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程语言纯粹主义者的对话:

A> 你平时使用什么壳?

B> 哦我使用痛殴。

A> 痛殴是一个好的壳,但是我觉得 Z-壳似乎也不错。我用的是“哦我的Z-壳”发行版。

B> 我在恼人中心看到过这个发行版。有时候我也看到其他人推荐鱼,不过我还没试过。毕竟用“造 安装”命令实在是太麻烦了。

A> 你不使用包管理器吗?

B> 我使用包人,在操作系统十上我会使用家酿。

A> 包人功能很强大,但是我觉得搜索起来不甚方便;你为什么不试试“另一个包管理器”呢?

B> 唔,可能主要是我平时和毒蛇打交道比较多。

A> 毒蛇?那是什么?我只听说过蟒蛇。

B> 毒蛇是一个能够提供蟒蛇各类科学计算包的管理器,我感觉很不错。

A> 这样啊……我平时用的比较多的是丙语言,所以对蟒蛇不是很熟。

B> 丙语言?你用什么集成开发环境吗?

A> 我不用集成开发环境,大部分时间我用崇高编辑器和铿锵编译前端,有时候在服务器上我会使用敏捷编辑器。

B> 那你用什么写可移植文档文件呢?

A> 我一般使用乳胶语言,引用会通过圣经编译插入。

B> 听起来不错。你知道的,用单词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说起来你试过标记语言吗?

A> 啊标记语言很不错,写博客什么非常方便,就是表达能力还很有限。

B> 那我还是花点时间学习一下乳胶。下次有空可能要在电报上请教一下你。

A> 不客气 ^_^

给非程序员外行的翻译:


A> 你平时使用什么 shell ?

B> 哦我使用 bash 。

A> bash 是一个好的 shell ,但是我觉得 zsh 似乎也不错。我用的是“oh-my-zsh”发行版。

B> 我在 github 看到过这个发行版。有时候我也看到其他人推荐 fish ,不过我还没试过。毕竟用“make install”命令实在是太麻烦了。

A> 你不使用包管理器吗?

B> 我使用 pacman,在 OS X 上我会使用 homebrew 。

A> pacman 功能很强大,但是我觉得搜索起来不甚方便;你为什么不试试“yaourt”呢?

B> 唔,可能主要是我平时和 anaconda 打交道比较多。

A> anaconda ?那是什么?我只听说过 python 。

B> anaconda 是一个能够提供 python 各类科学计算包的管理器,我感觉很不错。

A> 这样啊……我平时用的比较多的是 c 语言,所以对 python 不是很熟。

B> c 语言?你用什么 ide 吗?

A> 我不用 ide ,大部分时间我用 sublime text 和 clang ,有时候在服务器上我会使用 vim 。

B> 那你用什么写 pdf 呢?

A> 我一般使用 LaTeX ,引用会通过 bible 编译插入。

B> 听起来不错。你知道的,用 Word 实在是太不方便了——说起来你试过 markdown 吗?

A> 啊 markdown 很不错,写博客什么非常方便,就是表达能力还很有限。

B> 那我还是花点时间学习一下 LaTeX 。下次有空可能要在 Telegram 上请教一下你。

A> 不客气 ^_^


本来是吃饭的时候和大葱说着玩的,没想到能够写出来这么多搞笑的内容,倒也是出乎我自己的意料。

余下全文(1/3)

本文最初发表在blog.xdrd.tech,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分享这篇文章:

请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