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印度贫民窟走出来的谷歌开发者专家的故事

作者 | SANTOSH YADAV

译者 | 核子可乐

策划 | 刘燕

接触计算机让 Santosh 迈出了走出贫民窟的第一步,接触并拥抱开源又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了 Santosh 和他整个家庭的命运。在计算机之路上,Santosh 走的每一步都收获了众多支持。于是,他决定全身心投入到开源贡献中去,回馈开源社区。

软件开发已经成为摆脱贫困的光明之路。Santosh 知道,一点点支持就足以改变他的命运。

以下是 Santosh 的自述。

走出贫民窟,

第一次接触计算机

大家好,我是 Santosh Yadav,一名 Angular 谷歌开发专家(GDE),GitHub Star、Auth0 Ambassador,参与过 Angular 和 NgRx 的贡献,也在写技术专栏文章。我还运营着自己的“和 Santosh 聊技术”(Tech Talks with Santosh)播客、ng 部署包的创建者、源代码热图分析员,NestJSAddons 和 ngWorker 核心团队成员。

我人生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孟买贫民窟一个小小的居所里度过的。 一直到 2002 年,我们家也买不起电视,我更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我的父母都没接受过教育,所以不知道怎么引导我的成长。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敦促我认真读书。

但一切似乎是上天的安排:我申请了大学,虽然没能进入最期盼的电子专业,但却被计算机科学专业录取。 我之前从没接触过电脑,但我愿意尝试一下。

能被录取确实很幸运,但我的校园生活过得并不轻松。这里全程英语授课,但我母语并不是英语。我记得自己曾在课堂上流泪,因为我什么都听不懂。但我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下去,坚持就有转机。

这时候,我遇到了一位工程师。他给我的建议是,“无论你将来想做什么,先把文凭拿下来。”

大概同一时期,我得知父亲一年前就失业了,但他没跟家里人说。现在日子过不下去,他觉得我可能得辍学顶上了。好在我妈相当有格局,她知道 本科文凭能帮我打开新世界的大门,所以据理力争。 我爸终于也想通了,而且还想办法帮我筹到了接下来三年的学费——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总之,我顺利拿到了学士学位。

上学那几年里,课本费远远超出了我的经济能力。刚开始,没书的我根本没法学习,直到几位好心的教授帮我借到了所需的书籍。这可真是雪中送炭,也成了我努力学习的最大动力之一。这段经历,让我坚定了有能力时一定要帮助他人的决心。

我之前从没接触过电脑,但我愿意尝试一下。

从初创公司软件工程师

到团队负责人

2012 年,我的女儿因早产被留院治疗。这个小小的早产儿非常坚强,也给了我接受现实的希望。我觉得连那么小的婴儿都能坚持三个月并脱离危险,那我也一定能把她从贫民窟里解救出来。她住院的时候我们没有保险,银行卡上一分钱都没有。那几个礼拜,我一直在努力赚钱,并发誓要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之前一年,我刚在初创公司找了份工作,担任高级软件工程师。 他们在这段艰难时期给了我很多帮助,朋友借了我笔钱,我还从银行那贷了款。总之,经济压力巨大,好在我的工作态度一直特别认真,所以有了回报。我很快从高级软件工程师升任团队负责人,更高的职级也让我真正承担起了全家人的开销。

转为个人贡献者,

学习 Angular

在初创公司工作五年之后,我开始管理三、四个部门,但我真的不想再当经理了。

2016 年,我开始回归个人贡献者的角色,又搬到了另一个城市浦那。我发现自己对前端开发更感兴趣,所以开始学习 Angular,又通过雇主参加了所有能报的课程。

2017 年,Angular 第四版正式发布。当时听说过 Angular 的人还不是很多,所以我正好可以搞教学。

到 2017 年底,我赚的钱已经足够自己跟家人用了,这时候我觉得应该开始回馈社区。我在最需要帮助时得到了帮助,我走的第一步都不乏他人的支持。现在我要回馈这个社区,帮助更多人学习知识

决定全身心投入

开源贡献中去

2018 年,我在德意志银行找了份不错的工作,这时候我女儿意外罹患肺结核。我们经理很支持我,允许我每个月从浦那跑到孟买探病。经理说,“别担心工作,好好照顾女儿。”有时候我妻子只能一个人带女儿旅行,但全家人都在努力帮助她恢复健康。谢天谢地,我女儿最终还是挺过来了。

到 2018 年底,我听说 Angular 大会即将召开,所以立刻决定参加。我在那次活动中遇到了很多特别棒的人,包括 Angular 开发团队。他们甚至在不太了解我的情况下,就决定支持并讨论我的工作。我想,“哇,这些人可真热情。”他们甚至帮我草拟了第一篇博文,后来果然大受欢迎。

那次会议结束的五天之后,我提交了第一条 PR——是给 Angular 声明管理框架 NgRx 的。在合并之后,我决定全身心投入到开源贡献当中。 所以我一直在为 NgRx 做贡献:我从 Angular 里挑选了一些问题,继续做贡献,并创建了一些开源包和工具程序。

2019 年 11 月 13 日,我成了 Angular 谷歌开发者专家(GDE):这是个非常特别的日子,正好是我的生日。

2020 年,我在 Angular 大会上发表了演讲。当然,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一切都停摆了。我挺失望的,我真的很喜欢在会议上发言。但社区想出了好办法,把会议转为线上,我也继续积极参加各种活动。我成了第一位来自印度的 GitHub Star——我为此深感自豪。我可是第一个来自印度的代表。

创建软件教育社区

在 2020 年受邀成为 GitHub Star 之后,我决定尝试其他一些职业选择,并给另一家客户工作了半年。之后,感谢 GitHub Star 计划,我开始转向咨询业务。很多人愿意跟我一起工作,这时候的我不再是求职中的被动者,而更多可以主动挑选各方伸来的橄榄枝。

36 岁那年,我决定来到德国,这里有份很好的工作。我喜欢这家新公司,它给出的薪酬也能让我和家人的生活质量更上一层楼。在彻底搬出去之前,我女儿已经贫民窟生活了 8 年。现在她 10 岁了,而我已经在德国全职做 Celonis 开发

同样是在 2020 年,我和朋友兼 GitHub Star Lars Gyrup Brink Nielsen 一起发起了“This Is Learning”倡议,目标是建立一个促进自由、开放、诚实的软件教育社区。2021 年,我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目前仍在发展当中。现在已经有超过 150 名贡献者帮助我们发布博文、时事通讯和播客。

2022 年初,我联系了 Free Code Camp,看他们是否愿意合作。他们喜欢我制作的总长 18 小时的 Angular 教程(在五个月内就达成 45 万次观看),并决定接手发布。越来越多的同行联系我,就 Angular、开源和回馈社区提出问题或是寻求帮助。

大家的积极参与让我信心倍增,因为我们都经历过艰难的时光。家里没钱、无依无靠,我们甚至睡过朋友家的地板。但那段时光让我更加坚强。我也曾经一无所有,但现在我们有了一点积累,可以帮助他人。 所以,现在是时候行动起来了。

继续回馈社区,

选择自己热爱的事业

我是个夜猫子:家人入睡之后,我就着手制作内容。记得在 2019 年,我的日程安排就是从晚上 11 点起开始工作,一直到凌晨 2 点。我喜欢夜里干活,特别容易集中注意力。我妻子也很理解,从来不抱怨。她知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现在我一天 24 小时待在家里,也终于能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了。

回想过往的一切,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他们知道 接受教育是摆脱贫民窟的唯一出路。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付出了他们能付出的一切,现在该我承担起责任了。我女儿成绩很好,但我不打算把她逼得太紧 — 最好能让她按自己的志向做决定。我也将继续回馈社会、陪伴家人,努力让女儿追逐自己的梦想、选择自己热爱的事业。

本文文字及图片出自 AI前线

余下全文(1/3)
分享这篇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