软举办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专业开发者会议”,它就是 1993 年微软在安纳海姆举办的 Professional Developers Conference,当时约有 8000 人参加,那场会议上发布了基于图形界面的 Windows32 的 API 接口。

此次的发布意义非凡,因为这意味着第三方的开发者可利用微软提供的操作系统去开发自己的应用软件,并且由于当时微软的图形化界面和接口是最先进的,因此众多第三方开发者,其中,不论是硬件服务商还是软件服务商,都选择在 Windows 上进行开发,从而迅速帮助微软构造出了一个价值 10 万亿美金的 PC 生态。典型的用户就包括了软件中著名的 Adobe,其王牌软件就是建立在 Windows 操作系统上的 Photoshop。

这些软件参与到微软生态中的背后,利用的都是 Windows 的 API 和操作系统所提供的能力,这也为 Windows 带来了最终的成功,从中也可看出,微软对开发者的重视与理解,以及投入之大。

当下,据 Statcounter 数据统计显示,Windows 以 75.54% 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自 2009 年至 2022 年以来,Windows 的市场份额在竞争下逐渐下滑。

对于这种发展趋势,也并非难以理解,其背后的主要原因源于,一方面苹果的 macOS 带来了强有力的竞争,另一方面,层出不穷的开源操作系统为 OS 市场带来无限的可能性。

近些年间,全球也有不少国家开始弃用 Windows 转而使用开源操作系统,如 2003 年,德国慕尼黑市启动 LiMux 项目(基于 Ubuntu 的“慕尼黑发行版”),计划将所有的政府办公系统和公务员的个人电脑从 Windows 迁移到开源软件平台;韩国政府扶持基于 Linux 的本土开源操作系统 Gooroom、HAMONIKR、TMAX OS 等;土耳其部分地区推行本土研发的 Linux 发行版 Pardus……

回到问题本身,倘若 Windows 使用受限,将会带来哪些影响?

毋庸置疑,在开源渗透全球软件的趋势下,弃用 Windows 并非不可能,但是一款“能用”与一款“好用”的操作系统之间差距仍然巨大,开源操作系统作为理想中的备选方案并没有那么想象中那么完美。以德国慕尼黑市的尝试为例,在其启动 LiMux 项目的十几年后,有不少政府办公人员称 Linux 严重影响办公效率,故而也有媒体报道慕尼黑最终决定重返 Windows,然而每一次迁移的背后,势必将付出时间、人力、金钱等多重的代价。

不过,宁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近几年间,就国内而言,受华为被断供的原因,以及国际形势的大背景因素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发者投身于国产操作系统的研发中,打破操作系统领域“被动”的状态。

其中,以 OpenHarmony 和 OpenEuler 为代表的操作系统被用户寄予厚望;其次,阿里集团、腾讯、字节跳动、蚂蚁等通过改进或定制 Linux 等操作系统来提升自身业务的发展;在新兴领域,AI、机器学习、物联网、AR/VR、无人系统、工业机器人等也成为操作系统的下一主战场。

图源自《新程序员》https://gitcode.net/programmer_editor/technology_panorama

在开源浪潮下,替代 Windows 已不似过往看似那么艰难,但在中国核心技术栈全面开花时代下,如何做好国产基础软件的功能性、稳定性、兼容性、体验度、生态等维度,亦是我们亟须解决的问题以及基础软件突破口所在。

本文文字及图片出自 CSDN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